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諸子︱鬼谷子到底是何方神聖

2018年04月11日     6,448     檢舉

「鬼谷子」這個稱呼給人一種神秘感,似乎此人有神鬼莫測之術。特別是在明清以來的小說中,鬼谷子更是被塑造成一位神仙般的人物。其實歷史上的鬼谷子同孟子、荀子一樣,只是一位學者,他聚眾講學、著書立說,並留下了一部《鬼谷子》傳世。

鬼谷子的真實姓名

「鬼谷子」的稱呼最早見於西漢晚期劉向編輯整理的《說苑》,至於《史記》、《論衡》等書則稱其為「鬼谷先生」。這兩個稱呼原本沒什麼問題,但是唐宋之後,一些人覺得「鬼谷」不像是姓氏,於是開始編造鬼谷子的「真實姓名」。如五代時期杜光庭《仙傳拾遺》說「鬼谷先生,晉平公時人,隱居鬼谷,因為其號。先生姓王,名誗(讀chán),亦居清溪山中」。元雜劇《龐涓夜走馬陵道》說鬼谷子「姓王名蟾,道號鬼谷先生」。這一名號後來又訛寫作王禪、王詡、王栩,小說和評書中更是尊稱鬼谷子為「王禪老祖」。

鬼谷子石像

實際上,「鬼谷」應該是複姓。上古時期姓和氏是分開的,到戰國時期姓、氏逐漸合而為一。古姓只有姬、姜、姒、嬴等三十個左右,而衍生出來的氏則成百上千。「氏」可以用來區別不同的宗族支脈,「命氏」的方法有很多:司空、司馬、太史等氏是根據官名;巫、祝、陶等氏是根據職業;向、施、皇甫等氏是根據這一支脈祖先的名字;還有很多氏則是根據貴族封地或居住地的名稱,如晉國大夫原黯受封於荀(今山西省臨猗縣境內),其後代便以荀為氏,晉國大夫士會受封於范(今河南范縣境內),其後代便以范為氏。鬼谷子的祖先應該就是受封或居住在鬼谷,所以就以鬼谷為氏。

由於先秦時代的一些姓氏在後代看來頗為古怪,如公羊、穀梁、左丘等,再加上這些姓氏的人極少見諸史籍記載,所以就有人懷疑這些姓氏是否真的存在過。宋代朱熹等人就認為《春秋公羊傳》的作者公羊高和《春秋穀梁傳》的作者穀梁赤並不存在,兩部作品都是漢代儒生所寫。萬見春則推測公羊、穀梁和「姜」字同一韻腳,所以這兩部書可能是某位姜姓儒生的作品。羅璧甚至說,公羊、穀梁兩姓,「考之前史及後世,更不見再有此姓」。這些宋人的說法當然並不可靠,中國現今仍在使用的58個複姓中就包含公羊、穀梁、左丘。「鬼谷」作為一個複姓消失較早,加上後人又覺得這兩字古怪,所以難免會產生誤解。

至於鬼谷子的名字,則早已失傳。先秦諸子中,如文子、楚子、丁子、子華子等僅存姓氏而名字失傳者甚多。這似乎也說明,鬼谷子的影響力與墨翟、孟軻、韓非等人比起來要遜色很多,以致在其他諸子的作品中竟未提及他的名字。

鬼谷子在何地授學?

許多人誤認為鬼谷子是隱士,所以想當然地推測鬼谷子應該在一個叫做鬼谷的地方授學,於是「上窮碧落下黃泉」地考證鬼谷到底在何地。

兩種影響較大的說法是潁川陽城(今河南登封東南告成鎮)和扶風池陽(今陝西涇陽縣西北)。唐代司馬貞《史記索隱》說:「扶風池陽、潁川陽城並有鬼谷墟,蓋是其人所居,因為號。」也就是說司馬貞猜測這兩處可能是鬼谷子的隱居地。南北朝時代的徐廣說:「潁川陽城有鬼谷,蓋是其人所居,因為號。」從「蓋」字可知,徐廣也只是推測。但是到了後代,很多人就將徐廣的推測變為確指了,如唐代杜佑《通典》記載告成縣(武則天改陽城為告成)時就說:「鬼谷,即鬼谷先生所居,在今縣北。」

