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帝霸權終結,新時代即將開啟!

2019年04月16日     12,375     檢舉

這兩天,一條帶有「爆炸式」屬性的新聞,卻在諸多媒體平台上顯得「波瀾不驚」。

國家外匯管理局4月數據顯示:

今年3月末,中國黃金儲備為6062萬盎司(1885.5噸),環比增長36萬盎司(11.2噸),總價值785.25億美元。

全球最大的財經資訊公司彭博社稱:這已經是中國連續四個月擴大黃金儲備!

不止是中國,凡是深度參與全球貿易的國家,幾乎都在增持黃金儲備,比如印度、沙特、俄羅斯。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2018年,全球各國央行總共購入了651.5噸黃金,僅次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前的1967年的1404噸!

圖自日經中文網

劃重點:自尼克森時代以來,全球再度出現黃金「爆買潮」!

尼克森時代發生了什麼的大事?

1971年,由於美國儲備的黃金不足以兌換此前泛濫在市場上的美元(主要是製造業萎縮與戰爭開支大,美國印的美鈔多於市場需求導致美元貶值,而各國害怕資產縮水就紛紛拿美元去美聯儲兌換黃金),尼克森宣布美元與黃金脫鉤,美元霸權1.0時代宣告全面瓦解。

以前是量化寬鬆導致貨幣不斷膨脹,美元購買力大幅下降。現在是美元加息導致市場流通性萎縮,物價大幅上升。雖然兩者情況不同,但相似點仍然有跡可循——

美元的國際購買力屬性正不斷縮小!這也是黃金美元解體的根本原因。

畢竟,沒有哪個國家希望讓一種購買力不穩定的貨幣,成為影響自身經濟命脈的國際結算貨幣。

中國市場上有句名言:盛世珠寶,亂世黃金。因為自然稀缺性的賦予,黃金自古以來就具備硬通貨幣的屬性。尤其在亂世之前,黃金更是各國保證國際購買力的「基礎建築」。

美元霸權1.0時代結束後的第四十八個年頭,全球再度掀起黃金「爆買潮」,其背後的歷史規律警醒著我們:世界即將迎來一個風雲激盪的逐鼎時代,同時美元霸權2.0時代也在全球黃金爆買潮下,走向全面瓦解的倒計時!

緣起之路

眾所周知,美元霸權2.0時代的錨定物是建立在石油的基礎上,特別是中東地區的石油。當時歐洲和日本正處於經濟騰飛階段,城市化建設與工業化建設對石油的需求量激增,基辛格敏銳的意識到:任何國家要想發展,就離不開石油這種工業基礎原材料。

於是他在向白宮作報告時,提出了一句驚世名言:

誰控制了石油,誰就控制了所有國家;誰控制了糧食,誰就控制了人類;誰掌握了貨幣發行權,誰就掌握了世界。

建立石油美元霸權的野望,就此提上白宮日程。

當時中東地區的石油出口占世界原油供應80%,但問題是美國當時在中東只有兩個鐵桿盟友:巴列維王國伊朗,以及猶太以色列。真正壟斷中東地區原油出口的阿拉伯世界,由於宗教與皇室影響太深,美國人的勢力很難滲透進去。

正當美國決策層為之懊惱時,還是基辛格這隻老狐狸想到了解決辦法: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是世仇,幾次中東戰爭均以阿拉伯國家失敗告終。有以色列這樣的猛虎在側,一干阿拉伯駱駝豈能酣然入睡?只要能保障阿拉伯國家的安全,他們何愁不為美國所用!

1972年,基辛格秘密訪問沙特,以保障阿拉伯國家安全為籌碼,換取沙特等石油輸出國組織採用美元結算石油。也正是在這種美阿媾和的背景下,對以色列國土安全至關重要的戈蘭高地一直沒有得到美國的承認,即便這塊戰略要地是屬於蘇聯陣營中的敘利亞,直到特朗普打破這個現狀(3月25日特朗普正式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

美國此後的中東政策,也基本上是圍繞保護石油美元、或者擴張石油美元版圖所展開的。而以沙特為首的阿拉伯世界,則成為美元霸權2.0時代的核心陣地

1979年,美國在中東最早的盟友——巴列維王國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虔誠的宗教領袖霍梅尼從國王手裡搶過政權,成立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成為中東地區頭號反美國家。

