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正預演140年前逆天工程,五個三峽都比不上,印度又要崩潰了

2018年04月10日     24,606     檢舉

雅魯藏布江

近日,據媒體報道,一個因中國經濟水平發展而停滯140年前的逆天工程已經進入預演階段,而這對中國基建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這個工程無論是從資金、技術、建造難度都是前所未有的,此外還要兼顧諸多因素,那麼這個逆天工程到底可行嗎?

據了解,「藏水入疆」最早是由清朝官員左宗棠提出,其後林則徐為了解決灌溉難題發明了與長城比肩的坎兒井工程,中國自古以來對屋脊之巔水資源的利用從來都沒忽略過,隨著經濟的發展和環境的變化,加大淡水資源開發成為當下最有效的突途徑。

「藏水入疆」工程

據2018年官方媒體報道,中國「紅旗河」西部調水課題在北京舉行了第二次專家研討會,就「紅旗河」工程的重點、難點進行了詳細探討,而紅旗河是由南水北調西線工程發展而來,旨在解決新疆西部地區生產生活水資源短缺的問題,為西部大開發提供資源支撐。

眾所周知,地球由71%的水資源覆蓋,但其中可利用的淡水資源僅占2.53%,甚至在這2.53%的淡水資源中有87%處於人類難以利用的極地冰雪、凍土層地帶。而有著亞洲水塔之稱的青藏高原地區,每年都有用之不竭的淡水資源流向國外,如果能將這個世界水龍頭利用的更加合理,那麼中國整個西部地區沙漠變綠洲,不毛之地變成寸土寸金的寶地也就不無可能了。

印度總理莫迪

中國這個工程遲遲沒有動手主要是考慮到整個工程的可行性和周邊國家的輿論影響,中國一旦拿回屬於自己的水資源,那些受中國恩澤多年的印度、孟加拉等國必然會有所影響,尤其是印度估計會進一步在國際上上演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把。

在重新分配水資源案例中,中國並不是獨有的國家,受南北氣候影響,美國從1919年研究跨流域調水,不惜60餘年完成了中央河谷工程,一舉解決了南北淡水資源差異性問題。而中國南水北調東線、中線一期工程已經完工發揮作用,而西線工程正處於規劃中。

三峽大壩

中國藏水入疆的紅旗工程之所以稱為逆天工程,是由於地形和地質影響,每公里打通隧道的施工成本最少需要10億人民幣,按照工程師預估僅1000公里隧道就要花費1萬億人民幣,而相比三峽工程2000億的造價,五個三峽都比不上這個逆天工程,更何況完工後每年100-150億噸水的引流費用也是天文數字。

綜上,中國若實施這一逆天工程,對生態環境必然會有所影響,以中國的基建能力以及累積的經驗,在經濟和技術方面毫無壓力,現在就剩值不值得和是否顧慮下游國家的問題了。(疆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