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後的皇族:用5元的書包,穿30元的夾克,把一生積蓄捐了

2018年04月11日     9,319     檢舉

1911年12月

剛剛辭去監國攝政王職務的

宣統皇帝溥儀的父親載灃(1883-1951)

在將權力移交給袁.世.凱後

回到醇親王府家中

對著溥儀的親生母親瓜爾佳·幼蘭說

「以後,我可以在家抱孩子了!」

作為清朝武衛軍創始人榮祿的女兒

瓜爾佳·幼蘭一生都爭強好勝

聽到載灃如此不爭氣

不由得嚎啕大哭

作為一個末代皇族成員

瓜爾佳·幼蘭明白

大清帝國的最後末日

即將到來了

在中國歷史上

愛新覺羅·載灃家族是最後的皇族

今天,最愛君要來講講

關於這個末代皇族的故事

在這個末代皇族中

曾經出過三位皇帝:

載灃的祖父:是道光皇帝旻寧

載灃的二哥:是光緒皇帝載湉

載灃的兒子:是末代皇帝溥儀

載灃的父親:則是醇親王奕譞

載灃的母親:是慈禧的妹妹葉赫那拉·婉貞

末代醇親王:載灃。

作為晚清最為顯赫的皇族

載灃家族在辛亥革命後

也陷入了時代的巨大漩渦之中

清帝遜位後

作為末代醇親王的載灃一家

仍然居住在北京什剎海北岸的王府中

過著安逸舒適的生活

曾經擔任過軍機大臣的袁.世.凱的盟友

後來曾經擔任過民國總統的徐世昌評價說:

「大清之亡,不是亡於革命黨,而是亡在一班『小爺』們身上」

徐世昌的評價

指的是以載灃為首的一幫末代皇族小哥

對此,載灃倒也不以為然

載灃生性寬厚

汪精衛計劃刺殺他

他卻下令赦免汪精衛的死罪

認為是年輕人不懂事

「誤解了朝廷政策」

隨後還將汪精衛下令釋放

清朝滅亡後

1912年9月

孫中山到北京拜訪載灃

作為大清帝國的末代攝政王

載灃對孫中山說:

「我擁護民國,大勢所趨,感謝民國政府對我們的照顧。」

載灃與溥儀。

他如此說

內心也非常安逸

看破了革命與王朝的更替

清帝遜位後

主戰派的肅親王善耆發誓說:

「不恢復清室,永世不進北京城」

善耆還跑到天津等地組織宗社黨圖謀復辟

反觀作為末代皇帝溥儀的親生父親

載灃卻不願意參和這些事

儘管魄力不足、優柔寡斷

但對於政治形勢

載灃卻有著無奈之下的「明白」

1915年袁.世.凱復辟

載灃只說了兩個字:

「胡鬧!」

袁.世.凱死後

一直痛恨袁在戊戌變法中出賣光緒皇帝的載灃

在醇親王府里祭奠自己的二哥光緒皇帝

他說:

「天地公道,人心公道,袁賊逆天,已遭報應。」

1917年張勳復辟

載灃依舊很不感冒

不僅從頭到尾不參與

而且照例還是兩個字的評價:

「胡鬧!」

12天的張勳復辟鬧劇結束後

人們才看明白

這位末代皇爹在庸碌之下的隔岸觀火之清晰

載灃與香港總督合影:比較洋化的載灃,並無回天之術。

儘管載灃本人並不願參加復辟

然而溥儀的親生母親瓜爾佳·幼蘭

卻始終希望能復辟成功

為此她經常暗中聯絡各路軍閥

送給他們許多金銀財寶

沒想到錢卻經常被中間人騙得一乾二淨

當時

瓜爾佳·幼蘭經常託人購買房產土地

沒想到事後一查

才發現很多都是假地契

儘管貴為末代皇帝的親生母親

但進入民國後

瓜爾佳·幼蘭也時常被騙子們耍得團團轉

辛亥革命後

溥儀仍然長時間居住在紫禁城中

隨著年齡日益增長

溥儀經常頂撞紫禁城中輩分最高的端康太妃

結果端康太妃經常就拿瓜爾佳·幼蘭出氣

1921年9月30日

端康太妃在跟溥儀吵架後

竟然讓瓜爾佳·幼蘭

以及溥儀的老祖母在永和宮大殿跪了一個上午

心高氣傲的瓜爾佳受不了這口氣

當天回到醇親王府後

就回到臥室將鴉片摻著燒酒和金面兒

一起吞進肚中自殺

聽說母親去世後

溥儀在1908年進宮後

首次返回醇親王府

並鄭重對著母親的靈柩磕了三個響頭

然而作為父親的載灃

並不敢對溥儀透露瓜爾佳的真正死因

只是說瓜爾佳·幼蘭是死於「緊痰絕」

一直到多年後

溥儀才了解到母親的真正死因

性格剛硬的瓜爾佳·幼蘭最終自殺身亡。

對於自己這位不爭氣的哥哥

載灃的弟弟載濤曾經評價說:

