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古墓不僅出土了寶書《孫子兵法》,還出土五本鮮為人知的奇書

2018年04月08日     17,292     檢舉

1972年4月10日,這本是平平靜靜的一天,可是在山東臨沂銀雀山衛生部門基建工地上,偶然發現的一座古墓,卻讓這一天,成為全體文物工作者,歡欣雀躍的日子。

(本文所有圖片,全部來自網絡,感謝原作者,如侵犯您的權利,請聯繫本號作者刪除。圖片與內容無關,請勿對號入座)

臨沂城的南面約一公里的地方,有兩座隆起的小山崗,東崗名叫金雀山,西崗名叫銀雀山,臨沂地區衛生局準備在銀雀山建一座辦公大樓,可是挖地基的時候,發現了一座古墓,隨著臨沂文物局專家的到來,在這座墳墓中,只是出土了一些價值不高的漆木器、陶器、銅器和錢幣等隨葬物品。

隨著考古工作的深入,專家們發現,這座山崗上,並非只有一座秦漢時代的古墓,而是古墓甚眾,約有上百座之多,在一號和二號的古墓中,專家們驚喜地發現了一大批混在淤泥中的竹簡。

清理掉竹簡上的泥土,專家們竟發現了《六韜》、《尉繚子》、《晏子》、《墨子》等一大批簡書,最讓專家們感到興奮異常的是,他們竟找到了《孫子兵法》和《孫臏兵法》。

要知道,中國歷史上的兵書眾多,約有4000多部,可是最為出色的就是《孫子兵法》,可是它的作者是誰,卻讓專家和學者們爭吵了1000多年。

這兩部書一起出土,給世人一個非常明確的答案,《孫子兵法》的作者是吳王闔閭時代的孫武,而《孫臏兵法》就是齊威王時代的孫臏。

兩部書,是分別兩位不同的作者。而他們兩個,還有另外一層血緣關係:孫武死後百年,有了孫臏,孫臏應為孫武的孫輩。

《孫子兵法》號稱兵法智慧的源泉,它的出土,不僅可以補現在《孫子兵法》的不足和缺失,更難能可貴的是,該兵法的竹簡,更是向全世界展現了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

《孫子兵法》在銀雀山出土的這批秦漢竹簡之中,可以稱作是朗朗的皓月,讓同它一起出土的漢代竹簡,全都變得暗淡無光,其實,我們不談《孫子兵法》,其他出土的五「冊」(竹簡應該論卷、或者簡)奇書:《相狗經》、《曹氏陰、陽》、《風角占》、《災異占·雜占》和《漢武帝元光元年曆譜》也都堪稱寶貝。

小編從不迷信專家,更不隨波逐流,是一個不盲從,肯分析的人,小編在以前的文章中,曾經這樣說過多少次:古墓中,出土什麼奇珍異寶,這事基本和我等升斗小民無關,為什麼這樣說,小編給您舉一個例子,兵馬俑是好東西,能到兵馬俑的前面,和它照相,並摸他一把的只有外國元首身份的人,我等小民要是想跳進俑坑,摸一把兵馬俑,不好意思,等待你的後果,一般不會太樂觀。

故此,小編強調,我等升斗小民,最期盼的事情,莫過於古墓中出土一些和文化沾邊的竹簡,因為那上面的知識,誰都可以去學習、掌握和利用。

1、

是非常親民的一本書,古人養狗相狗的目的,是找到一條好狗,看家護院,狩獵放牧,故此,研究秦漢時代的《相狗經》,歸納總結出裡面有用的東西,對今日喜歡養狗的讀者,確實是一件功德無量的好事情。

2、《曹氏陰、陽》這是一本總論陰、陽的書籍,比如以天為陽,地為陰,梁啟超先生,曾經有過這樣的斷言:(陰陽術)其始蓋起於燕齊方士的提法是相當正確的,而《曹氏陰陽》就提供了有力的佐證。

3、《風角占》「風角」是一種非常古老的術數。它根據風向、風速、風力、風色及起風的時間等等,對人事福禍進行推演的一門預、測之術。

4、《災異占·雜占》古人由於對自然知識的缺失,面對「風、雨、雷、地震和山洪」等無力抗拒的災禍,便利用占、卜術,來趨吉避凶。而雜占,就是萬物可占,雖然這種沾滿了迷信色彩的占、卜術,現在看來,已經沒有多少科學價值了,但歷史就是歷史,不管你是承認它,還是鄙視它,它都巋然而真實地存在。

5、《漢武帝元光元年曆譜》這本書,是我國發現的最早、最完整的歷譜,它的發現,對曆法的研究,不僅有積極的意義,而且還提供了實物的佐證。

銀雀山漢墓的墓主默默無聞,可是因為他的殉葬品中,藏有如此眾多,珍貴的竹簡,讓我們對這位墓主不由得刮目相看……您對後世文化的貢獻,賽過王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