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東印度公司,縱橫200年的商業巨獸!

2019年03月14日     7,573     檢舉

東印度公司對亞洲人總是印象深刻,在西方對亞洲的殖民史上,東印度公司占據絕對C位。但東印度公司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其實我們大多數人認識又比較模糊。今天就來講講東印度公司,主要是荷蘭東印度公司,希望能使得大家對此有一個簡略的了解。

【荷蘭東印度公司,簡稱VOC】

好幾個東印度公司

東印度公司有好幾個,有丹麥東印度公司、瑞典東印度公司,這兩家是打醬油的,很快就隕落了。最有名的要數英國東印度公司和荷蘭東印度公司,他們持續時間長,世界影響力大。

而荷蘭東印度公司又要比英國東印度公司更有「意思」一些。

英國東印度公司實際上是王權的象徵,是國王的殖民代言人。英國國王授予倫敦商人協會專營印度的貿易權,於是成立了東印度公司。它不僅僅是一個商業組織,後來更是發展為政治集團、軍事組織。印度殖民地就是在東印度公司的統治之下的。

【位於倫敦的英國東印度公司總部】

而荷蘭東印度公司則相對是一個比較純粹的商業組織。它是世界上第一家股份制公司,荷蘭政府雖為第一大股東,但公司掌握在「17人董事會」手中。它還是世界上第一家發行股票的公司,巔峰時期市值將近8000萬荷蘭盾,有人算了一下(好像是高曉松算的),相當於今天的8萬億美元!可以大言不慚的說,什麼蘋果、微軟、谷歌、亞馬遜、BAT,在荷蘭東印度公司面前都是浮雲!

【荷蘭東印度公司發行的股票,也是世界上最早的股票】

巔峰時期的荷蘭東印度公司擁有超過150艘商船、40艘戰艦,有五萬多名員工,其中包括一萬餘名僱傭的軍隊。鄭成功收復台灣打的荷蘭殖民者正是荷蘭東印度公司。最後一任台灣總督揆一,就是荷蘭東印度公司的高級員工。

從某種意義上說,荷蘭東印度公司是一個真正代表全體荷蘭人對外進行貿易和殖民的組織。它不像英國東印度公司那樣,是屬於國王的。

東方的巨大誘惑

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建立,跟歐洲人對香料的渴望、以及香料所帶來的財富有重要關係。

黃仁宇說「歐洲人治肉專賴香料」。香料主要是指胡椒、丁香、肉豆蔻、肉桂等熱帶植物,歐洲是不能種植的。香料不僅可以使食物更加美味,還可以延長食物的保質期,在那個沒有冰箱的年代這尤其重要。所以,你可以理解為何歐洲人對香料如此著迷了吧。

荷蘭人航海家、商人霍特曼在1596年左右成功達到了印尼爪哇島,這一路是艱辛萬苦的,200多人的船員隊伍只剩下了89人。而且也沒有實現出發時預計的經濟利益,基本上是空手而歸。就像哥倫布第一次到達美洲也沒有帶回值錢的東西一樣,但這不妨礙首航的意義重大。

起碼,荷蘭人通過霍特曼的航行,知道了東方航路的可行性,以及東方蘊含的巨大價值。

【霍特曼,1565~1599】

不久之後,1598年阿姆斯特丹的歐德公司便開啟了第二次東方遠航,由荷蘭貴族范·內克帶隊。這一路同樣是十分兇險的,但結果不錯——范·內克登陸爪哇後,便與萬丹國蘇丹簽訂了友好貿易的合約。當他們滿載8艘船的香料抵達阿姆斯特丹港口時,立刻引起了舉國轟動。

歐德公司大賺了一筆,荷蘭其他的遠洋貿易公司都眼紅了,個個摩拳擦掌、召集船員,發展東方航路。

抱團取暖 強強聯合

1600年是一個重要的年份,這一年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一世,授權一群英國商人成立了英國東印度公司。他們將以英國女王的名義進行對外貿易,或者說對外殖民。

荷蘭的商人們都著急了——人家都組團了,成立「國家隊」了,我們還在窩裡斗!

