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者憶日寇獄中酷刑,挖腳心、槍彈刮肋骨有如萬針刺身

2018年04月12日     1,123     檢舉

1935年10月,日寇在遼寧瀋陽製造了「一分委員會」慘案,一共58人被捕,在刑訓過程中有3人被折磨死,其餘人分別被判徒刑。在審訊過程中,日寇使用了各種刑具,對被捕者進行慘無人道的折磨,以下是倖存者的回憶。

牛光仆回憶:

這些敵偽特務,用盡了種種刑罰折磨我們,天天弄得死去活來。灌涼水、辣椒水、石油水,用槍彈間挖肋條,用豬鬃探尿道,用火燒烙,暈倒昏厥後,用涼水潑醒再打,手足都被打得不能彎曲,渾身腫痛,有如萬針刺身,尤其厲害的是叫我們滾釘籠,塞進一個內部布滿釘尖的木箱裡,翻滾轉動。同時還使用軟刑,叫我們舉凳子,一停便暴打。不給吃,餓個半死;冬天不給衣服穿,還推到室外去挨度,將我們摧殘得氣息奄奄,瘦骨如柴。

陳守禮回憶:

我們被捕後,被押在偽奉天警察廳拘留所,特高股的瀨戶和漢奸楊裕福、姚巡官、裴某等輪流審訊我們。他們對我們施行了灌涼水、挖腳心、槍彈刮肋骨、上大掛、舉火盆、舉木棍,摔拌、皮鞭抽、木棒打、蹲木籠等毒刑,進行逼供,使我們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

劉廣普回憶:

這些敵偽特務,用盡了種種殘酷刑罰折磨我們,何士義、張金聲就因受酷刑死於獄中,錢福榮因重傷致殘,出獄後死亡,而劉凱平則被日本人抓去活埋了。

鞏天民回憶:

我在偽滿瀋陽警察廳被關押十幾天後,被一個叫田中的日寇憲兵帶到了憲兵隊。那裡有個小隊長叫山本。山本審問我時,問我是不是組織了一分會,我堅決不承認。山本即令他的走卒把我綁在長凳上,先用竹片毒打,後又灌涼水,用刑半天因無口供,送回監房。又在憲兵隊遭受了日寇憲兵松浦、山本和翻譯李兆興等刑訊多次,因再沒問出什麼,關押20多天又把我送回瀋陽警察廳,又關了一個多月才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