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全面打響對美反擊戰,美債再現倒掛美股暴跌雪流成河!

2019年05月15日     39,583     檢舉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5月10日報道,美國中央司令部表示,在中東部署轟炸機特遣部隊計劃框架下,2019年5月9日B-52「同溫層堡壘」轟炸機已從洛杉磯的巴克斯代爾空軍基地飛抵位於卡達的烏代德空軍基地。該基地一海之隔,便是伊朗。

美國如此氣勢洶洶地派遣轟炸機和航母逼近伊朗,難道這是準備採用軍事手段收拾伊朗的節奏嗎?其實,美國此番舉動表面看威風八面,不過只是威懾恐嚇的伎倆而已,美國這種套路在朝鮮核試驗時候就已經玩過了,事實證明美國的這種挑釁根本沒用。伊朗和朝鮮境內都是以高原地形為主,而且兩國均已備戰數十年,早就修築了龐大的地面和地下工事,美國要解決伊朗和朝鮮就必須出動地面部隊,使用大量步兵作戰才能夠徹底解決問題,動用B52和航母進行除了恐嚇達不到任何戰術目標。參考美國兩次空襲敘利亞,空襲完第二天敘利亞政府軍即恢復地面進攻,繼續強硬打擊恐怖分子,就是最直接的證明。

要發動地面進攻,美國現在最缺乏的就是與伊朗接壤的、願意幫助美國從地面進攻伊朗的國家。查看地圖可知,與伊朗接壤的國家中,有土耳其、亞塞拜然、土庫曼、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等國家,其中:土耳其和亞塞拜然是同一家,目前土耳其正受到美國制裁,與美國關係緊張,且兩國還有庫爾德人問題存在,土耳其石油供應又大部分依賴伊朗,所以土耳其不可能支持美國從土耳其對伊朗發動地面進攻;土庫曼本身是中立國,且得到中俄保護,也不可能支持美國越境打擊伊朗;巴基斯坦更是中國鐵桿盟友,且還是上合組織成員國,更不可能支持美國;至於阿富汗,最不可能支持美國地面進攻伊朗,因為美國打了阿富汗幾十年,不僅沒有擺平阿富汗塔利班,反而讓阿富汗塔利班死灰復燃控制阿富汗大部分地區,而且阿富汗塔利班控制區正好控制阿富汗與伊朗邊界。

由地圖可知,與伊朗接壤的就只剩下伊拉克了。為了贏得伊拉克政府的支持,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於5月7號在即將離開芬蘭前往柏林訪問的「最後時刻」,以「緊急事務」為由放了默克爾鴿子,臨時取消了對德國的訪問,緊急前往伊拉克,而蓬佩奧發出這條消息時人已經迫不及待地在去伊拉克的飛行途中了。蓬佩奧如此急切地飛往伊拉克就是為了尋求伊拉克政府對美軍進攻伊朗的支持,頗為打臉的是,該請求被伊拉克總理邁赫迪和總統薩利赫雙雙拒絕。

很多人覺得很奇怪,美國不是在伊拉克有駐軍嗎?伊拉克怎麼會在這麼關鍵的時刻不給美軍面子?時勢易也。伊拉克2018年大選後,親美勢力遭遇重創,什葉派在伊拉克全面掌權。此時的伊拉克又怎麼可能答應幫助美國入侵什葉派老大伊朗呢?除了宗教原因外,ISIS從巴格達開始肆虐伊拉克長達7年之久,而美軍竟然就眼睜睜看著ISIS在伊拉克殺人放火無惡不作,美國不僅暗地裡支持ISIS和庫爾德武裝南下搶占伊拉克領土外,還明目張膽鼓勵他們打擊伊朗支持的什葉派民兵PMU。從伊拉克戰爭到現在,伊拉克境內包括什葉派、遜尼派、基督徒在內的所有伊拉克國民都已經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看清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美軍才是伊拉克一切災難的源頭,才是真正的瘟神。ISIS覆滅以後,伊拉克國內要求美軍滾出去的聲音此起彼伏,2018年11月伊拉克議會更是直接要求美軍全部撤出伊拉克,而特朗普則死皮賴臉地硬賴著不走,其實早在2011年美軍就已經大部分撤出伊拉克,現在伊拉克人驅趕美軍都來不及,又怎會允許美國再次增兵伊拉克打擊伊朗呢?

以史為例,即便有國家願意為美國進攻伊朗提供跳板,就算美國如願出兵伊朗,也未必能夠打敗伊朗。就軍事地理而言,伊朗與伊拉克的平原地形不同,與阿富汗的高原地形相似。美國在阿富汗後打了十幾年地面戰爭,至今依舊未能消滅阿塔,反而現在被阿塔逼到談判桌上,就是最直接的證據。毋庸置疑的是,伊朗作戰能力顯然比阿富汗的阿富汗塔利班強大很多。

以上因素之外,還有一點不容忽視,那就是別忘了伊朗還有中國這個鐵桿盟友。從張騫出使西域、漢朝與伊朗安息王朝建立盟友關係以來,中伊的結盟關係已經持續超過2000年,中間跨越魏晉南北朝、唐代、大明直到新中國成立,這是中國歷史上外交關係中保持結盟時間的最長記錄。同時,歷史一再證明,伊朗是中國國土安全防禦的西大門,只要伊朗淪陷,中原王朝必將隨之滅亡。死保伊朗符合中國國家安全戰略。

去年有一則信息,非常值得玩味。2018年5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宣布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兩天後,中國首次開動的內蒙古臨河到伊朗德黑蘭的中歐班列,這趟列車從內蒙古河套平原巴彥淖爾市臨河站發出,滿載1150噸優質葵花子仁的50輛班列編組,由臨(河)哈(密)線進入新疆,從霍爾果斯出境,經哈薩克、土庫曼,最終抵達伊朗首都德黑蘭。

