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真身竟是一隻妖精?孫悟空道出玄機,答案或藏在白虎嶺

2019年06月13日     618     檢舉

《西遊記》三十回有這樣一個故事。

當時唐僧一行途徑寶象國,因頂著大唐交流學者的頭銜,起初頗受到禮遇。但在招呼宴上,卻遇到了麻煩。原來,席間有位妖精,喚作黃袍老怪,本是天庭星宿奎木狼下凡,因前緣之故,同寶象國公主有了情感勾連。唐僧此前得罪了它,此怪一直尋機報復。席間,老怪站了出來,直陳座上高僧實為妖精,國王當然不信,笑出了眼淚。老怪正色道,此人乃虎精所化,陛下如若不信,臣這就叫他現出原形。國王笑著笑著,便不笑了,顯然,他被老怪嚴肅的表情嚇到了。

且看原著怎樣描述,「怪物道,借半盞凈水,臣就教他現了本相。國王命官取水,遞與駙馬。那怪接水在手,縱起身來,走上前,使個黑眼定身法,念了咒語,將一口水望唐僧噴去,叫聲,變!」

可憐那唐僧尚未反應過來,心中方起納悶,你這個噴子,怎朝著我噴口水,卻真箇變作一隻斑斕猛虎。

那隻虎生得——白額圓頭,花身電目。四隻蹄,挺直崢嶸;二十爪,鉤彎鋒利。鋸牙包口,尖耳連眉。獰猙壯若大貓形,猛烈雄如黃犢樣。剛須直直插銀條,刺舌駙駙噴惡氣。

不用說,陪同晚宴的文武百官嚇壞了。

幾位較為膽大的武將,領著將軍校尉一擁上前,揮著兵器就是一通亂砍。斑斕猛虎掙了一陣,被趕進了鐵籠子裡,關了起來。

【二】

凡人化虎的故事,其實非《西遊記》才有。

《淮南子》就有記載一則奇事,春秋戰國時期,有個人名叫牛哀,本來身體挺好,不知何緣故,竟七日臥床,其兄前來探病,卻見床上臥著一隻猛虎。顯然,猛虎為牛哀所化。這位倒霉的兄長,方不及逃跑,便被猛虎咬死了。

及至北宋的《太平御覽》,收錄一則更為瘮人的故事,摘抄如下,「滎陽鄭襲,晉太康中,為太守門下騶。忽如狂,奄失其所。經日尋得。裸身呼吟,膚血淋漓。問其故。社公令其作虎,以斑皮衣之。辭以執鞭之士。不堪虓躍。神怒,還使剝皮。皮已著肉。瘡毀慘痛。旬日乃差。」

也就是說,晉代太守鄭襲門下有一位趕馬的司機,曾被社神捉去做虎,並將虎皮披於身,司機不從,社神怒不可遏,便將虎皮活生生剝下。此時虎皮已同肉身長在一起,司機生不如死,後靜養了半月,才稍微恢復了些元氣。

這其間,都能看到唐僧化虎的影子。可見,《西遊記》作者的蒼勁筆力,對民間既有素材信手拈來,又能準確拿捏加以整合。只是相較於鄭襲痛徹心扉的皮肉之苦,身為佛祖取經代理人、細皮嫩肉的唐朝胖和尚,所遭受的磨難已然小上許多。

【三】

唐僧何故有此一難,就不得不提之前的白虎嶺故事了。

取經人一行,途經寶象國之前,就到一處荒郊,喚作白虎嶺。白虎嶺上住著一隻妖精,俗稱白骨精,她是要準備吃唐僧肉的。當然,取經團的金牌保鏢孫悟空是不會同意。

這個故事的發展,婦孺皆知,唐僧因受白骨精蠱惑,趕走了孫悟空。寶象國中,正是因為孫悟空的缺席,最終導致唐僧有了樊籠之災。

不難看出,小說情節設計里的環環相扣。白虎嶺上本無虎,只因唐僧動了嗔念,以一己好惡放逐了主持正義的孫悟空,無形中便放出了心中猛虎。寶象國唐僧化身為虎,正是佛教里因果報應之說。

【四】

值得一提的是,《西遊記》小說里,唐僧曾先後三次放逐孫悟空。

第一次,唐僧在兩界山下,收服了孫悟空。又因悟空棒殺了六位剪徑的強盜,便要同他分道揚鑣。這次衝突,可以看做師徒初次磨合的一個小插曲,而且唐僧也非真要趕他走,故不能算數。而後兩次,一次在白虎嶺,一次在楊家嶺,唐僧均動了要同孫悟空徹底切割關係的念頭。相較於孫悟空寧可遭受緊箍咒的折磨,也要堅持心中的正義,不歡而散的過錯方,顯然是在不明事理的唐僧。

因果報應的邏輯下,唐僧無疑要為自己的錯誤買單。

寶象國化虎自不必說,楊家嶺上,唐僧同樣遭到飛來橫禍,驅逐了孫悟空,卻引來了六耳獼猴,挨了結結實實一棒,差點背過氣去。

這個時候,再看唐僧寶象國脫難的情形,頗有寓意了。

豬八戒忍辱負重,花果山請回了孫悟空,戰退了奎木狼。師兄弟數人來到樊籠之前,看見籠中唐僧模樣,悟空耐人尋味地說道,「師父啊,你是個好和尚,怎麼弄出這般個惡模樣來也?你怪我行兇作惡,趕我回去,你要一心向善,怎麼一旦弄出個這等嘴臉?」

顯然,這是《西遊記》作者借著孫悟空之口,好好地揶揄了唐僧一把。興許,掛著偽善的嘴臉行所謂正義之事,才是最真實的作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