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突然對美國翻臉,孟晚舟回歸成定局!

2019年04月17日     25,790     檢舉

4月14日,由於特朗普政府始終不願改變向出口美國的鋼鐵產品徵稅的強硬態度,加拿大開始採取反制措施。

加外長克里斯蒂婭·弗里蘭指出,加拿大已經考慮在現有基礎上進一步擴大對美徵收報復性關稅商品清單以增加對美國施壓力度,迫使其改變對進口鋼鋁產品的態度。

此前,加拿大已經對來自美國的橙汁及威士忌等價值約125億美元商品徵稅。弗里蘭表示,下一步將把矛頭指向豬肉等美國比較優勢的農產品。

作為美國重要盟友之一,加拿大一直是美國重要支持者。但所謂「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隨著特朗普上台,美國對全球發動貿易戰,即便是盟友也無可避免,加拿大的經濟利益也受到很大傷害。

而「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經過一段時間克制後,看不到美國「回心轉意」跡象的加拿大不再忍耐,正式宣布要向美國展開報復。

外界認為,加拿大此番發出如此強硬言論與其說是「臨時起意」不如說是「厚積薄發」。

之前美加雙方就已經圍繞北美自貿區協定修改問題展開激烈博弈,特朗普甚至一度表示要把加拿大「趕出」北美自貿區。雖然雙方最終達成協議,但加方最終做出很大讓步。

與自貿協定爭端幾乎同步進行的便是美國進口鋼鋁產品徵稅問題,即使加拿大在北美自貿協定上做出讓步,美國也並未取消針對加拿大鋼鋁產品額外關稅,如此「趕盡殺絕」,加拿大豈能不怒?然而,經濟爭端更多是一種表象,這次突然向美國「發難」還有著深層次安全考慮。由於地緣環境優越,加拿大國防力量雖整體實力尚可,但非常依賴美國,其中比較典型案例便是北美防空協定。

但北美自貿協定爭端及美國不顧諸多盟國反對堅持向進口鋼鋁產品徵收高額關稅的行為讓加拿大感受到危機,若一味退讓不僅經濟利益會受損,加拿大國防根基也有可能被動搖,所以向來「溫順」的加拿大此番也「露出獠牙」。

同時,此舉也有防止美國在軍費問題上向加拿大「開刀」目的。因為與歐洲諸國圍繞提升軍費的博弈長時間陷入僵持,美國正開始尋找一些「軟柿子」打開局面。在韓國日本相繼被「盤剝」後,自知實力有限的加拿大也開始有「唇亡齒寒」之感。因此利用風險相對低的經濟問題發難便成為一種「務實手段」,既可以向美國傳達「加拿大不是軟柿子」的信號還能避免雙方矛盾過於激烈影響各種雙邊軍事協定落實。

除此之外,加拿大也希望用這種方式向許多國家傳遞一種暗示,即加拿大也和美國「有矛盾」,不要簡單把加拿大歸於「美國陣營」。嚴肅的講,加拿大突然就貿易問題向美國展示「強硬態度」並不意味著兩國關係出現不可調和矛盾,這更多是兩國為實現本國利益最大化而出現的摩擦。

去年,美國總統特朗普對向美國出口的鋼鐵產品徵收25%的關稅,對向美國出口的鋁產品徵收10%的關稅。作為報復,加拿大對包括橙汁、楓糖漿和威士忌在內的美國進口商品徵收166億加元(約合125億美元)的關稅。加拿大作為美國鋼鋁產品進口的第一大國,受到的衝擊最大。

當時加拿大人憤怒異常,第一時間做出了對美國等額商品進行報復的決定。從去年7月1日起,加拿大將對價值126億美元、約合834億元人民幣的美國產品徵收報復性關稅。

根據加拿大政府當天公布的最終清單,包括番茄醬、酸奶、割草機、摩托艇等在內的126億美元美國商品將被加征關稅,部分商品稅率達10%或25%。

同時,加拿大網民在社交網站開展了一系列「抵制美貨」活動。特魯多似乎對這種行為也採取了欣賞的態度,稱這是一股「愛國熱情」。

有加拿大網民在推特上發布了一張照片,並配文字:第一輛擺脫了特朗普的購物車,關注偉大的「加拿大製造」和那些來自擁有更強領導力國家的產品。

然而,最終結果並不理想。這一次,加拿大又想對美國進行報復,仍不被外界看好,其贏得貿易戰的機率更低。因為美國經濟規模是加拿大的10倍,此前加拿大總理特魯多也將美國和加拿大的關係形容為「大象和麋鹿」,表示美國的一言一行,都會對加拿大產生巨大影響。

