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策划過2次絕密暗殺,多虧一神秘人相助,史達林毫髮無損

2018年04月12日     463     檢舉

在1934年,蘇聯爆發一場政治鎮壓和迫害運動。史稱:蘇聯肅反運動,也稱「大清洗」。

到1937年初至1938年底,是這場運動最黑暗時期,致使運動擴大化,使得蘇聯軍隊不少官兵對蘇聯領袖史達林產生不滿,很快出現叛逃的情況。蘇聯軍官「弗倫特少校」,還有秘密警察遠東地區負責人「留西科夫」等人,他們相繼偷越國境逃至中國東北等地。

此時的東北在日本人控制之下。叛逃的蘇聯軍官,將秘密情報捅給了日本間諜機構,其中之一說到蘇聯方面的一個戰略考量:等到日本在對華戰爭消耗掉部分兵力之後,蘇聯將宣布對日作戰。日本法西斯高層敏銳的意識到這對日本非常不利,於是在外交層面上,日本國堅決的與德國和義大利簽訂了「共同防共協定」,並抓緊行動,設想在年內結束「盧溝橋事件」(日本人稱「日華事變」),以應對來自蘇聯的壓力。

另外,日本軍方在秘密行動層面上,積極的策劃一個極度機密的行動:熊工程計劃。

所謂「熊工程」計劃,就是暗殺蘇聯最高領導人史達林的隱晦說法。

這個熊工程計劃的策劃和制定者,主要有4個關鍵人物:

1、日本陸軍參謀本部對蘇謀略專家斯波行雄中佐

2、日本駐德國武官岡邊熊四郎少將

3、關東軍司令部情報課的宇多川達也中佐

4、參謀本部蘇俄課課長兼中國課課長武田雄毅

這些個日本鬼子,全是日本陸軍情報機構的上層武官,掌握著某些最高機密。

這一次被安排具體執行熊工程暗殺計劃的日本人,是長谷部太郎少佐少佐。

1938年8月,此人從哈爾濱帶了七名俄國人,秘密的抵達了新京的關東軍司令部。這七名俄人之中,有蘇聯叛逃過來的留西科夫,還有跟他一樣遭遇的另外一名蘇聯叛逃高官阿克列謝·瓦爾斯基,此人的老婆和孩子在「大清洗」中被逮捕,有可能被處決。其他五名俄人來自哈爾濱白俄的「俄國愛國主義者同盟」。

提供有關史達林情報的人就是從蘇聯叛逃過來的秘密警察留西科夫。他告訴說:史達林的父親安葬在喬治亞的哥里……史達林的父親,名叫維薩里昂·伊凡諾維奇·朱加施維里,是一位喬治亞人,在維薩里昂是一名小鞋匠,有酗酒的習慣,祖祖輩輩都是農奴;他與一家奴的女兒葉卡捷琳娜結婚,生了三個孩子但都夭折。史達林是他們的第四個孩子。喬治亞人以能喝酒著稱,鞋匠的喝酒更是出類拔萃,「醉如鞋匠」是俄國人的一句口頭禪。維薩里昂體格魁梧,黑眉濃須,脾氣暴躁,他酗酒成性,把掙的錢都買酒喝了,以致於沒足夠的錢養活全家。1890年,在一次酒後爭吵鬥毆中,他被人用刀子捅死。那時史達林才11歲,從此以後只能夠與母親相依為命。維薩里昂1890年去世。

一貫以來,史達林對父親印象並不好,只在公開場合提過一次;按說,史達林不會太在意自己的父親。但是,在父親死了40年、史達林52歲的時候,突然關心父親的亡靈了,或許年長之後對父親有所理解吧。所以,從1930年起,每隔三年,史達林必在父親忌日那天前往父親的墓地掃墓。掃墓之後,史達林每次都要在海濱療養勝地索契住上四五天。照此時間來推算,史達林已經到過喬治亞的哥里3次。每一次去了之後,在索契的活動過程中,每天下午2到5點,他必定去距別墅4公里的馬采斯塔溫泉洗浴。

留西科夫對溫泉的保衛布置非常清楚,他知道,在那一座溫泉裡面,史達林有專用浴室;在浴室門外,會站著兩名貼身警衛;此時,能夠進出浴室的,只有服務員和按摩師;另外,從前面大廳和後面工作人員休息室通往專用浴室的通道上,也分別站著兩名武裝警衛。這裡除領袖入浴來往外,不准其他的任何人接近。

警衛是很森嚴的,安排的護衛也很到位,似乎沒有外人能夠進入。

但是,並不是沒有漏洞。曾到過馬采斯塔溫泉的前秘密警察留西科夫,到那兒的第一次就已經發現,在溫泉洗浴之地,還是有疏漏之處能夠利用的。此時,他向行動組成員介紹說:「溫泉使用過的水,通過下水道流入附近的河裡。到了晚上,溫泉的用水量減少,下水道的水位降低,只有齊膝蓋那麼深,於是,人就可以爬著進去了。一直順其下去,在下水道上方的一角,有一個一人寬的鐵柵蓋,廚房地板上的污水便是通過這蓋子進入下水道的。而廚房和專用浴室的鍋爐房的距離,不過在兩三尺之間。這正好是他們的防衛破綻,也是我們的下手之處。」

