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國知識分子的一封信:無數人驚出一身冷汗!

2019年03月18日     51,921     檢舉

編者:任何理論,它如果把中國推向經濟停滯,社會動盪,國土分裂,國家衰敗,那麼,不論其自我表述多麼動聽,也不論他在局部多麼合理,都是不仁不義。義與不義,只能從事情的結果來推斷。

(一)看中國,站在哪裡看?

看中國站在哪裡看,這是出發點問題,更是利益問題。不同的出發點和利益立場會有完全不同的結論。

對我而言,出發點不是任何經典理論,或普世價值,而只能是中華民族和十三億中國人生存和發展的現實。

生存和發展是最原初的普世價值。

在這個世界上不存在超越生存發展的普世價值預設。

在這裡有兩個基本點:

第一,國家強盛,這是中國人生存發展的大根本,舍此一切無從談起。

第二,十三億中國人的現實生活幸福。這是最高的普世價值,也是衡量是非的基本標準。

古人云:「利者,義之和也。」就是說,有了道義才會有利益。

我把這句話調整為:義者,利之和也。就是說,道義是從整體利益中派生出來的,而不是從預設觀念,或者局部利益中派生出來。

什麼是今日中國的整體利益?

那就是經濟發展,社會安寧,國土保全,國家強盛,人民幸福。

有益於這個目標就是道義,有違於這個目標,就是不義。

任何理論,它如果把中國推向經濟停滯,社會動盪,國土分裂,國家衰敗,那麼,不論其自我表述多麼動聽,也不論他在局部多麼合理,都是不仁不義。義與不義,只能從事情的結果來推斷。

(二)看到樹木更要看到森林

我以下面這些事實,以改革開放經濟建設為中心以來中國發生的變化,作為自己的出發點。

1、人們的衣著從追求保暖到追求美觀。

2、中國人的飲食發生了根本變化,從半飢餓狀態進入全面保障狀態,數以億計的人「天天過年」。

三十多年來,已有六億人脫貧,最後幾千萬人的脫貧攻堅戰正在進行。人類有史以來,何曾有過政府組織人力物力,到深山老林荒漠曠野搞扶貧開發之事?一個政府自我設定全民消除貧困目標的期限,全世界只有中國政府。僅僅從這個窗口,可知那種將政府與人民對立起來的描述,是扭曲的,不能成立。

3、數以億計人的住房條件在二十年間發生了不可想像的變化,這真的是人間奇蹟啊。他們的住房水平,是自己多年前夢裡不敢想像的。全面的面向低收入階層的保障房建設正在進行之中。

4、私家車已經普及,中國汽車產銷量世界第一。高鐵、高速公路體系基本建成。

以上四點是衣食住行。

5.中國每年出國旅遊人次上億,居世界第一。這是一個幾乎能說明所有問題的指標,如經濟實力,生活水平,自由度,開放性,民眾心態,等等。

6、幾千年來農業稅第一次被免除,國家還下發農業補貼和養老補貼。

7、大學教育在很大程度上普及,開天闢地第一次。

8、面向全體國民的社保,醫保體系正在建立中,開天闢地第一次。

9、中國人的平均壽命大幅提高。這也是一個幾乎能夠所有問題的指標。

10、中國的外匯存款世界第一,經濟總量世界第二,並以歷史的必然性向世界第一攀升。

還有,全社會已建立起珍視生命的觀念,民眾的權利意識和權利保障有了極大提高,人道主義成為社會普遍的價值觀,個人自由也基本實現。

……

這些基本事實和真相,討論中國問題的人要睜開眼睛看見,那些天天在追求「真相」的人也不能裝著視而不見。

世界上一切有理性的國家,有良知的人們,都應該為中國人民感到高興。中國人民也完全有理由為自己感到高興,感到自豪,並對這種來之不易的局面萬分珍惜。

觀察中國問題,首先是立場問題,我們跟那些沒有中國的國家民族立場的人沒有共同的立足點,也不會有同樣的結論;其次是方法論問題,看中國必須基於最基本的事實,才是客觀的有效的方法論。

迴避那些最基本的事實,只看到樹木,卻對森林視而不見,那是扭曲。基本觀點應該來自基本事實,而不是個別事實。

從個別事實中可以推導出任何結論,因此這種結論是非常不可靠的,只會把人們的思維引入歧途。

忽略具有普遍意義的事實,專從負面的局部觀察社會,並從中推導出具有整體意義的「推牆」結論,是某些情緒偏激的人習慣方法論,表面邏輯完整,實則以偏概全,極不可靠。

當然,負面的局部也應該改進。但這是在服從中華民族生存發展大局的前提下的改進,而絕不是相反。

義者,利之和也。

看看上述基本事實,如果這一切還不是中華民族中國人民的總體利益,那麼還有什麼才是中華民族中國人民的總體利益?

(三)制度紅利你不能視而不見

三十多年來,在改革開放的正確道路上,中國經濟發展速度世界第一。

今天已經是世界第二的經濟體,在巨大的基數之上,仍然是發展最快的國家之一,遠高於歐美已開發國家。

只要不懷有偏見,都應該承認這是偉大的社會實踐。如果這一奇蹟發生在一個小國家,還可能是由於某種特殊原因或得天獨厚的條件所致,如發現石油等等;而當這一奇蹟發生在世界上人口最多而人均資源偏少的中國,那又是怎麼發生的?它的內在機制何在?

