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下的人性,有人隨意屠殺同胞,有人殺人時故意把槍打偏

2018年04月09日     2,209     檢舉

1942年11月下旬的一天,遼寧省凌源縣境內的抗日軍隊住在達魔洞南台子經過兩天的準備,決定要懲罰該縣老達杖子的偽警察。這天晚飯後當地村民集合起來配合部隊行動,他們分數路向老達杖子開進。台南子村的群眾,楊一平,楊占一,楊占寬等十來人帶著巨斧和鉗子等工具,跟隨一支部隊將沿途電線桿全部鋸倒,切斷電話線,讓敵人無法通訊。

到半夜的時候部隊包圍了老達杖子警察所,裡面的警察抵抗無力,又沒有辦法通知日本人來救援,為了保命,只得俯首就擒交出15支大槍和彈藥等物品,包圍警察所的抗日軍人也沒有為難他們,收了槍枝和彈藥後,對他們教育警告一下就全部放了。

不過一個警察所的武器全部被繳,這對日偽政權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打擊,他們不可能不報復的。12月初日寇憲兵和偽警察討伐隊就包圍了達摩洞,把東西莊、南台子的群眾全部趕到河套邊,強迫他們跪在沙石上,男女老少200多人遭到日寇的輪番毒打和拷問。

日本人問他們抗日軍隊跑到哪裡去了,誰跟抗日軍隊有聯繫,沒有人回答。日本人就把牌長馬占先的衣服扒開,打掉他的牙齒,弄得滿臉都是血,但是任憑日寇如何毒打,他回答得很肯定,說根本不知道抗日軍隊去了哪裡。在場的人也跟馬占先一樣堅決說不知道。

見沒有人願意招供,日寇便把現場的一百多男人帶走,關押在香窪西溝,日寇不給他們飯吃,連夜拷問被捕群眾,他們先從人群中抓出程相,用棍棒打,皮帶抄抽,又把他裝在麻袋裡摔,幾乎用盡了他們能想得到的各種酷刑,但是程相卻一聲不吭,日寇沒有辦法,把程相放到一邊,又找了一個小學老師。

日本人以為教師吳敏智膽子小,可以從他身上找到突破口,誰想不管是甜言蜜語的誘惑還是用棍棒毒打,吳敏智也不開口,惱羞成怒的日寇又把他綁在板凳上灌涼水,用刺刀扎破他下巴和耳朵,吳敏智全身鮮血直趟,但他還是什麼都不說,日本人折騰了一個晚上都沒有所獲,便從被捕群眾中挑出8個人,帶到監獄裡去關押。那8人被關了兩個多月,才得到釋放。而其他幾十名群眾則被押送到佛爺洞。

在押送過程中日偽軍就一路殺人,先是在梯子嶺殺死了被折磨得無法行走的臧秉會,到了楊杖子又殺死陳奇。再到二道梁子時偽軍官又下令要槍殺何紹會,好在何紹會碰到了一個好人,那個執行者讓偽軍官帶著隊伍先走,他悄悄跟何紹會說,等下我往旁邊打槍,槍響後你就往溝下面倒,何紹會才得以死裡逃生。而其他被捕者則多數被送到了礦山去當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