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老大!去麻煩!杜月笙擺兩場子,一個玩霸王掌,一個玩紙包火

2018年04月09日     2,684     檢舉

杜月笙的兒子曾回憶說,住在台灣的時候,隔壁鄰居顧嘉棠(杜月笙小八股黨頭號人物)總是講當年在上海灘搶鴉片煙的江湖往事。在老黑幫分子心中,那才是真正的黑道風雲,光輝歲月。

人之常情,江湖中人總是對最初的所向披靡心存留念。

其實,顧嘉棠歷經江湖滄桑始終難忘的那段歲月,也正是杜月笙傳奇中最令人熱血澎湃、傳說最多的那部分。

男人的想像力用在這種地方是很過癮的,大傢伙就想吧!風雲變幻的上海灘,杜月笙帶著八個出生入死的兄弟,月高風黑,縱橫江面,一次又一次地得手,一次又一次地揚長而去——

而曾經雄霸上海灘的大八股黨卻只能呆立黑夜深處,哀嘆再哀嘆。

上一篇關於杜月笙的梟雄史,咱們講的是杜老闆如何磨刀,如何用六十塊大洋挖大八股黨牆角,進而和他們展開搶土大戰的江湖傳奇,今天咱們接著朝下講。

對於亂世梟雄來說,一腳踏進江湖,血腥廝殺在所難免,但廝殺之後的場面縱橫才是決定高下的關鍵。咱們今天要講的就是和大八股黨經歷多番搶土廝殺之後的杜月笙,一個在場面上梟雄縱橫的杜月笙。

有個事實必須得承認,歷朝歷代的梟雄一定是被時運垂青的那個人,杜月笙也不例外。

就在以沈杏山為首的大八股黨屢次吃癟的時候,發生了一件影響上海灘江湖格局的大事。1909年,由美國總統羅斯福倡議,13個國家41名代表參加的國際禁毒會議,也就是俗稱的萬國禁毒會在上海灘匯中飯店召開了。

會議最終達成了力行禁菸的9項決議,其中最重要的即是英美在公共租界開始禁菸。

對大八股黨而言,這是極其糟糕的一件事,因為他們的老窩在公共租界,他們賴以賺煙土黑金的各大煙土行基本也都在公共租界。

而黃金榮、杜月笙一幫迎來的卻是另一番處境。他們賴以生存的法租界並沒有動真格的意思,法國佬想的是英美在鴉片上撈夠了,撈出問題要收手了,正好他們藉機可以接著撈。

公共租界被迫關門,法租界暗地開門,如此一來,公共租界各大煙土行也就有了搬家到法租界的想法。

可話說回來,這又不是一件誰家想搬就能搬的事,因為再大的煙土行,頭上都有共同的老大,也就是一直稱霸上海灘煙土生意的大八股黨。

一邊是不想把嘴裡的肥肉吐出來,一邊是肥肉在嘴邊不可能不吞,也就是說,沈杏山的大八股黨和杜月笙的小八股黨為此必將掰一掰手腕。

這手腕一旦掰下去,究竟會是一場不見刀槍的博弈還是一場真刀真槍的廝殺?

論實力,此時的大小八股黨其實是實力相當的,所以這最終考的是兩方大哥的心力深淺。

仗著自身以往的江湖實力,沈杏山一度覺得杜月笙絕不敢徹底撕破臉,雙方談判的結果一定是握手言和,合夥分利。但在杜月笙看來,接下來的見面根本就不是談判,甚至鴻門宴都不算。

