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上首位女將軍:生在三千多年前,卻令現代女子都自愧不如

2018年04月11日     10,735     檢舉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Yolanda

野史評書里,「巾幗英雄」的形象,從來吸引眼球。許多演義故事裡英姿颯爽的女英雄們,常以其卓越的本領與盪氣迴腸的人生,千百年來享盡仰慕。當然,也常遭到一類吐槽——都是野史里編造的女英雄,中國古代男尊女卑,女人哪有這麼威風?

但是1976年,河南安陽殷墟一座保存完整的商代王室墓葬,卻將這類刺耳吐槽擊得粉碎:看!這就是中華民族歷史上,最老資格的巾幗英雄——商王武丁的王后,中國古代史上第一位披堅持銳的女將軍:婦好(好姓,古音zǐ,同子姓)。

就在這座陵墓之中一共出土了1928件隨葬品,其中有青銅器468件,玉器755件,骨器564件,數量巨大,種類豐富,是目前唯一能夠確定時間和身份的商王室成員墓葬。

這次的發現,讓我們認識了一位在悠久的歷史中,被時間掩埋的女政治家,軍事家,領導者。

君當如磐石,妾當如蒲草。父系社會中,這句詩應該是大多數女性的心理寫照,然而這位婦好,卻把自己活成了一株參天大樹,矗立於丈夫身側,共沐風雨。在出土的一萬片甲骨文記載中,僅關於她的記載就多達200片,在這些記載之中,圍繞她的不僅是商王的榮寵,更是其耀眼的戰功和卓越的政治才能。

歷史上從來不乏優秀的女性英雄,她們在政治,文學,軍事,外交等方面都做出了令人驚嘆的成績,而這位生活在奴隸社會裡,名為「好」的女英雄,卻在各方面都為以後的女性們開了先河。

一.政治地位高

婦好,好為姓,"婦"為親屬稱謂,所以都稱她為「婦好」。武丁一生有60多個妻子,其中有三個是正式的法定配偶,而婦好就是其中之一。

作為武丁的第一任妻子,她身份高貴,是王公貴族之女,而「婦」可能就是她所出生的子國。

《左傳》中說:「國之大事,在祀與戎」。

在商朝人眼裡,除了祭祀和打仗,其他的事,實在算不上什麼國家頭等大事。

「不問蒼生問鬼神」是殷商時期人們的一個顯著特點,他們對上天與鬼神充滿了敬畏與崇拜之情,所以一言不合就占卜,小到生病求醫,娶媳婦生孩子,大到國家大事,殺伐攻城。

占卜官作為可以與「神明」溝通的天選之人,不但要地位高,還要學識好,而當時商王武丁,經常讓婦好主持非常重要的祭祀活動並誦讀祭文。

這充分說明婦好有較高的文學素養,而且當時的地位也很高。

卜辭中記載婦好經常參與政務,而且武丁對婦好非常信任,經常派遣婦好外出辦事,包括慰問老人,抓捕奴隸等。

某種意義上講,婦好不僅是武丁的妻子,她還是下屬,她擁有自己的封地與奴隸,財產。在自己的封地之上,她擁有自己的部隊,經濟獨立,並年年給武丁進貢。

她曾向商朝進貢50件占卜用的龜甲,說明她的領地還是非常富有的。即便歷史在不斷進步,此類現象在以後的中國歷史上卻再也沒有出現過,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

二.戰功赫赫

商王武丁執政期間,通過一系列的軍事擴張戰爭,將商朝的版圖擴大了數倍。而婦好作為帶兵打仗的將軍,為武丁的統治立下了汗馬功勞。

甲骨文記載,有一年邊境發生了戰爭,婦好自告奮勇前去打仗,武丁猶豫不決,直到占卜之後才同意,結果婦好大勝而歸。從此之後,武丁便十分信任婦好,每次戰爭都會讓她擔任統帥。

「辛巳卜,登婦好三千,登旅萬,呼伐羌。」

這次對羌的戰爭是甲骨文記載中規模最大的一次戰爭。此次戰爭中,武丁將商王朝一萬三千餘人,商朝一半以上的兵力交給了婦好,可見對其信任與重視程度,這場戰爭的大獲全勝使商解除了邊患,擴大了疆域,將他的統治推向一個新的高峰。

而以現代考古學家的觀點,婦好生活的時代,這個號稱「武丁盛世」的商朝黃金時代,更是蠻族入侵中原的高峰期。中原大地的北方,有著「土方」「羌方」等各色強敵,特別是「土方」,更是發動了多次瘋狂的進攻。但是在武丁時代之後,這個強敵卻再未見於史料。確切說,就是被婦好率領的商軍男兒們徹底擊敗!

就在這個中華文明的拓荒年代裡,身為女子的婦好,慷慨站在烽火連天的前線。浴血打贏了一次次關乎國家民族生存的大戰!她保護了華夏文明的星星之火不被外敵熄滅,使中華文明傳承至今。從這個意義上說,婦好不愧為我們文明和民族的拯救者。

在婦好墓中,除了發現大量兵器之外,還發現了許多女性裝飾品,比如骨刻刀、銅鏡、骨笄、瑪瑙珠等,這也充分說明,這位人們口中的女英雄並非只知舞刀弄槍,而是「愛武裝也愛紅妝」。

三.夫妻情深

作為武丁的下屬與政治夥伴,婦好每每都能讓武丁刮目相看。作為武丁的妻子,婦好也擔任著為其繁衍下一代的責任。因為夫妻二人在各個方面都志同道合,所以感情十分不錯。

據記載,每當婦好凱旋而歸,武丁總會出城迎接,為了儘快見到妻子,有一次竟然一直迎出了八十多公里,堪稱模範丈夫的典範。而每每他們相遇之後,總會遠遠將其部屬手下拋下,二人高興地互相追逐馳騁,嬉戲玩鬧。

然而不幸的是,婦好在三十三歲就去世了,武丁非常傷心,便將她葬在自己的宮室旁。後來每逢國家有戰爭,武丁都要率領子孫大臣為婦好舉行大規模的祭禮,希望她能夠保佑自己凱旋而歸。

武丁或許覺得自己的力量並沒有強大到可以保護婦好在陰間不被欺負,於是曾經三次為婦好舉辦冥婚,將她的魂魄先後許配給了三位先商王:分別是武丁的六世祖祖乙,十一世祖太甲,十三世祖成湯。

這種在現代人無法理解,倍覺荒唐的行為背後可能隱藏著最無法消除的執念。武丁心中希望婦好可以在這些強大的祖先的庇護之下,芳魂安寧,不被其他打擾欺侮。

婦好通過自己的努力,不但在政治方面有所建樹,更因此得到了丈夫的欣賞與愛意。

她生活在遙遠的奴隸社會,比之現代,思想落後,然而她卻用自己的言行告訴後來的我們,什麼才叫真正的獨立。

她是中華民族文明的守護者,以一已之力守護自己的一方領土。

我相信仍然有許多像她一樣的女英雄,生在沒有被探索發現的年代,她們被時間長河掩埋,但仍然值得我們敬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