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觀瀾 語不驚人斯不休,韓國瑜怒懟「一國兩制」意欲何為

2019年06月18日     1,928     檢舉

一個人只有懷著深仇大恨,才會咬牙切齒地發出毒誓。

就在幾天前(6月15日),韓國瑜在台灣雲林縣出席第三場造勢大會。在談到「一國兩制」時,他說:「如果我有機會當上『中華民國總統』,有機會帶領台灣,我保證『一國兩制』絕對不會在台灣這塊土地出現,除非(加重語氣並停頓)、除非(再一次加重語氣並停頓)、除非(第三次加重語氣並停頓)Over my dead body(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說實話,筆者看到韓國瑜這段講話的視頻時,是大吃一驚的。

這得有多深的仇、多大的恨,才能說出如此狠毒的咒語!這樣的毒誓,恐怕連蔡英文也發不出來。

雖然吃驚,但對於韓國瑜口出惡言背後的動機,還是要分析分析。

首先,「一國兩制」在台灣已經被污名化。不但綠營反對,藍營也不認同。筆者在之前的評論中認為是綠營裹挾著國民黨反對「一國兩制」,國民黨是被動的。有台灣朋友不認同筆者的判斷,認為在這個話題上,綠營和國民黨是一丘之貉。不論如何,台灣政壇綠營和國民黨,在看待「一國兩制」這個問題上,立場、觀點是一致的,不認同、不接受。

其次,與其他政治人物相比,韓國瑜有一個「短處」被對手抓住了,就是他前不久到大陸訪問時,曾到香港中聯辦參訪。

台灣政治人物到香港的時候,順便到中聯辦坐一坐、聊聊天,本來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韓國瑜不是第一個,綠營的人也有去過中聯辦的。但是,韓國瑜的中聯辦之行被綠營放大了,認為他進這個機構,標誌著他認同香港的「一國兩制」,加上最近香港因為修改逃犯條例引發的風波,就使得韓國瑜更像是有了原罪一樣,被對手追著打。

更要命的是國民黨內部還有人背後給了韓國瑜一拳。郭台銘一方面說香港的「一國兩制」是失敗的,同時說早就勸韓國瑜不要去中聯辦。韓國瑜一聽就急了,說你沒勸過我啊。郭台銘則緊咬不放,說我干企業40多年了,我的記憶力是沒有問題的。

第三,在已經開打的2020大選中,蔡英文一方一定會升高兩岸對抗,對「一國兩制」的詆毀和汙衊會越發肆無忌憚。

基於以上三個原因,韓國瑜才表現得比綠營、比蔡英文還要激進,不惜發出毒誓,以便和「一國兩制」徹底劃清界限。

在筆者看來,韓國瑜此舉,過分了,大可不必。

第一,韓國瑜此舉,是善惡不分。「一國兩制」的前提是和平統一,是和平。與「武統」論相比,「一國兩制」體現的是大陸的善意。大陸表達善意,你回以惡言惡語,是為善惡不分。

第二,韓國瑜此舉,讓大陸和高雄的經貿、文化、旅遊交流即刻陷於十分尷尬的境地。如果筆者記憶沒錯的話,韓國瑜上一次大陸之行,拿走了50億新台幣的訂單。現在你如此的惡言相向,讓這些已經啟動的雙邊交流還怎麼繼續下去。大陸人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大陸人還不至於卑賤到舔著臉把錢送上門,然後還要被你罵個狗血淋頭吧。

第三,韓國瑜此舉,也讓國民黨與大陸的交流陷入尷尬的境地。就在韓國瑜怒懟「一國兩制」的第二天,6月16日,海峽論壇在廈門開幕,國民黨方面是副主席曾永權出席。雖然賓主雙方隻字未提韓國瑜頭一天的講話,但是這件事已經發生,韓國瑜的話已出口。如果,筆者說的是如果,現場有大陸的嘉賓忍不住就此事向曾永權發問,恐怕曾副主席會很難堪。好在大陸方面還算克制,至少筆者沒有看到這方面的信息。

此次台灣大選,藍營最熱門的兩個人,郭台銘已經失言好幾次了,韓國瑜這一次失言,其副作用遠遠超過了郭台銘。從這個角度講,郭和韓作為政治人物,確實還缺少必要的歷練,還欠成熟。

不知道接下來,這兩位還會發出什麼樣的驚人之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