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寇魔窟里的酷刑,沒多少人能熬得住,不是屈打成招就是被折磨死

2018年04月11日     1,433     檢舉

假如你是一名抗日誌士,不幸被捕後,日本人對你嚴刑拷打,你能熬得住,做到不招供,不出賣組織嗎?

老兵發現網絡上有不少人在問這個問題,也曾認真的去考慮過答案,認真嚴肅的說,沒有走到那一步,口頭上所說的所有答應都是假的,因為嘴巴說了容易,但是要承受住那樣的酷刑,真的是無法想像的。所以我們看到在抗日戰場上有些人被屈打成招了,日本人還對那些根本沒有參加抗日組織的人民群眾施以酷刑,沒有辦法,很多人只能招供尋死,有的則胡亂認罪。

因為在日本人的酷刑之下,活著比死更難受。當時日寇到底是怎樣刑審的呢?下面老兵來分享一段抗日戰爭時期發生在天津的歷史。

1942年時,楊玉琳、李站長、閻培基、肖永權等四個人都是天津鐵路的職工,因為日寇的火藥庫遭到破壞而被懷疑,當年3月10日,日本人把四人逮捕。他們被關押在天津東站偽警務段司法科,由日寇憲兵隊的橫西、西村、春喜、木元喜吉以及漢奸特務韓繼宗進行審訊。

日本人在審訊這些鐵路職工時,還把他們的母親、妻子、孩子和兄弟姐妹一起抓去陪審。真的無法想像那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景,據史料記載,日寇對楊玉琳所用的毒刑一共有過電、灌涼水、開水澆頭、灌汽油、灌辣椒水、燒紅的通條燙身等等。每用刑一次人必將要昏死一次,而楊玉琳的母親和妻子在現場看到親人遭受非人的折磨,也一次次的暈倒過去。

日本人對楊玉琳的第一次刑訊從上午9點一直到下午6點,楊玉琳被折磨得已是體無完膚,五官出血,血肉模糊了。但是楊玉琳並沒有說出日本人想要的所謂情報,所以日本人又準備對其進行第二次刑審。

日寇對楊玉琳的第二次審訊,主要想讓他說出地下抗日機關的所在地。由橫西、韓繼宗輪流施刑。刑審過程中楊玉琳哀嚎震天,其母楊洪氏痛不欲生撞頭尋死,但是想死卻沒有死成,她被日本特務抓去毆打,打到她口吐鮮血。而楊妻在那天也遭到了日寇的毒打。

3月23日,日寇又對楊玉琳進行第三次審訊,仍由韓繼宗與日寇憲兵聯合審問,他們用電刑、燙刑,逼他說出同夥人的姓名和地址。楊玉琳寧死不說,韓繼宗惱羞成怒,就用木棍打中楊的要害,楊玉琳當場氣絕身死。楊玉琳死後其妻被折磨成瘋子,其幼子因驚嚇加上飢餓,被日寇放回家後幾天也死去。

在這起慘案中,一起被抓的另外三個人也沒有一個活著回去。不知真實名字的李站長也被日寇活活打死,而閻培基被日寇用酒灌死,肖永權則被押解到北平憲兵隊,後被殺害。

倘若生活在那個年代,面對如此酷刑,你能熬得住嗎?你會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