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文明古國為何唯獨中華文明千年不斷,有一個原因可能被大家忽視了

2018年04月11日     4,401     檢舉

施雲江,現為上海民營經濟研究會奉賢分會長。2001年完成上海社科院MBA後,在北大哲學系和港大國際金融班各進修兩年,並完成了中歐、清華、哈佛商學院合辦的EMBA課程。2015年1月出版專著《奉賢與貨幣起源》,2017年8月出版新作《中國的貨幣起源》,產生較大影響。

中國之所以能成為人類唯一不斷的古文明,是與她遙遠源頭處的唯物理性有關,也與她能夠找到鞏固和發展這個理性的方法有關。

貨幣,是依賴於信用而存在的。更長歷史,更大規模持續的文明中折射出貨幣主張效率又依賴信用錨地的痕跡。

在4100多年前,大禹初定九州時期的上海,是處在太湖流域良渚文明中防風氏酋長的管轄區內。堯舜禹時期,中國北方社會出現了由帝堯發起的,以召引虞舜種稻、推薦大禹治水為特徵的社會大發展時期。被史料美傳的堯舜禹禪讓,在貨幣起源研究中顯現出的是一次由三代政治家共同推動社會大力發展經濟,最後導致社會財富大增長,各民族部落大融合的大事件。其中,由帝舜主政團隊中的奉賢沙岡漁民典龍創新,採集海貝為幣的歷史蹤影尤為引人關注。

當時,中原華夏部落來上海沙岡採集的是一種適合南方水域生長的海貝,也是一種便於貨幣交易使用又利於防偽的海貝。貨幣起源最終也助推了人類最早的國家起源。

為什麼人類最早的貨幣會出現在中國

人類自有物物交換以來,對一般等價物的尋找曾經是一個長期困擾人類,也是中國遠古主政者心中的一件大事。

在人類漫長的歷史進程中,曾被認作為貨幣的形式有過哪些呢?司馬遷在《史記·平淮書》中寫道:「農工商交易之路通,而龜貝金錢刀布之幣興焉,所以來久遠……」,可見中國主政者對一般等價物的尋找是長期而艱難的。

中文2007年版不列顛百科全書,第11卷334頁,對貨幣是這樣解釋的:歷史上很多商品曾被用作貨幣,包括貝殼、小珠、石板、牲畜等。這個觀點與維基百科的觀點基本相同。

顯然,牲畜是物物交換的商品。這是在貨幣出現之前的交易品。當有了貝殼、小珠、石板後,牲畜就退出了。

德國柏林古錢幣博物館,對人類最早起源的貨幣有一個排名:1,貨貝,中國。2,玉髄,西非。3,基斯錢幣,非洲西海岸國家。4,刀幣,中國。5,箭束,非洲。6,鑄餅,泰國北部和緬甸。7~8,帽狀金屬,馬來西亞。9~10,TiKal,泰國。11,茶磚,中國西藏。大英博物館也列舉了很多早期貨幣,其中把中國的海貝排在第一,時間指向了4000年前。

為什麼在今天常人看來是一種自然存在的貨幣,它的起源會是那麼艱難呢?為什麼人類最早的貨幣會出現在中國?

貨幣是等價物,是一般等價物。所以主政者要求其應用的範圍較大,甚至具有普世性。而要求應用的穩定期也較長,主政者甚至希望一種貨幣能千秋萬代使用下去。可見,一般的商品是很難做到這兩點的,因而就難以成為貨幣。

物物交換之所以無法讓「人們普遍接受」,其中最根本的一條是:一般的「物」無法找到相應普適的信用錨地。

可見,中國4100多年前的貨幣起源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貨幣起源的內在邏輯在於貨幣能否有信,這也是一個社會主政者持續統治的關鍵。貨幣,是社會賦予價值的一般等價物。其要害在社會。有什麼樣的社會就有什麼樣的貨幣。讓貨幣適選的信用錨地是社會賦予價值能否成功的關鍵。於是,貨幣起源的邏輯在於貨幣要找到普適信用錨地的結論。

貨幣掛在何處才算是有信呢?又有誰會把社會引向這個錨地呢?如果用今天人類分類的方法來看:人類初期的想法會是怎樣的呢?

首先,思想家在引導人類走向幸福彼岸時夢想擁有召集人類依賴的圭臬?其次,政治家在一片山河內希望得到凝聚和鞏固社會的持續力量?再次,經濟學家會希望有一種,人們普遍接受的效率工具來組織生產?次後,企業家希望用組織起來的勞動力去換取更多的生產要素?再後,是能工巧匠希望利用各自技能的發揮來換取更多優化未來的資源?最後,是普羅大眾希望用自己的勞動來換取更多的生存能力?

