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中歐洲戰場上出現五萬美軍逃兵,犯下無數暴行後只被槍斃一人

2018年04月12日     1,171     檢舉

在美國被日本拉入二戰戰局後,大量美國大兵被派往歐洲戰場,雖然美軍各種後勤福利很到位,但是戰爭始終是殘酷的,僅前半年時間美國陸軍中就出現了近三千逃兵。隨著大規模作戰的增加,美軍逃兵現象也是日趨增多。

美軍也不是沒想過辦法,曾在1943年開始給大兵們發放《戰鬥者心理學》的小冊子,希望能藉此幫助士兵們克服戰爭恐懼,減少逃兵現象。

1944年6月6日,法國諾曼第登陸戰爆發。一些早有預謀的美國大兵在登陸的同時集體逃離戰場,他們在巴黎解放後還集合在一起成為犯罪團伙。這些流竄巴黎的美軍逃兵有頭腦、有裝備,他們利用自己的美軍身份偷運武器裝備、偽造通行證、劫持車輛在黑市中出售牟利。

逃兵們與巴黎黑社會相互勾結,將解放後的巴黎變成了犯罪之都,他們在巴黎犯下了無數暴行。這在當時形成了一種盟軍意想不到的局面,大部分美軍在前線與德軍作戰,還有部分執法人員在巴黎打擊那些威脅市民安全的逃兵團伙。甚至在美軍攻入比利時後,這些逃兵團伙也隨之進入,開始在比利時複製他們在巴黎的暴行。

最令人吃驚的是,二戰中至少有五萬美軍士兵當了逃兵,只有49人被判死刑,僅1人真正被執行了死刑。此人名叫埃迪·斯洛維克,他逃跑後沒多久就被憲兵捉住了。相比那些對巴黎民眾犯下暴行的逃兵來說,他只有逃兵這一罪行,卻成了艾森豪盟軍最高司令艾森豪用來殺一儆百的倒霉鬼,於1945年1月31日被執行槍決。

大多逃兵在戰後也沒有過多深究,很多人選擇隱姓埋名留在歐洲,開始了新生活。反觀美軍的另一個戰場——太平洋戰場上卻很少出現美軍逃兵現象,其實倒不是因為這些大兵更勇敢,只是他們在太平洋戰場上逃跑的話也只有去日軍控制的島嶼,那還不如不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