此外,還有很多地方也出現了鬼谷子「遺蹟」。《史記·甘茂列傳》說甘茂「自殽塞及至鬼谷,其地形險易皆明知之」,於是陝西各地出現了很多關於鬼谷子的記載,從三原縣的清水谷到眉縣的太白山,都有鬼谷子故居,甚至在漢中褒城縣還出現了鬼谷子墓。魏晉時期的皇甫謐說鬼谷子是楚人,於是兩湖地區出現了大量鬼谷子隱居處。晉代的郭璞《遊仙詩》說鬼谷子隱居在「青溪」,於是浙江寧波、江西上饒也出現了鬼谷子「遺蹟」。類似情況還有很多,名人效應可見一斑。

其實,在《史記·蘇秦列傳》里明確寫著:「(蘇秦)東事師於齊,而習之於鬼谷先生。」也就是說鬼谷子是在齊國授學,而並非隱居在鬼谷。鬼谷只是鬼谷子遠祖的居住地或封地,世事變遷,鬼谷家族可能早已徙居別處。

至於鬼谷子在齊國授學的地點,極有可能是稷下學宮。稷下學宮始建於田齊桓公時代(前374-前356),位於齊都臨淄(今山東省淄博市)稷門附近,是諸子講學論道的學術中心。《鬼谷子》一書主要講怎麼和人打交道,所以鬼谷子不太可能閉門造車,多與同時代精英互相交流、溝通,對於寫作此書是大有裨益的。《鬼谷子·權篇》在談到如何遊說不同類型的人時說:「與智者言,依於博;與拙者言,依於辯;與辯者言,依於要;與貴者言,依於勢;與富者言,依於高;與貧者言,依於利;與賤者言,依于謙;與勇者言,依於敢;與過者言,依於銳。」顯然,只有與這些不同類型的人都打過交道,才能總結出如此精闢的理論。稷下學宮作為人才薈萃之地,自然是鬼谷子理想的選擇。

稷下學宮遺址

再有,一般認為《管子》成書於稷下諸子之手,而《鬼谷子·符言篇》和《管子·九守篇》的內容幾乎相同,或許就是身在稷下的鬼谷子或其門人也參與了《管子》的編撰。

鬼谷子的著作與後世形象

《鬼谷子》是否是鬼谷子的作品,爭議很大。唐代為《鬼谷子》作注的樂壹就認為「蘇秦欲神秘其道,故假名鬼谷」,張守節《史記正義》、《舊唐書》、《新唐書》等都贊成這種說法。他們的主要證據有:《漢書·藝文志》未收錄《鬼谷子》,但收錄了蘇秦《蘇子》三十一篇;《蘇子》佚文有些很像《鬼谷子》的篇目或正文;《鬼谷子》中的一些語句不符合先秦的語言習慣。

唐代柳宗元則認為《鬼谷子》是偽書,明代胡應麟、清代姚際恆更進一步從文章思想和語言習慣考證說此書是六朝時人偽造,梁啟超、錢穆等均贊成此說。

許富宏《鬼谷子集校集注》

近幾十年來,隨著對出土先秦秦漢文獻的深入研究,學界也重新對《鬼谷子》的真偽問題進行了審視,確定《鬼谷子》應該是先秦文獻。在先秦諸子作品傳承過程中,諸子的門人弟子往往會整理和進一步闡釋老師的思想,包括修改和潤色文字,所以《鬼谷子》中會存在秦漢時代的語言也很正常。《漢書·藝文志》沒有收錄的古書也有很多,如馬王堆帛書《春秋事語》、上博簡《孔子詩論》、八角廊漢簡《儒家者言》等等,所以《鬼谷子》未被收錄進《漢書·藝文志》並不能說明該書就是後世偽造,並且漢代文獻中也不乏徵引《鬼谷子》文句的例證。

《鬼谷子》中蘊含著豐富的道家思想,明代王世貞就指出《鬼谷子》所說的「捭闔張翕之機,大要出於老氏(即老子)」。於是鬼谷子與道教就產生了千絲萬縷的聯繫。鬼谷子的神話之路開始於魏晉南北朝時期道教的造神運動,以寇謙之、陶弘景為代表的道教人物受佛教影響,開始構建道教龐大的神仙體系,並將許多歷史上的名人和含有道家思想的人物納入到這個體系中來。陶弘景《真靈經業圖》將列鬼谷子為神道真仙的第四等左第十三位。隨著道教影響力的不斷擴大,鬼谷子也為越來越多的人所知曉。