我們可以看到: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成立的第二年(1980年),西邊的薩達姆就在美國的慫恿下,悍然發起了兩伊戰爭。迄今為止,不少人都認為美國策劃兩伊戰爭,是想利用伊拉克消耗伊朗國家實力,以為將來推翻伊朗伊斯蘭政權做鋪墊。這種看法,其實並不完全正確。

釐清兩伊戰爭背後的邏輯,必須從宗教與地緣政治兩個層面來看。我們都知道,阿拉伯國家屬於伊斯蘭教的遜尼派分支,而推翻巴列維王朝的霍梅尼又是強硬的什葉派。

霍梅尼奉行宗教擴張主義,它一手締造的伊斯蘭革命軍,正是幫助他國什葉派進行實力擴張的部隊。如果任由伊朗高速發展,什葉派的力量遲早會擴張到沙特門庭之內,搞不好就會來個「伊斯蘭革命2.0」版本。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伊朗高原與阿拉伯半島中間橫亘著以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為主的伊拉克。而當時薩達姆治下的伊拉克率屬於遜尼派陣營,自然也就成為阻擋什葉派西進阿拉伯半島的橋頭堡。

後來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打破了阿拉伯世界的平靜,美軍幾十萬大軍直接一路平推,兵臨巴格達城下。大家發現沒有:不論是兩伊戰爭還是海灣戰爭,其本質上都是美國在保護石油美元的核心地帶,也就是以沙特為首的阿拉伯世界不被戰火侵擾!

到了21世紀初,美國圍繞中東又打了兩場戰爭:阿富汗戰爭與伊拉克戰爭。

表面上來看,這兩場戰爭的主要任務是反恐。但18年下來,阿富汗的山地、伊拉克的平原不僅讓美國燒掉了十幾萬億美元,還間接為中國的崛起創造了絕佳的戰略窗口。試問:若真是反恐戰爭,值得白宮這麼壓上國運去賭嗎?

毋庸置疑,兩場戰爭的背後有著更大的陰謀!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都是在小布希的任期內打響的。而當時小布希提出了一個野心勃勃的地緣戰略計劃——大中東計劃:先拿下欲用歐元結算石油的伊拉克,再控制不聽話的伊朗。加上石油美元核心地帶的阿拉伯世界,美國就可以壟斷整個中東地區的石油,進而控制世界石油的供應。挾石油以令諸侯,如此一來,所有要想發展經濟的國家就必須向美國俯首稱臣!

我們來看一張圖——

2004年,完成對伊拉克與阿富汗全面占領的美國,已在伊朗東西兩側各自陳兵10萬大軍,只要東西齊頭進軍,不出一個月便能兵臨德黑蘭城下,從而完成一統中東的野望。箭在弦上,為何美國遲遲六軍不發呢?

2005年8月,伊朗宣布重啟作為鈾濃縮準備階段的鈾轉化活動。

這是什麼意思呢?

伊朗通過重啟鈾濃縮項目,向外界傳遞自己的擁核計劃。只要美國膽敢進犯,伊朗就會把核彈扔向阿拉伯國家,從而炸毀美元霸權的核心基石。與此同時,由於「大中東計劃」嚴重威脅到歐盟、俄羅斯、中國的利益,所以三國也在明里暗裡的聯手抗美。

2014年,隨著《伊核協議》的全面落實簽訂,美國「大中東計劃」的正式宣告破產。而由於無法通過綁架全球原油供應向各國索要保護費,美元霸權所導致財富外溢問題,已經讓美國處於崩潰的臨界點邊緣...

路在何方

我們在前文提到過,以沙特為首的阿拉伯世界,是美元霸權2.0時代的核心地帶,該區域的穩定性直接關係到美元霸權的穩定性。但通過特朗普近期的動作來看,他正在促使該地區陷入空前的混亂。

標誌性事件有以下幾點:

一、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加劇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之間的對立。

二、以法律手段強制解散OPEC:嚴重威脅到阿拉伯國家的根本利益。

三、在特朗普的支持下,內塔尼亞胡強硬表示要擴大以色列在約旦河谷西岸的定居點:阿以矛盾將進一步擴大。

四、作為美國針對OPEC的反制手段,沙特表示正考慮讓石油結算與美國脫鉤:可直接瓦解美元霸權。

五、把伊斯蘭革命衛隊列為「恐怖分子」:在什葉派勢力擴張的大背景下,伊斯蘭革命衛隊不單單是伊朗的武裝力量,更是中東什葉派信徒的信仰。美國把他們列入恐怖分子,必定會引發中東地區更大的混亂。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