的確,當時的荷蘭遠洋貿易公司之間惡性競爭,以消滅對方為目的的惡意併購層出不窮,窩裡斗的現象十分嚴重。

舊荷蘭首相兼大議長的奧爾登巴內費爾特(以下簡稱「奧爾登」),見此情形感到憂心忡忡,很是著急。(嚴格說是尼德蘭聯省共和國的首相,為了便於理解,並且與今天的荷蘭區別開,所以我稱其為舊荷蘭)

【奧爾登巴內費爾特,1547~1619】

這位奧爾登首相在荷蘭歷史上地位很高,他是僅次於「荷蘭獨立之父」後的二號人物。奧爾登主導了荷蘭北方七省的團結,起草了烏特勒支同盟;他還阻止了英國女王識圖統治荷蘭的陰謀,擁護拿騷親王莫里斯繼任荷蘭執政……可以這樣說,奧爾登是一位雄才大略的首相。

奧爾登首相找到荷蘭六大商會首腦開會,向他們表達了這樣一個意思:學習英國,建立一個統一的貿易公司,讓六大商會合併,實現強強聯合,這樣才能在與其他國家的貿易競爭中處於不敗之地。

【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六大商會標誌】

但要聯合這六大積怨已久的商會勢力並不容易,平時都是互相打來打去的,突然說要相親相愛成為一家人,既不習慣又很尷尬。

奧爾登首相不氣餒,他對合併六大商會的決心很大。經過一段時間的斡旋、談判之後,1602年3月20日,共和國七省代表和六大商會首腦齊聚一堂,簽署了「聯合東印度公司特許令」。這標誌著荷蘭東印度公司正式成立。

荷蘭東印度公司選出17名執行董事,又被稱為「十七紳士」,他們在一間小小的會議室里,每年開兩次會,以決定接下來半年的公司運作計劃。如今這個小小會議室已成為阿姆斯特丹大學的一部分(荷蘭東印度公司舊址在阿姆斯特丹大學內)。

【荷蘭東印度公司開會的「十七紳士」】

就是在這間小小會議里,誕生了很多影響亞洲歷史的重大決議。我們可以想像,當年荷蘭人與鄭成功打仗,包括後面的投降,都有來自這裡的指示。

當然,由於那時通訊不發達,荷蘭東印度公司在亞洲也成立了「東印度評議會」,授權他們中緊急時候可以自行決斷。還在殖民各地建立了「商館」,也對其有比較大的商業授權,但出兵打仗這種大事,還是需要總部批准才行。

【台灣赤嵌樓,荷蘭東印度公司高級職員、台灣總督揆一向鄭成功投降】

縱橫200年的商業巨獸

荷蘭東印度公司成立之後的一段時間,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賺錢。他們從荷蘭本土運送黃金、白銀到亞洲來做生意,長此以往導致本國金銀儲備量嚴重不足。本來是一個賺錢的生意,結果變成了自我消耗性的生意。

後來荷蘭東印度公司痛定思痛,想出了一個好辦法,真是一個拍案叫絕的好辦法:他們用爪哇和蘇門答臘的香料換取印度生產的布料,或者用香料跟中國換取絲綢、茶葉、瓷器等等。接著把這些換來的布料、絲綢、瓷器等,去跟日本人或菲律賓的西班牙人換白銀。

這樣一個以物易物的亞洲內循環貿易網絡建立起來了,而且我必須說,它的效果很好。荷蘭東印度公司能在短短數十年里迅速崛起,跟這個亞洲內循環貿易網所創造的巨大經濟價值是分不開的。

亞洲的歷史,特別是東南亞的歷史,無法忽視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存在,背後可能是醜惡的、血腥的掠奪也好,亦或是帶給落後地區先進文明也好,荷蘭東印度公司總是亞洲人迴避的一段歷史。那也是荷蘭東印度公司最輝煌的時代。

時間來到了1799年12月31日,這是荷蘭東印度公司存在的最後一天,縱橫200年的商業巨獸倒下了,至此之後世上再無荷蘭東印度公司。

世界上再也不可能有荷蘭東印度公司這樣的產物,它是商業組織,卻擁有發行貨幣的權力,還有自己的軍隊。我們現代人絕不會容許這樣的「怪物」出現,因為它是殖民的一個特徵,也是殖民時代的一個縮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