表面上,這是一條毫不顯山露水的財經新聞,但背後蘊含的巨大軍事政治意義明眼人一看便知。這條鐵路從中國內蒙古直到德黑蘭,橫跨內蒙古高原和青藏高原,從中亞進入伊朗安西高原,可以拉葵花籽,當然也可以拉軍火物資,而內蒙古屬於中國北方戰區,新疆青藏地區屬於西部戰區,兩個戰區都主攻高原地區作戰,正好與安息高原作戰地形吻合。而且,上述兩個戰區均配備了中國最先進的99式主戰坦克,北部戰區面對的是俄羅斯、北亞、朝鮮地區,西部戰區面對的是中亞、俄羅斯和印度地區,目前中國與這些國家關係良好,中亞國家更是大部分加入了上合組織,中國如若出擊毫無後顧之憂。該鐵路橫穿歐亞大陸最中心位置,美國海軍航空兵也根本投射不到這裡。中國及時發布這條鐵路的信息就是在警告美國,一旦伊朗有事,中國就可以快速地、成建制地投放重裝甲集團軍進入伊朗境內。

中國死保伊朗的決心是毋庸置疑的,2016年11月14日中國與伊朗簽署軍事防禦協議對此進行了再次確認。中國與敘利亞、黎巴嫩分別簽署了軍事合作協議,結合中國與俄羅斯在內的上合組織成員國軍事合作協議,中國軍事影響力將直達地中海東岸。未來,臨河-德黑蘭班列將與伊朗、伊拉克、敘利亞主導的什葉派鐵路對接,這意味著自鄭和下西洋五百年後,中國影響力再次深入中東地中海以及南歐地區,也代表著自大航海時代五百年來,第一個非白色人種國家、非西方文明國家首次突入中東這個世界地緣棋局的「天元」位置。在過去的五百年里,中東一直是英美兩國的勢力範圍。歷史上,妄圖進入該核心區的國家,比如拿破崙時代的法國、德意志帝國、沙俄/蘇聯都以失敗甚至是解體告終,從而失去爭奪世界領導權的資格,而最終拿下中東核心區的大英帝國和美國,則因此而成就了世界霸權,主導建立了全球秩序。

以當年的世界戰略棋局而論,2015年93抗戰閱兵中俄聯手出兵敘利亞以後,逆轉敘利亞、伊拉克戰場局勢,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勢力範圍被一分為二,最後的立足點庫爾德目前也已經被四國聯盟團團包圍。時至今日,利比亞戰場新變局和埃及近期的動搖使得美國的中東防線外圍已經出現鬆動,而歐洲方面,義大利法國為首的南歐立場也開始動搖,一如多米諾骨牌效應,一旦第一張牌被推倒,大勢就會瞬間形成。美國目前全力封鎖伊朗,並威脅軍事打擊伊朗,其實質不過就是想再次奪回「天元」。因為,拿下伊朗不僅可以在中東翻盤,還可以威脅俄羅斯高加索和伏爾加河心腹地區,沿著烏拉爾山-高加速一線將俄羅斯開膛破肚,一旦俄羅斯解體,則一帶一路北線和中線被堵死;同時,拿下伊朗則一帶一路南線被阻斷,中國國土安全防禦的西大門被攻破,美國可以越過中亞直接威脅中國西北地區,徹底瓦解陸上一帶一路戰略。對美國來說,拿下伊朗是推翻中俄在中東戰略成就、實現逆轉翻盤的最短平快的方法。

中美兩國要圍繞伊朗一直鬥法,切換到金融角度來看,更能明白個中個中緣由。伊朗和俄羅斯是以人民幣定價的上海原油期貨不可或缺的能源盟友,因為,控制石油價格上下波動是需要大型產油國消息和產量配合的。當初杜拜和俄羅斯的原油期貨市場最終失敗的根本原因,就在於沒有外部產油國的大力支持。有了伊朗、俄羅斯這種為人民幣結算背書的大型產油國量的配合,中國才可以在期貨市場上穩定原油價格。上海原油期貨上市以後,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原油價格在60附近是可以接受的,而伊朗官方則表示油價應該在80美元。仔細觀察國際原油價格就會發現,自從2018年3月26日上海原油期貨交易上線交易以來,布倫特石油價格整體就穩定在60-80左右之間,與我之前判斷的國際油價控制在70±5之間最符合中國利益相吻合,在這個價格區間,產油國和進口國的經濟利益剛好平衡,這是中俄伊三國相互照顧對方經濟利益所取得的平衡。另一方面,上海原油期貨價格又直接影響其他國家原油定價基準,美國歐洲的交易員現在也開始看上海原油價格波動來判斷趨勢,中國對世界原油價格的影響力因此而不斷提升,已經開始擠壓石油美元定價權。

對中國國內來說,石油以人民幣計價已經開始顯示出巨大調節作用。對比美元計價的布倫特和WIT原油價格,再來看上海原油期貨價格就會發現,原油以人民幣計價以後,國際原油價格波動明顯大幅降低,甚至在某些時間段波動幾乎消失,而波動明顯降低的根本原因就在於人民幣匯率對油價的調節作用。當國際油價上漲的時候,人民幣升值,國內油價漲幅就會回落,反之亦然。這種調節作用在黃金期貨市場上也非常明顯,人民幣貶值的時候空方盈利反而減少,原因也就在這裡。通過對國際原油價格的匯率干預,國內通脹就能夠得到了有效控制,有利於國內企業平穩生產,直接降低了美國打壓國際油價,通過控制油價暴跌、暴漲對整個國民經濟輸入性通縮和通脹危害。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