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美國有稀土礦卻做不起來?在江西 聽到一句扎美國心的狠話

2019年06月11日     8,853     檢舉

【環球時報赴江西特派記者李炫旻楊琨儀】江西贛州是中國主要重稀土產地,擁有不可比擬的資源和產業鏈優勢,素有「稀土王國」之稱。5月20日至22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江西贛州考察期間實地調研相關稀土企業,並就推動稀土產業綠色可持續發展做出重要指示。習主席的重要講話引發社會各界對中國稀土行業發展的熱議。不少贛州稀土企業對《環球時報》記者說,最近他們接待了一批又一批的媒體記者、供應商、投資人,資本市場正在湧入,「整個產業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與此同時,多國媒體上掀起一場有關「中國會不會在貿易戰中打稀土牌」的議論,有美國媒體擔憂地稱,稀土是中國反制美國的「王牌」。那麼,贛州稀土產業鏈發展情況究竟是怎麼樣的?如果美國真逼中國打出稀土牌,這會對贛州企業有何影響,又會對美國造成哪些衝擊?帶著這些疑問,《環球時報》記者近日來到贛州。

江西贛州,工人將成型的稀土粉末碼盒。李昊 攝

正向高端產業鏈靠攏

抵達贛州,機場名稱便給《環球時報》記者留下深刻印象——黃金機場,仿佛正是在暗示這座城市與礦產資源的淵源。機場通往市中心的馬路上,就分布著大大小小几十家稀土企業。

「業內有『南重北輕』的說法,即贛州的稀土主要是南方離子型稀土資源,富含中重稀土,總含量稀少且使用價值高,在國防軍工和高精尖領域的應用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國家鎢與稀土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研發部副部長劉宜強對《環球時報》記者介紹說,輕稀土產地主要在內蒙古包頭。

稀土被譽為現代工業的「維生素」,可應用於石化、光纖通信、儲氫、冶金等領域。在日常生活中,手機、電腦、新能源電池、無人機等產品都與稀土的應用分不開。

「就稀土產業鏈來說,贛州原來更集中於發展前端產業,比如採礦、分離萃取、冶煉稀土金屬和稀土氧化物等。但現在,我們正往後端發展,由資源類慢慢升級到深加工功能材料生產以及應用層面。」贛州富爾特電子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喻璽對《環球時報》記者說,贛州正逐步發展從稀土原料到磁性材料再到終端應用的配套產業鏈。

據喻璽介紹,他們公司主要生產稀土釹鐵硼永磁材料,屬於稀土產業鏈條上中後端的深加工新材料生產,去年產值達到1.3億元。釹鐵硼永磁體是世界上磁性最強的永磁材料,被稱為「磁王」。富爾特的產品主要應用於電子產品、新能源電機等領域,比如手機的振動馬達、智能電錶磁感應繼電器、大功率工業節能電機等。

坐落於工業園區的江西金力永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因習主席的到訪備受關注。業內人士認為,這家企業同樣是贛州稀土行業轉向高端應用的一個縮影,其生產的永磁材料被廣泛應用於風力發電、汽車零部件、節能變頻空調、機器人等領域。

國家鎢與稀土產品質量監督檢測中心的樣品展台 李昊 攝

「資源類的產品價值比較低,而產品應用是附加值和利潤相對更高的環節。」喻璽對記者介紹說,為了向高端產業鏈靠攏,富爾特每年投入5%以上的收入用於研發,同時與北京和江西省的高校合作,開發稀土永磁材料生產的新技術。如今,該公司已經獲得32個和永磁產品相關的專利授權。

人才培養和儲備是關鍵

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大型國有稀土企業市場部負責人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專注於生產永磁材料的稀土企業在贛州大概有三四十家,近年來,政府出台了一些鼓勵性政策,比如推出土地租賃與稅收優惠。而中下游企業則以每年大約20%的速度在增加。「贛州的工業基礎較薄弱,終端應用其實不是特別多,應用的配套產業鏈也沒有拉起來。」這名負責人表示,在軍工、航空航天等尖端領域的應用方面,我國稀土發展水平還落後於美國、日本等。

另一名稀土公司人士在採訪中以永磁電機舉例說,目前國內工業領域使用的大部分是電力磁電機,永磁電機市場份額僅占5%。在一些西方已開發國家,這一比例能達到30%。「在高科技應用方面,我國缺乏對材料的基礎性理論研究。」這名人士表示。

2018年,贛州稀土產業規模占全國總量1/3,其存在的高端應用不足問題同樣也是中國稀土行業的寫照。「永磁材料領域還有產能過剩的問題,市場競爭比較激烈,有的企業尚吃不飽,哪有精力做高端應用呢?我們也是前些年站穩腳跟後,才開始做研發的。」喻璽說,儘管如此,企業要有決心投入高端應用,「老做資源沒什麼意思」。

劉宜強告訴記者,要提升後端技術,最重要的是人才培養和儲備。喻璽說:「我們現在招收的員工大部分是學冶金或者新材料等大門類的。雖然也有江西高校專門設置磁性材料方向的研究生學科,但這還是比較小眾,我們要找到對口的高精尖人才很有難度。希望政府層面能夠重視人才的引進與培養。」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