人生如棋,中國象棋前世今生

2019年03月13日     2,102     檢舉

象棋,又稱「中國象棋」,其實倒不如稱為「中國軍棋」或「中國戰棋」,因為小小的一盤中國象棋竟濃縮了中國古代軍事與戰爭發展的歷史軌跡。它是我國特有的一種模擬古代戰爭形式的娛樂性文化表現藝術。

傳說,象棋是舜發明的。舜的弟弟叫「象」,他很壞,好幾次想害死舜。後來舜把他幽禁起來,又怕他寂寞,舜特作棋加以教育,就制了一種棋給他做文娛活動。象棋的「象」,就代表舜的弟弟。

有據可考的象棋的雛形是戰國時期的「六博戲」。春秋戰國時的兵制,以五人為伍,設伍長一人,共六人,當時作為軍事訓練的足球遊戲,也是每方六人,現在稱「參軍」為「入伍」就源於此。所以反映在當時的「象棋」上也是以每方為六枚棋子,稱「六博戲」。由此可見,早期的象棋,就是模擬當時的軍事組織和戰鬥形式的一種遊戲。

秦末楚漢戰爭之後,象棋吸納了楚漢戰爭中的作戰形式和用謀鬥智的精華,逐漸完善至明代使其定型為現在婦孺皆知的「象棋」——兩軍對壘的時候,中間隔著一個「楚河漢界」,敵我雙方分為黑紅,為「九五」而戰,戰局中「鬥智不鬥力」,通力擒拿敵軍的將帥,但將帥並不照面……中國象棋對弈中的這些「規則」,所沿襲的或許正是楚漢之戰的文化底蘊。

據史料記載,「楚河漢界」在古代的滎,該地北臨黃河,西依郵山,東連平原,南接崇山,是歷代兵家興師動眾的戰場。公元前203年,劉邦出兵攻打楚國,項羽糧缺兵乏,被迫提出了「中分天下,割鴻溝以西為漢,以東為楚」的要求,這便成為象棋「楚河漢界」的來歷。

唐代象棋有了一些變革,有了「將、馬、車、卒」四個兵種之分。這也是與當時的軍事戰爭緊密聯繫的。到了宋代,因火炮的發明,象棋又增加了「炮」,又因出謀劃策和籌集糧草的人士對戰爭的重要作用,還增加了「士」和「相」。

象棋對弈中,隔「河界」列陣對壘的紅方和黑方,同樣是楚漢兩軍隔鴻溝對陣的模擬。當初,項羽率領的楚軍雄踞霸王城上,旄旌節旗和鎧甲服飾皆為黑色,尤如一條黑色巨龍;曾斬蛇於道的劉邦帶領漢軍列陣於漢王城上,赤幟紅旌,將士服飾皆為紅色,形成一道紅色屏障,與楚軍構成森嚴對壘的陣容。這便是棋盤上黑、紅雙方對陣的由來。

象棋對弈開局的雙方誰先走棋,也有約定俗成的規矩,這便是俗語所謂的「紅先黑後,輸了不臭」,意思是讓紅方先走棋。其實這種遊戲規則也源於楚漢戰爭。當楚漢相約「鴻溝為界,中分天下」之後,又是漢軍先越鴻溝攻楚,最終殲楚軍於垓下,有了輸贏的定論。這些反映到棋局上,就形成了「紅先黑後」的俗語。

象棋棋子的布列、棋子行進路線及職能作用,更是楚漢戰爭的模擬。在河界前沿陣地上,兵卒列隊,出擊時徒步迎敵。布列在二道陣地上的炮,有輪承載,若無阻礙,可長驅直進,若有棋子為炮架,便可越過炮架直線炮擊其最近的棋子。在第三道陣地上,由「米」字構成的城垣外,車馬相士列陣以待。「車」是古代戰爭利器,腿長威大,入敵陣如入無人之境;「馬」為掛鞍鐵騎,騰挪跳躍,所向披靡;「相」則以田為徑,在營盤城外,管理農事,籌募糧草,為軍隊提供後勤保障;由文武侍衛和出謀劃策的幕僚組成的「士」則守衛保護著將(或帥),使之能往來城中,調度兵馬迎敵。從這裡似乎可以看到楚漢戰爭中劉邦與項羽、蕭何與項伯、張良與范增、韓信與鍾離昧、樊噲與項莊的影子。

生活在華夏大地上的炎黃子孫用自己的歷史經驗和聰明才智,創造了模擬古代戰爭、比計賽謀、鬥智斗勇的娛樂遊戲,並使這種智力遊戲既能擺上深宮御案,又能戲於街頭檐下,成為世界上少有的雅俗共娛的獨特文化,這不能不說是華夏民族對人類文明的一個重要貢獻。

人生如象棋,象棋如人生。象棋集智謀與娛樂為一體,對弈雙方宛如統率千軍的將領,執紅黑雙方廝殺於棋盤之上,雖不見刀光劍影,激烈程度並不輸於兩國交兵。象棋集中了幾千年中華文化的精髓:「紅先黑後」,說的是禮讓;「觀棋不語真君子,舉棋無悔大丈夫」,說的是為人處事;「勝敗乃兵家常事」,講的是心態;而「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則有啟迪與警示的作用。象棋棋子不多,各自走法也不相同,不管是車馬炮卒,還是相士將帥,雖然力量有大小,但可以相互捉殺,可見創造象棋的人不但追求博弈的公平,更表達了人格平等的理念。小小棋盤,在娛樂之餘,還可以對人的一生起到借鑑與總結。

年少時,人就是一顆小卒。剛剛學步,只能一步一趨。卒子只能前進不能後退,就像一個兒童在慢慢長大,然而卻再也回不到純真爛漫的童年。青年時,人就是一顆車。血氣方剛,橫衝直撞,過人的精力讓其能量大增,尚不成熟的年齡又會把戰線拉得過長,如果忘卻後方家園面臨的威脅,往往會導致人生的失敗。戀愛結婚時,人就像一顆炮,總要找到愛人的支持與理解,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一個人如果失戀,就像象棋中的馬,雖然力量不減,受傷的心靈卻只能走斜步,斜步是捷徑、是偏鋒,卻也有著致命的缺點,一旦馬腿被別住,則動彈不得,任人宰割,所以調整好心態,笑對人生的風雨尤其重要。

中年時,人就像一顆相,充滿謀略和智慧,邁著穩穩的四方步,雖然不易給敵人以致命一擊,卻能在慢悠悠的行動中保持事業與家庭的穩定。老年時,人就像一顆士,人生經驗充足,但已經行動遲緩,只能在九宮格的家裡踱步。年老不必悲傷,雖然不能馳騁疆場,但保家衛國的責任同樣重大,輕輕一側身,就可能化解一場危機,為其他家庭成員的征戰與奮鬥贏得先機。而象棋中的將或帥,則是人一生奮鬥的目標、前進的動力,是永遠發出燦爛光芒的遠大理想。

縱觀棋盤,小卒數量最多,就像人在力量微小的時候,更要團結一致、更要依附團隊的力量。而車馬炮相士兩兩相對,就像人生必不可少的生死朋友,相互幫助與鼓勵,攜手同進和共退。人生本是一局棋,楚河漢界永在,就像憂患與危機,必須時刻牢記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