唯一的答案,就是制度的紅利。

制度有效性是推動中國經濟發展的最強動力。

制度紅利,包括土地公有而不是資本私有,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最大紅利,也是中國經濟奇蹟的唯一答案。

除了這個唯一的答案,你就是掘地三尺也不可能找到第二個答案。

全體中國人享受到了這種制度優越的紅利,這就是十多億人生活水平的全面改善,綜合國力的極大提高。

一個人不能安享制度紅利,又對制度本身全盤否定。天天罵拆遷的人,是否想過自己住宅下的土地,開車跑的道路,乘坐的飛機高鐵,是從哪裡來的?

如果有人對這個唯一的結論暴跳如雷,那麼請他給出一個答案:難道一個最不合理的制度,造就了一個最偉大的現實?

這個制度最根本的優越性或者說有效性,在於有一個強大執行力的政府,它具有全國一盤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越性。

沒有這種執行力,就沒有南水北調,科技園區,高速公路鐵路,西電東輸,西氣東用,舊城改造等等,也沒有應對國際金融動盪的強大能力。

這也是為什麼,西方經濟學家以自身周期性危機思維預測中國,卻再三再四失敗的原因。

這是多麼大的制度紅利啊!

三十多年來,中國減少了六億多貧困人口,占世界減少量的百分之七十。這又是多麼大的制度紅利啊!

在這種巨大的制度紅利面前,所有的對制度的根本性否定,都會顯得輕飄。

執行力不可能是符合每一個人的利益和願望的(比如舊城拆遷改造解決數以億計人的住房問題),但從大方向來說,則代表了中國前進的方向的,也代表了絕大多數中國人的利益。

制度紅利也不是天上的陷餅,而是要付出代價的。問題是,什麼才是更重要更根本的東西?

如果幾個釘子戶就讓一條高鐵、南水北調、舊城改造等搞不成,那是尊重人權還是摧毀人權?

執行力需要統一意志,國家權威,舉國體制。

在今天,瓦解了這種執行力,就是折斷中華民族騰飛的翅膀,自斷民族復興之路。

(四)不要掉進博弈對手設計好的話語陷阱

有些口號,不論其理論上多麼美好,在實踐中都可能是巨大的話語陷阱,使中國陷入經濟停滯,社會動盪分裂的陷阱之中,因而絕不能成為考慮中國問題的出發點,更不能成為社會實踐的出發點。

十三億中國人不是小白鼠,可以拿來做一場社會實驗,更何況這種實驗尚未開始就敗局已定。這將是一個民族的百年敗局。

一個知識分子,當他提出某種口號的時候,他的思維不能夠停留在口號本身,更應該想像一下這個口號後面的現實境況是什麼?又代表了誰的利益?

這是最現實最根本的問題,無法迴避。

在這個問題上,他不能自欺欺人,更不能裝聾作啞。在一些局部,有些觀點似乎非常有道理,但沿著其邏輯走下去,在宏觀的意義上,實踐的意義上,卻是置中華民族於萬劫不復。

中國人多,需要的資源多,要生存發展,非強大不可。這是大國的唯一選擇,也是中華民族惟一的活路。中國之大,無法像一些小國在夾縫中求生存。

中國的強盛,是全體中國人民基於自身生存利益和自尊心的必然選擇;而阻止中國的強盛,則是另外一些人基於自身的利益(開印鈔機就能夠通吃世界)和優越感的必然選擇。

除非中國永遠不崛起,否則兩個必然選擇的對抗無法避免,並隨著中國的崛起日趨激烈。這是利益的對抗,即誰能夠過更好的日子的對抗。

阻止中國崛起進程的唯一方法,就是分裂中國,搞亂中國。要實現這個目標,就是在中國搞所謂的顏色革命。

隨著中國的崛起,中國的博弈對手有了明顯的緊迫感,他們的代理人更是見縫插針抓緊一切機會大做文章,把小問題做成大問題,把局部問題做成整體問題,從每一件事情上都推導出「推牆」的結論。

比如雷陽事件。這的確是個悲劇,如因執法不當造成悲劇,警察也的確應受到法律審判。但是有人對事件作了太多的意識形態解讀。

按照這種解讀方式,美國黑人艾瑞克被警察鎖喉而死(也是窒息),黑人少年布朗被白人警察威爾遜槍殺(免於起訴),類似事件太多,太多太多,如果沒有雙重標準,按照同一原則解讀,是不是也應該從人權出發,得出「推牆」的結論呢?那怎麼又是他們心目中的理想社會呢?

更不用說最近,因連續兩天有黑人被警察槍殺,有狙擊手在報復中射殺五名警察,射傷七名。難道我們可以說,這是正義的子彈獵殺鷹犬嗎?

博弈很激烈,也很殘酷。

如果真有他們的目標實現的那一天,前蘇聯曾發生過的一切。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