人類關係如此複雜,但卻清晰指向了一個共同的方向:持續的生存優化及優化的效率。由此我們看到:這就是貨幣普適的信用錨地。這也是社會主政者在賦予貨幣價值時所需要找到的「社會」。

但它的確定位置在哪裡呢?要讓那麼多的人類關係和社會條件聚焦到一「物」,並且是「普遍接受」,沒有創新顯然是不可能實現的。

最後,社會主政者需要,對(社會共同需求+主政者專控+防偽手段+信用錨地+綜合創新)之「物」賦予價值,從而讓人類生存得到持續的有效的優化。

在這樣的條件下,我們看到中國貨幣起源的邏輯是:以物易物以公共基準物易物以海貝易物以各種仿製海貝易物以多元化貨幣易物國家以專制形式貨幣易物。

為此,我們沿著歷史的邏輯指引,看到了堯舜禹時期神奇的對貨幣進行創新的人一一典龍。典龍依據當時中原部落的社會條件與家鄉特有的海貝實現了貨幣的創新。

海貝是如何成為最早的一般等價物的

作為一般等價物的貨幣價值,由社會來賦予。顯然,這個賦予要實現的目標是人們的普遍接受並長期使用。如何實現這個目標呢?

首先,這個社會的主政者要有權威。主政者有權威,就會形成權威信用。這往往是遠古人類生產力水平較低,政治力創新不足狀況下最堅實的信用。主政者擁有權威信用,本身就會讓人們普遍接受並確信其會將人們帶向幸福的彼岸。這樣,主政者的權威信用就成了最早貨幣的信用依賴或稱之為信用錨地。

主政者擁有權威信用這一點,在人類社會中關係重大。顯然這種信用,在4100年前堯舜禹三代政治家在通過發起「治水種稻」讓大量民眾富起來的行為中得到了。

其次,是主政者對貨幣持有物適用、專供和防偽的創新。最早牲畜等商品最終沒能成為貨幣,最大原因是其無法實現貨幣物的適用、專供和防偽。

研究發現:當時,由被帝堯召為附馬的奉賢漁人典龍進行了創新,採用一種上海沙岡特有的寶螺貝實現了主政者對貨幣發行物所需的適用、防偽和專供的創新。最早的一般等價物由此出現。

於是,中原華夏部落政權通過控制沙岡,召集大量良渚勞力來採集海貝,實現了向中原地區社會的貨幣供應。人類最早依賴貨幣促進社會發展,擴大政治力的行為產生了。

4100年前的中原華夏部落在引進良諸地區水稻專家虞舜種稻後(水稻產量是旱作物的3~5倍),出現了與當時競爭對手九夷部落政治力的此消彼長。最後瓦解了對峙,融合了九夷。

中原部落在舜主政35年時,由大禹率部征服了三苗,來到上海沙岡大規模採集海貝為幣。最後又融合了良渚文明。實現了中國大地上最早的一次南北統一。大禹鑄九鼎,劃九州,行五服。

大禹主政社會後,實現了九州的五服制納貢管理。尤其是在最先進的中原地區採用了以稻米為核心的甸服管理形式,我們從中看到了稻米與萬物交易之間的貨幣蹤影。

從中國4100年前堯舜禹時期統一九州來看,整個過程都是在和平理性指導下實現的。整個中國史料反映當時的管理範圍已經很大,但從帝舜一次完成九個"部長"職位設置時,仍未看到分管軍事的高級官員。這是為什麼呢?大禹統一九州時,難道是不用軍隊的嗎?或者就沒有用過武力嗎?這是匪夷所思的。其中必有原因。

研究發現:大禹在九州管理體制上是採用了不同地區分類設置管理辦法的。所以有了五服的管理體制。他把採集海貝的上海地區劃作為「要服」地區。「要」,難道不是重要的意思?這顯然是有奇意的。那麼,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理性,會主導人類長期堅持「不戰而屈人之兵」的行為並讓不同的社會和平聽命呢?

以貨幣為線索,看中國千年理性精神之貫通

中國古文明成為人類唯一沒有中斷的文明,那麼,它的原因是什麼呢?它的起點又在哪裡呢?

一個理性,在數千年的歷史中顛簸不破,可以讓一個社會聽命。這個理性一定是一個被反覆證明是正確的並在長期演繹發展中得到了鞏固的理性。

不無遺憾的是,4100年前中國社會運用的理性,在今天看來是既找不到考古實證來說明也看不到文獻資料來論證。似乎是查無蹤影。

但中國理性,卻是活生生存在的。因為,中國文明是沿著象形文字走來的。儘管現代漢字中有很多具有會意特徵的文字,但其起點依然是象形文字。

從史料可以看到:中國文明最遠的理性,其北斗一般的星光是從6800年前遙遠的伏羲八卦圖中發出的,而形成理性的系統並被人公認的是2500年前出現的諸子百家爭鳴。而他們爭論的依據是被一致推崇的群經之首《周易》。

易經是中國最核心的文化。中國社科院發現5000多年前的甘肅天水就有占卜。這是一個從以講天地之道的巫文化中延伸而來的理性。今天的易經大師常常以《周易》為界,把八卦理性分為先天八卦與後天八卦。《周易》之前的先天八卦是講人與自然的關係。即,從人的內在系統出發去探索人如何適應自然的關係。而《周易》之後的後天八卦則從自然出發,探索自然對人的影響和關係。兩者異曲同工,但又有不同的視角和不同的認識。在中國2500年前的諸子百家爭鳴中,競然沒有出現一家是從神學發起的理性。這是讓人感到神奇的。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