加拿大是美國最重要的市場之一,從進口額來看,加拿大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1月到3月,加拿大自美國的進口額占該國進口總額的52.3%,達到580.6億美元。這是一個巨大的數字,不是說「抵制美貨」,就能解決問題的。

作為「五眼聯盟」成員中與美國關係最為緊密的國家之一,一方面,加拿大與美國間的經貿差距較大,加拿大為了生存,必然的依靠美國;另一方面,加拿大在安全領域對美國的「倚仗」有目共睹。

如果是在半年多前,加拿大政府還可以與其他主要經濟體合作,逼迫特朗普政府在多邊框架下解決經貿問題。但是現在大半年時間過去了,特朗普政府與最大貿易國——中國的談判也接近尾聲,現在特朗普有更多的籌碼對付比自己弱小得多的加拿大,在下半年選舉中大機率會下野的加拿大特魯多政府,既無能力也無精力解決與美國的貿易分歧。

但「千里之堤毀於蟻穴」,任何國家關係都不是鐵板一塊,即使是親密盟友也需要保持尊重和互利。美國在處理對加問題上一味索取的態度正一點點侵蝕兩國關係根基,加拿大貿易問題上的激烈表現不過是開始,若美國仍不注意,在加拿大出現菲律賓和巴基斯坦式大規模政治轉向也並非不可能。

加拿大與美國較勁,也許是推動孟晚舟回歸的契機。

阿桑奇遭捕後,美國司法部已經第一時間發布引渡請求。由於他發布了美國國務院的很多機密文件,一旦被引渡到美國,他將面臨35年的監禁或s刑。阿桑奇一案,在很多細節上和此前華為全球財務長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如出一轍。

2018年12月1日,在加拿大轉機的孟晚舟突然被捕。兩起案件,抓人地點都不在美國,被捕者也不是美國公民,但被捕原因卻都是因為美國的引渡令,也就是美國認為對方觸犯了自己的法律,要求抓人。

孟晚舟被捕後,美國司法部還宣布今後孟晚舟被禁止到一切和美國簽訂了「引渡條約」的國家去旅行和工作。也就是說,美國的「長臂」可以延伸到所有和美國簽訂了「引渡條約」的國家。這一起起震動世界的抓捕案件,不由得讓人對美國的「引渡令」產生好奇。為什麼美國讓加拿大抓人加拿大就抓人,讓英國抓人英國就抓人?

公開資料顯示,美國和世界100多國有「引渡」協議,美國不僅可以在本國逮捕刑事嫌犯,甚至可以在世界100多國進行執法抓人。」因此,只要進入和美國有引渡條約的國家,就可能遭受美國的「長臂管轄」。

「長臂管轄」則是美國肆意抓捕外國公民的一種霸道的法律依據。它源自美國的一個法律用語,通俗說就是,美國可以用自己國內的法律去約束別國的公民和企業,對他人進行裁決。

近年來,美國依據國內法實施「長臂管轄」的案例屢見不鮮,而且其的「長臂管轄」呈現「越來越長」之勢,已廣泛運用到侵權、合同、網絡甚至家庭關係等不同領域。是一種典型的霸權主義,既有損他國的司法主權,也不利於保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美國要求英國逮捕澳大利亞阿桑奇之後,澳大利亞的老百姓就紛紛在網上表示抗議,並痛罵澳大利亞政府的不作為。

看來西方國家也不是鐵板一塊。此時加拿大與美國翻臉,不管結果到底如何,目前這個時機也許是推動孟晚舟早日解套回歸的最好契機,畢竟天下熙熙,皆為利來,政客們也不是二愣子。

孟晚舟能否早日回歸,就看各方利用此契機進行台前幕後的博弈和利益的交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