如此細密的觀察也說明,留西科夫可能出於職業習慣,對此細節和漏洞有所覺察和注意。

行動組的成員們聽完留西科夫的介紹,信心大增,心中竊喜,一個個覺得這次行動是有把握的。日本方面的斯波行雄、岡邊熊四郎、宇多川達也等人,與留西科夫一起設計了縝密的行動方案。按照計劃,行動小組應在史達林洗浴之日的前一晚進入下水道,到達上方後,一個人騎在另一個人肩上,將鐵柵的蓋子打開,悄悄的進入廚房,然後用繩子將其他殺手拉上來。七人再轉入專用浴室那幢房子隱藏起來,以待行動。等待史達林在下午2點鐘進入浴室之後,3點整時,由兩名換上鍋爐房工人服裝的殺手出動,應立即接近站在通道上的警衛,將他們先打死,另外五名行動小組成員,則直奔專用浴室刺殺史達林。

這個計劃很大膽,也很瘋狂,如果成功,蘇聯將遭受沉重打擊,這些殺手將名垂青史。

為了讓行動的成功率提高,行動小組在新京搭建了一座仿造史達林專用浴室的房子,並在這個模擬的真實環境里反覆訓練。從通道上的衛士到浴室的距離大約有13米,從浴室門口的貼身警衛發覺前者遇襲到拔出槍來射擊,他們五人之間距離浴室尚會有8米,這距離足以被警衛開槍撂倒。所以前面的行動必須做得沒有聲響,以避免驚動浴室外面的警衛。如此訓練有數十次之多,直到認為萬無一失方可執行「熊工程」計劃了。

此時,時間已經是1938年的年底,在行動執行者長谷部少佐的帶領下,行動組於12月乘船離開大連港。此時的中國東北是被日本人控制的「滿洲國」,名義上擔任外交部顧問的日本人西野忠,為行動組所有的成員辦理了前往義大利的護照和入境簽證。他們使用的假居住證和假身份證,當然都是由日本陸軍參謀本部對蘇謀略專家斯波行雄中佐的傑作,他指示日本國陸軍科學研究所偽造的假證照。

熊工程行動組在1939年1月14日,順利抵達義大利那不勒斯港,受到當地親日分子的歡迎和招待。在那不勒斯的土耳其領事館,此時,駐義大利的陸軍助理武官大野為行動組辦理了去土耳其的入境簽證。19日,一行人順利到達土耳其的伊斯坦堡,由日本陸軍駐土耳其武官有倉道雄少佐接待。

在制定「熊工程」計劃時,刺殺者們的策劃安排並不是非法進入蘇聯境內,而是考慮辦理正規手續進入蘇聯境內,不讓蘇聯方面引起任何警覺。為了避免蘇聯的叛逃者留西科夫等入境被查出,他們還巧妙地對幾個人進行了有效的化裝,使得蘇聯方面不至於發現。

跟蘇聯邊境相連的進入索契最近的是土耳其邊境。開始的時候,行動組一度商定想要在伊斯坦堡包租一條船,趁著夜色偷偷在索契海岸登陸。後因怕被包船的船員知悉相關情況引起懷疑,他們放棄了水路的選擇,最終改成陸路進入蘇聯。行動組的有倉道雄了解到,蘇聯和土耳其之間有險要的高加索山脈相連接,但是,蘇聯方面只是在黑海沿岸的一塊平地防守嚴密,在其他地方基本上沒有設立崗哨,所以覺得從陸路進入更加安全可靠。

行動組從伊斯垣布爾乘船到達阿爾哈比港,再轉乘汽車,到達蘇土邊境20公里的一個山區小鎮博爾加。這裡有一條叫喬鑥河的河流,流入蘇聯境內,從巴統的南岸注入黑海。河的兩岸是陡峭的懸崖,河床上布滿了巨石。當地的亞美尼亞人說,愈接近俄國邊境,河床愈平坦,難走的路就是前邊5公里。從博爾加沿河岸走到邊境,步行約要8小時。過了邊境,就是巴統了,而從巴統到索契,約有300公里,道路交通比較方便,有公路,也有鐵路,都可直達。

行動組人員到達博爾加鎮,他們謹慎的分開來行動,分成兩個小隊,日本殺手住在一起,俄國殺手住在另外一處,從外表上也做了裝扮,全都是亞美尼亞人的打扮。他們的謹慎行動有了效果,並沒有引起當地人的注意。行動組認為他們離目標越來越近,刺殺一定能夠成功。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