華夏曆來就有托古自重的風氣,像鬼谷子這樣被神話了的人物,自然少不了有人借用他的名號來傳播自己的思想主張。夏丹妮統計了隋唐以來託名鬼谷子的作品,共有二十多種。簡單分類的話,道書有《關令內傳》、《關令尹喜傳》、《老子傳》、《還丹歌》、《李虛中命書》;兵書有《占氣》、《鬼谷天甲兵書常禳術》;五行數術有《白虎通五經訣》、《周易元悟髓決》、《射覆歌》、《五命》、《觀氣色出相圖》、《白虎經》、《了了經》、《玉函經》,命書有《珞琭子》、《前定數》、《鬼谷子遺文》、《鬼谷拆字林》、《鬼谷指心課》、《鬼谷指心課天鏡占書》、《相掌金龜卦》、《貴賤定格三世相書》、《天髓靈文》 。從這些書名不難看出,在後世人們的「努力」下,鬼谷子從一位研究縱橫之術的理論家,變成了兼通用兵之道、五行數術的隱士神仙、道教真人。

鬼谷子的門人弟子

漢代人的作品只談到蘇秦、張儀是鬼谷子的弟子。但隨著鬼谷子在後世被神化,他的弟子也變得越來越多。在元雜劇《龐涓夜走馬陵道》中,孫臏、龐涓也被當作了鬼谷弟子。明代茅元儀《武備志》中將尉繚子也視作鬼谷弟子。三人都屬兵家,也就是說原本屬於縱橫家的鬼谷子最遲在元明時期被塑造成了兵家人物。

蘇秦、張儀是否都是鬼谷弟子,其實也不好說。《史記》說蘇秦、張儀同時師從鬼谷子,東漢王充《論衡·答佞》還記錄了一則故事:「《傳》曰:「蘇秦、張儀從橫習之鬼谷先生,掘地為坑,曰:『下,說令我泣出,則耐分人君之地。』蘇秦下,說鬼谷先生泣下沾襟。張儀不若。」文中談到的《傳》是指代王充讀過的某本書,王充在寫此文時大概是忘記了這則故事出自哪本書,於是就用「《傳》曰」來代替,這是當時常用的筆法。在這些作品中,蘇秦、張儀是同窗。特別是由於《史記》所擁有的巨大影響力,兩千餘年來這種說法一直為大多數學者所信從,直到1973年,長沙馬王堆漢墓《戰國縱橫家書》的出土才改變了人們的看法。

根據現有史料可以得知,張儀活動時間大約是秦惠文王時期(前337年-前311年),公元前309年五月張儀卒於魏。蘇秦與張儀有過交集,《戰國縱橫家書》記載在公元前312年秦、魏、韓聯盟與楚、齊、宋聯盟的大戰中,蘇秦以門客的身份向時任楚國客卿的陳軫獻策如何打擊陳軫的政敵張儀。也就是說在張儀早已名震天下的時候,蘇秦還只是剛剛嶄露頭角的門客。蘇秦死於公元前284年樂毅破齊前後,上距張儀去世已經二十餘年,兩人在戰國的政治舞台上恰是「你方唱罷我登場」,所以他們不太可能是同窗。不過兩人依然可能都是鬼谷子的學生,畢竟孔子學生的年齡差距也達到了三四十歲。退一步說,至少蘇秦應該是鬼谷子的學生。上文提到,有很多人曾認為蘇秦才是《鬼谷子》的作者,足以說明兩人聯繫的密切。

蘇秦影視形象

最後,歷史上的鬼谷子到底有多厲害?其實鬼谷子只是一位研究縱橫之術的理論家。我們常說理論聯繫實際,而這句話的前提恰恰就是理論和實際是分離的。孔子、墨子、韓非子等人都提出了治國理政的一系列理論,但他們自己的政治實踐卻並不算成功。同樣,如果真的讓鬼谷子去遊說各國君臣,恐怕未必能取得蘇秦那樣的成就。正所謂「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