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墓中有個老年婦女頭骨,還有一件稀世珍寶,背後歷史很複雜

2018年04月11日     3,431     檢舉

關於曹操墓的爭論已持續多年,真偽之爭一直聚訟不休。朱言在此暫時同意河南地方考古部門的意見,認為安陽高陵即是曹操墓,地址在安陽市安豐鄉西高穴村,位於魏國王都鄴都西12公里處。

在這個安陽高陵中一共發現了三個人頭骨,一個男性,兩個女性。經過考古專家的一番測定,男性頭骨的主人卒年大約60歲左右,一位女性的年齡大約60-70之間,另一位女性則是20-30歲左右。專家結合文獻資料,基本肯定曹操墓是一個合葬墓,男性頭骨的主人應該就是曹操本人。另外兩位女性頭骨的身份依然有一定疑問。

墓室

為何是合葬?莫非曹操死後又有人殉?按理說,曹操身後是不會有殉葬者的。曹操生前在《遺令》明言:「吾婢妾與伎人皆勤苦,使著銅雀台,善待之。」曹操是反對殉葬制度的,明令禁止用妻妾殉葬,曹丕不至於會違反父親遺令。所以,墓中兩位女性頭骨不會是殉葬者。

經過專家學者的一番研究,最後斷定其中老年女性頭骨應是曹操妻子卞夫人,也就是日後曹魏王朝的卞太后。卞太后生於東漢延熹三年(160年)十二月,死於魏太和四年(230年)五月,終年71歲。根據《三國志·后妃傳》記載,卞太后是太和四年(230年)駕崩,「七月,合葬高陵」。

骸骨

如果依照文獻記載,曹操陵墓應該是有兩次下葬,第一次是曹操薨逝,第二次是魏明帝太和四年的卞太皇太后駕崩。經過考古專家對現場勘驗,也確實發現曹操墓有兩次下葬的痕跡,如果是兩次打開,必定是卞太后下葬無疑。

曹丕代漢之後,都沒有打開過以魏王身份下葬的曹操墓,根據《晉書·禮志》記載,魏文帝「及受禪,刻金璽,追加尊號,不敢開埏,乃為石室,藏璽埏首,以示陵中無金銀諸物也」。這說明,曹巫稱帝後,追封曹操為魏武帝,刻了金璽,都不敢打開墓穴放人金璽,而是將其放人「埏首」。曹操墓的再次打開,只能是已然是太皇太后的卞氏駕崩之後,孫子魏明帝曹叡乾的了。

曹操墓

曹操臨終之前在在《終令》中明言,墓葬里「無藏金玉珍寶」。《宋書·禮志》也記載此令,說:「金珥珠玉銅鐵之物,一不得送。」曹丕即位之後,也是嚴格遵守父親遺令,「文帝尊奉,無所增加。」曹植在《武帝誄》中也說,「既即梓宮,躬御綴衣。璽不存身,唯紼是荷。明器無飾,陶素是嘉。」

如果按照這些文獻記載的說法,曹操墓中不應該有什麼珍奇寶物。但是,曹操墓中卻意外發現了不少珠寶。甚至,考古工作者還發現了一些「稀世珍寶」。譬如,最珍奇的就是一顆翡翠珠,橢圓形,直徑大概2厘米的樣子,觸手光滑無比,「是翡翠中的極品」。按照古時喪葬習慣,這種「翡翠珠」是口含之物,下葬時塞人死者口中。

翡翠極品

據文物專家估算,這顆翡翠珠至少價值千萬。這樣看來,這些珍寶的主人不會是曹操,而是以太皇太后尊貴身份駕崩的卞太后。當時的皇帝是孫子魏明帝曹叡,他已經不再受曹操遺令約束了,什麼節儉、薄葬之類的規矩都見鬼去了。

曹叡對祖母如何風光大葬,已經無人能管 了。至於那個年輕女性的頭骨為什麼會出現,專家推測這可能是服侍卞太后生活起居的宮女頭骨,這倒極有可能是曹叡逼著殉葬的。

曹操和卞氏

順便說一句,在很多史書中卞太后的形象都 是一個寬容賢惠的女人,而且很識大體。《三國志》中有一個記載:

東阿王植,太后少子,最愛之。後植犯法,為有司所奏,文帝令太后弟子奉車都尉蘭持公卿議白太后,太后曰:「不意此兒所作如是,汝還語帝,不可以我故壞國法。」

這裡說的是曹植,卞太后好一番識大體、顧大局,簡直是大義滅親。但是同樣是在《三國志》中曹植傳中,卻有這樣的記載,「有司請治罪,帝以太后故,貶爵安鄉侯」。可見,卞太后是有干政可能的,已經影響到曹丕對曹植的處理了。

卞太后

皇權是排他的,是不受別人干擾的。所以,曹丕登基之後,立即發布了一封火藥味甚濃的詔書:

夫婦人與政,亂之本也。自今以後,群臣不得奏事太后,後族之家不得當輔政之任,又不得橫受茅土之爵;以此詔傳後世,若有背違,天下共誅之。

這樣看來,曹丕與母親卞太后的關係並不是和好,或許在當年的兄弟儲位爭奪之中,卞太后支持過曹植,曹丕勝出之後,對母親依然不能釋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