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帝霸權終結,新時代即將開啟!

2019年04月16日     13,451     檢舉

這兩天,一條帶有「爆炸式」屬性的新聞,卻在諸多媒體平台上顯得「波瀾不驚」。

國家外匯管理局4月數據顯示:

今年3月末,中國黃金儲備為6062萬盎司(1885.5噸),環比增長36萬盎司(11.2噸),總價值785.25億美元。

全球最大的財經資訊公司彭博社稱:這已經是中國連續四個月擴大黃金儲備!

不止是中國,凡是深度參與全球貿易的國家,幾乎都在增持黃金儲備,比如印度、沙特、俄羅斯。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2018年,全球各國央行總共購入了651.5噸黃金,僅次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前的1967年的1404噸!

圖自日經中文網

劃重點:自尼克森時代以來,全球再度出現黃金「爆買潮」!

尼克森時代發生了什麼的大事?

1971年,由於美國儲備的黃金不足以兌換此前泛濫在市場上的美元(主要是製造業萎縮與戰爭開支大,美國印的美鈔多於市場需求導致美元貶值,而各國害怕資產縮水就紛紛拿美元去美聯儲兌換黃金),尼克森宣布美元與黃金脫鉤,美元霸權1.0時代宣告全面瓦解。

以前是量化寬鬆導致貨幣不斷膨脹,美元購買力大幅下降。現在是美元加息導致市場流通性萎縮,物價大幅上升。雖然兩者情況不同,但相似點仍然有跡可循——

美元的國際購買力屬性正不斷縮小!這也是黃金美元解體的根本原因。

畢竟,沒有哪個國家希望讓一種購買力不穩定的貨幣,成為影響自身經濟命脈的國際結算貨幣。

中國市場上有句名言:盛世珠寶,亂世黃金。因為自然稀缺性的賦予,黃金自古以來就具備硬通貨幣的屬性。尤其在亂世之前,黃金更是各國保證國際購買力的「基礎建築」。

美元霸權1.0時代結束後的第四十八個年頭,全球再度掀起黃金「爆買潮」,其背後的歷史規律警醒著我們:世界即將迎來一個風雲激盪的逐鼎時代,同時美元霸權2.0時代也在全球黃金爆買潮下,走向全面瓦解的倒計時!

緣起之路

眾所周知,美元霸權2.0時代的錨定物是建立在石油的基礎上,特別是中東地區的石油。當時歐洲和日本正處於經濟騰飛階段,城市化建設與工業化建設對石油的需求量激增,基辛格敏銳的意識到:任何國家要想發展,就離不開石油這種工業基礎原材料。

於是他在向白宮作報告時,提出了一句驚世名言:

誰控制了石油,誰就控制了所有國家;誰控制了糧食,誰就控制了人類;誰掌握了貨幣發行權,誰就掌握了世界。

建立石油美元霸權的野望,就此提上白宮日程。

當時中東地區的石油出口占世界原油供應80%,但問題是美國當時在中東只有兩個鐵桿盟友:巴列維王國伊朗,以及猶太以色列。真正壟斷中東地區原油出口的阿拉伯世界,由於宗教與皇室影響太深,美國人的勢力很難滲透進去。

正當美國決策層為之懊惱時,還是基辛格這隻老狐狸想到了解決辦法: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是世仇,幾次中東戰爭均以阿拉伯國家失敗告終。有以色列這樣的猛虎在側,一干阿拉伯駱駝豈能酣然入睡?只要能保障阿拉伯國家的安全,他們何愁不為美國所用!

1972年,基辛格秘密訪問沙特,以保障阿拉伯國家安全為籌碼,換取沙特等石油輸出國組織採用美元結算石油。也正是在這種美阿媾和的背景下,對以色列國土安全至關重要的戈蘭高地一直沒有得到美國的承認,即便這塊戰略要地是屬於蘇聯陣營中的敘利亞,直到特朗普打破這個現狀(3月25日特朗普正式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

美國此後的中東政策,也基本上是圍繞保護石油美元、或者擴張石油美元版圖所展開的。而以沙特為首的阿拉伯世界,則成為美元霸權2.0時代的核心陣地

1979年,美國在中東最早的盟友——巴列維王國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虔誠的宗教領袖霍梅尼從國王手裡搶過政權,成立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成為中東地區頭號反美國家。

我們可以看到: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成立的第二年(1980年),西邊的薩達姆就在美國的慫恿下,悍然發起了兩伊戰爭。迄今為止,不少人都認為美國策劃兩伊戰爭,是想利用伊拉克消耗伊朗國家實力,以為將來推翻伊朗伊斯蘭政權做鋪墊。這種看法,其實並不完全正確。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