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者講述日寇監獄裡的酷刑,用辣椒水把人活活灌死

2018年04月11日     560     檢舉

1936年11月至1937年1月,盤踞在中國東北的日寇以「肅清東邊道」抗日組織為藉口,在遼寧省安東、鳳城、岫岩、寬甸、莊河、桓仁、通化等地瘋狂的搜捕愛國知識分子,進行血腥鎮壓,製造了震驚全國的大慘案。日寇在這起慘案中抓捕了300多人,而被抓者多為教育界人士,所以人們把它稱為「安東教育界大慘案」。這起慘案始於教育界,後還株連到了商界、財界,日寇在審訊這些知識分子的過程中就活活打死6人,最終結案的時候又有23人被處死刑。而實際上那些被抓,被殺的知識分子絕大多數都沒有跟抗日組織有任何聯繫。

以下是慘案的親歷者,銀行經理李介夫的受難經歷。他被抓後,日寇對其進行了持續數個月的審問,使盡了各種酷刑,但他堅持自己是清白的,最終挺過來。

李介夫是1936年11月初被抓的,被抓後日本人把李介夫帶到了監所里審問,李介夫回憶說,第一次審問他的有縣警務局的兩個指導員、憲兵隊小隊長及一名日本警察。日寇問李介夫知道為什麼逮捕他,李介夫說不知道。三個字一出口,竟觸怒了日本人,他們一聲怒吼,4人一起動手把李介夫捆了起來,吊在房樑上進行拷打,李介夫先是哀號痛哭,但沒一會就昏厥過去。

日寇見李介夫沒有動靜了,就把他放下,拖回床上叫來軍醫給他注射強心劑讓他活過來。但是李介夫醒來後又被拖去毒打,直到再次昏厥。

第一天終於在傷痕累累之後過去了,第二天早飯後日寇又開始審問李介夫,兩個日本憲兵加上一個中國翻譯,三個人又打了李介夫一整天,他再次昏迷。

到了第三天,日寇開始用辣椒水來灌她,一大碗辣椒水還沒有灌進一半,李介夫就承受不了,他氣息奄奄,呼吸失靈,失去了知覺。沒有得到有用的口供,日本並不想弄死他,又把他抬走注射強心劑,就如此循環進行拷打審問多日。有一天,李介夫在上廁所的時候碰到了同樣被抓的一個校長,校長告訴他說不能亂招供,否則會被打死,他告訴李介夫說他床位上原來住的是縣紅萬字會分會長,因為承受不住日本人的拷打,就就胡說認供,但被日本人查出是假的,便在很冷的一天,把他衣服剝光,捆在木凳上灌辣椒水,直到把他活活折磨死。

那個校長的交談提醒了李介夫,被打死也不能胡說,這一次交談堅定了他的信念,也間接的救了他,李介夫此後一直堅持說自己是清白的,在經歷了近半年的審問之後,日本人想不出辦法,只能把他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