載灃「遇爭優柔寡斷」

「做一個承平時代的王爵尚可,若仰仗他來主持國政,應付事變,則決難勝任」

對此,兒子溥傑曾經回憶說:

清朝滅亡後

載灃信奉恬靜無為:

「父親喜歡讀書,各種書報雜誌都看,經常讀的是史書,尤其是《資治通鑑》。晚年自號『書癖』,他有方圖章,刻的是『書癖』兩字;也愛看戲,喜歡看楊小樓、梅蘭芳、譚鑫培等人的戲。」

作為末代皇帝的親生父親和末代攝政王

載灃本人並沒有什麼權力慾望

對此他信奉的哲學是:

「有書真富貴,無事小神仙」

而他平生最喜歡的就是白居易的詩句:

「蝸牛角上爭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

隨富隨貧且隨喜,不開口笑是痴人。」

然而時代並不能給予他平靜

1932年偽滿洲國成立

溥儀一再攛掇父親載灃北上

但載灃卻不感冒

1934年

載灃短暫到長春看望兒子

在看到溥儀被日本人挾持後

載灃以絕食要求返回關內

溥儀跟日本人無奈

最終只得釋放載灃回到天津

載灃一生共有4個兒子

長子溥儀(1906年—1967年)

次子溥傑(1907年—1994年)

三子溥倛早逝(1915年—1918年)

當時

溥傑留在了長春

為了防止其餘的子女被利用

載灃堅持將四兒子溥任(1918年—2015年)

和兩個小女兒韞娛、韞歡留在身邊不放

以防止他們被日本人所利用

偽滿洲國的傀儡皇帝溥儀。

當時

作為末代皇族

滿清其他皇族成員在失去經濟依靠後

很多皇族生活日益窮困潦倒

儘管有不少人跟隨著溥儀到了長春

但仍然有不少皇族成員拒絕投靠「偽滿洲國」

當時,作為末代睿親王繼承人的金寄水

(愛新覺羅家族在辛亥革命後大部分改姓金)

此時僅靠著在北京圖書館當文抄員

以每抄小楷千字

獲兩角五分來艱難度日

然而當溥儀邀請他北上「滿洲國」時

金寄水卻毅然拒絕

他說:

寧可餓死街頭

也絕對不向做日本人兒皇帝的「石敬瑭」稱臣

對於那些不甘心投靠偽滿洲國的滿清皇族

他們的日子也非常艱難

末代睿親王中銓

甚至扒開了自己的祖墳、盜挖財寶維生

克勤郡王晏森

在將祖業變賣乾淨後

無奈下做起了拉洋車買賣

干起了「的哥」生意

而有的王公貝勒

甚至流落街頭

成了要飯的乞丐

在時代的巨變中

載灃也在艱辛維持著家業

1945年抗戰勝利後

溥儀、溥傑先後被捕

當時,北京城內紛紛傳言

所有的舊王府都要收歸「國有」

恐慌下載灃四處打聽

當聽說如果王府興辦教育機構

則可免予徵收後

1947年

載灃讓兒子溥任利用醇親王府里的空房子

辦起了私立競業小學

以求保住王府

1949年北平(北京)解放前夕

國民黨軍隊入駐醇親王府

並在裡面秘密設置監獄

面對大戰將至的陰雲密布

載灃也感覺到了王府的最終末日

北平解放後

許多機構都看上了醇親王府

面對時代巨變和家道的中落

此時載灃已無法保全王府

在此情況下

載灃最終以90萬斤小米的價格

將醇親王府出售給了政府

隨後一家人搬入一處胡同生活

1949年後,載灃被迫出售了醇親王府。

此前載灃的父親奕譞在世時

曾經有堂名「九思」,並自號「退潛」

信奉父親處世法則的載灃

也以此時時自警,如履薄冰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