它只能是杜上沈下的江湖洗牌。

杜月笙的理由很簡單,沈杏山不僅老了,而且腳上穿的鞋太貴重了,而小八股黨正好相反,不僅殺氣正隆,而且腳上無鞋。

實力相當的博弈在真正的高手眼中就是這麼簡單,就看你的心力能不能看到那最關鍵的要害。

還有,你能不能徹底地相信你所相信的。

所有關於杜月笙和黃金榮的江湖舊事中,必會提到公共租界四馬路倚虹樓里那一場不見刀光卻又說一不二的宴請。

這地點是杜月笙定的,在對方的勢力範圍內向對方下死手,此一點足以說明杜月笙對這場博弈爭鬥的內心自信——如果在這個局面下,你沈杏山軟了,那你就是徹底敗了。

而沈杏山見宴請地點設在自己的勢力範圍,想的則是杜月笙不過如此,而他自己還是上海灘那個無人敢動的大哥。

為了告訴杜月笙這一點,沈杏山特意沒有帶手下。

從江湖道行上講,沈杏山所謂的江湖自信不過是杜月笙製造出來的。

這種被他人製造出來的自信,往往是不堪一擊的。

就這樣,倚虹樓里的宴請開始了。

讓沈杏山沒想到的是,這場宴請甚至連鴻門宴的過場都沒有,杜月笙幾乎是開門見山地向他宣布,公共租界的煙土行他們是吃定了。

沈杏山一度還想和杜月笙、黃金榮論一論江湖道理,哪知道這個時候,黃金榮以法租界大哥的名義上去就給了沈杏山一個大嘴巴。

這個大嘴巴是杜月笙事前為黃老闆安排好的。

可以這麼說,在這場宴請中,所有的江湖博弈都在這個霸道的大嘴巴里了。

上來就叫板,而且還是叫死板!除非對方真有死拼的勇氣,否則一個意料之外、一個左思右想就能讓對方瞬間敗下陣來。

這就跟兩人干仗是的,老說「你再說一句」的都不是真敢玩命的,上來一句廢話沒有直接朝死了掄的,對方只要心裡有一絲雜念,往往都接不住。

不講任何道理才是江湖上最大的道理。

沈杏山就這麼敗了,敗到回家之後都感到後怕,最後怕到跑外地躲了很長時間才又重新回到上海灘。

然而,對杜月笙而言,一巴掌滅掉沈杏山容易,就此真正稱霸上海灘卻還僅僅是個開始。

與沈杏山的博弈取得完勝後,不久,更大的麻煩出現了。

鑒於各方強烈要求禁毒的呼聲,取代滿清上台的北洋政府隨後也多次下達了禁菸令,加之有萬國禁菸決議在那裡擺著,杜月笙一幫雖說有法租界在前面擋著,但應對不當,依舊有可能引出意料不到的麻煩。

梟雄縱橫亂世,尤其是混險道的,怎能沒有紙包火的江湖手段!

在杜月笙的梟雄史上,搞定北洋政府禁菸專員幾乎是和滅掉沈杏山同步進行的,也有這種說法,杜月笙利用禁菸專員張一鵬給還沒徹底散架的大八股黨點了一把不小的火,把那些還想著跟大八股黨混的小煙行燒了個精光。

在當時,染指煙土生意的江湖中人,一見到來滬的張一鵬幾乎都是一個路數,塞錢然後指望張一鵬當睜眼瞎。

對手腳並不幹凈的北洋大員來說,當睜眼瞎沒問題,但屁股一點不擦,大總統徐世昌交待下來的事一點不辦,那回去也不好交差。

回去不好交差,那也就意味著這事並沒有完,張一鵬的官位能不能保住不重要,重要的是極有可能還會有其他的禁菸專員前來上海灘接著找麻煩。

所以,對幾乎已是上海灘煙土龍頭的杜月笙來說,擺平這事,必須得拿出紙包火的擦屁股手段來。

於是,有別於倚虹樓的另一場宴請又登場了,這次,杜月笙把場子設在了一品香旅社的套房裡。

把場子設在套房裡,不言自明,這場宴請相當的葷腥。

這一次,杜月笙的過場依舊不多,幾句寒暄後,他又一次直奔了主題,杜月笙說,這次張專員來滬,想必是遇到了不少麻煩吧?

這一問,果然問到了張一鵬心坎里,張對杜月笙說,實不相瞞,敝人到滬數日,連煙土的影子都不曾見到,這如何是好?

聽了這話,杜月笙一點彎子不饒直接揭底,他說,想必張專員也知道,在上海灘做煙土生意,但凡有些實力的,必定都有靠山。他們仗著靠山硬藏不說,張專員是無處可動,也是無人能動。

怎麼辦?

他人不論,我杜某人絕不能讓張專員空手而歸,我這有一百箱煙土送給張專員處置,此外,還有一份上海灘煙土行的名單奉上。請張專員放心,杜某人奉上的名單都是動了必定無事的。

完了,大洋送上,一品香的美女殿後。

啥是紙包火的江湖手段?

在殘酷的江湖上,小角色從來就是大佬遇事擦屁股的草紙。對杜月笙來說,這一手連割肉都算不上,該拔毛拔毛,該弱肉強食弱肉強食罷了。

經杜月笙這麼一搞,局面別提有多爽快了,事辦了,屁股擦了,還指望著跟大八股黨混的小角色也收拾了,北洋權貴朋友交上了,未來的麻煩也掃除了——再有禁菸這檔子事,原樣再來一道就是了。

很多事情就是這樣,當局者迷。

迷在哪裡?

一旦碰到了自己的利益,智商情商立馬直線下降,腦子裡想的不是死扛就是躲藏。當時還沒徹底散架的大八股黨即是如此,他們一味地就是想拿錢把這事給堵死,就是想不到繞個彎子去疏通疏通——

強敵被滅了,麻煩被掃除了,杜月笙真梟雄的雛形就這麼顯身了。

下面就是考驗梟雄境界的時候了,所以杜月笙的故事還沒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