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割據稱雄數十載,與馬騰曹操都交過手,一直奮戰至古稀之年

2019年06月13日     385     檢舉

今天的三國成語故事見於《三國演義》第五十九回,發生在關中之戰期間,相關人物分別為馬超、韓遂和楊阜。原文如下:

正在危急,忽西北角上一彪軍殺來,乃龐德、馬岱也。二人救了馬超,將軍中戰馬與馬超騎了,翻身殺條血路,望西北而走。曹操聞馬超走脫,傳令諸將:「無分曉夜,務要趕到馬兒。如得首級者,千金賞,萬戶侯;生獲者封大將軍。」眾將得令,各要爭功,迤邐追襲。馬超顧不得人馬睏乏,只顧奔走。從騎漸漸皆散。步兵走不上者,多被擒去。止剩得三十餘騎,與龐德、馬岱望隴西臨洮而去。曹操親自追至安定,知馬超去遠,方收兵回長安。

眾將畢集。韓遂已無左手,做了殘疾之人,操教就於長安歇馬,授西涼侯之職。楊秋、侯選皆封列侯,令守渭口。下令班師回許都。涼州參軍楊阜,字義山,徑來長安見操。操問之,楊阜曰:「馬超有呂布之勇,深得羌人之心。今丞相若不乘勢剿絕,他日養成氣力,隴上諸郡,非復國家之有也。望丞相且休回兵。」操曰:「吾本欲留兵征之,奈中原多事,南方未定,不可久留。君當為孤保之。」阜領諾,又保薦韋康為涼州刺史,同領兵屯冀城,以防馬超。

按照小說的情節發展,關中之戰爆發後,馬超、韓遂遭到曹操的痛擊,提出求和的要求。曹操採納謀士賈詡的計策,佯裝同意二人的要求暫時休戰,暗中離間馬超和韓遂。曹操的計策果然成功,馬超與韓遂發生內訌,曹操趁機發動總攻,重創叛軍。馬超身邊僅剩龐德、馬岱等三十餘人,被迫逃往隴西臨洮。韓遂在與馬超的火併中被砍斷左手。曹操見狀,授予韓遂西涼侯。至此,關中之戰以曹操的勝利而告終。

本文要介紹的成語,是文中提到的「人困馬乏」, 意為人馬疲倦睏乏,形容體力疲勞不堪。這也是由《三國演義》作者羅貫中所首創的一句成語。

與小說中馬超與韓遂內訌的諸多細節相比,歷史上有關兩人內訌的記載非常簡略。據《三國志•馬超傳》載:「曹公用賈詡謀,離間超、遂,更相猜疑,軍以大敗。」而在《三國志•武帝紀》中也是簡單地提到:「韓遂請與公相見,公與遂父同歲孝廉,又與遂同時儕輩,於是交馬語移時,不及軍事,但說京都舊故,拊手歡笑……超等疑之。他日,公又與遂書,多所點竄,如遂改定者;超等愈疑遂。公乃與克日會戰,先以輕兵挑之,戰良久,乃縱虎騎夾擊,大破之,斬成宜、李堪等。」從這兩段記載來看,儘管賈詡的離間計成功,但馬超與韓遂似乎也並未發生如小說所言的火併。

說到韓遂這個人物,在漢末諸侯當中稱得上是資格最老的一個。三國志•武帝紀》注引《典略》載:「(韓)遂字文約,始與同郡邊章俱著名西州。(邊)章為督軍從事。(韓)遂奉計詣京師,何進宿聞其名,特與相見,遂說進使誅諸閹人,進不從,乃求歸。」從這段記載來看,韓遂不但是漢末西北名士,擔任涼州的計吏,還到過京城與大將軍何進見面。《三國志•武帝紀》提到:「(曹操)公與遂父同歲孝廉。」從曹操對韓遂的態度來看,很可能與韓遂也有過一面之緣。

韓遂從朝廷的官吏變成叛軍首領,大致在靈帝中平元年(公元184年)前後。《後漢書•董卓傳》載:「北地先零羌及枹罕、河關群盜反叛,遂共立湟中義從胡北宮伯玉、李文侯為將軍,殺護羌校尉泠征。伯玉等乃劫金城人邊章、韓遂,使專任軍政,共殺金城太守陳懿,攻燒州郡。」在被俘之後,韓遂不但沒有被殺,反倒成了這支叛軍的首領。韓遂集團的發展經歷了近二十年,期間不但在西北地區與馬騰集團爆發多次衝突,還與李傕、郭汜等涼州割據勢力有過交鋒。曹操控制中原地區後,授予韓遂征西將軍一職,目的是為了穩定韓遂,防止韓遂向中原地區滲透。

獻帝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關中之戰爆發。韓遂與馬超等多支西北割據勢力聯合對付曹操。這次戰役的過程大家都比較熟悉,這裡就不再贅述。至於說到韓遂的最終結局,歷史與小說截然不同。按照小說的說法,韓遂被馬超砍掉了左手,後來歸順曹操,被授予西涼侯,算是安度晚年。但在真實的歷史當中,韓遂的結局則要悲慘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