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達林晚年不再相信任何人,只說了一句話,赫魯雪夫被驚得目瞪口呆

2018年04月12日     909     檢舉

(圖)杜勒斯、布爾加寧、赫魯雪夫

衛國戰爭勝利結束時,史達林已經66歲了,身體狀況開始逐年下降,最明顯的就是記憶力出現了極大問題。有時候,他走進克里姆林宮餐廳,看見一位與其交往過數十年的人,卻突然間就愣住了。因為,無論如何他都想不起對方的名字。對此,史達林心中自然十分惱怒,卻不願讓人察覺到,於是只能自己生悶氣。然而,這樣的舉動卻進一步加劇了他身體和精神上的衰弱。還有一次,史達林面對著布爾加寧,卻怎麼也想不起對方是誰,只好反覆地打量著。許久之後,他才問道:「你叫什麼名字來著?」布爾加寧有些尷尬,但只好回答說:「我是布爾加寧。」史達林頓時醒悟,有些高興地說:「哦!對,你叫布爾加寧。」直到這時,他才繼續說出想對布爾加寧說的話。類似這樣的情況已然頻繁發生,惹得位高權重的史達林經常為此大發雷霆。

(圖)史達林、赫魯雪夫

赫魯雪夫後來還清楚地記得,史達林最後一次在喬治亞新阿峰療養時的情形。這一天,赫魯雪夫和米高揚接受邀請,和史達林一起吃午飯。史達林一直習慣於在夜間處理工作,時近中午才剛剛起床。因此,赫魯雪夫和米高揚只好等在他的房子外面。不久後,史達林便穿好衣服,走了出來,三人便一同站在房前欣賞著光景。沉默了一會,史達林卻突然轉過頭來,無緣無故地盯著赫魯雪夫看,片刻後語氣深沉地說了一句:「我是個無藥可醫的人,不相信任何人,甚至就連自己都信不過。」史達林說完這話,赫魯雪夫和米高揚簡直被驚得目瞪口呆。其實,這就是史達林身邊之人全都長不了的原因。當史達林對他們尚存一些信任時,這些人還能夠活命和工作。但只要這點信任徹底消失後,史達林便會對他們「看不慣」。而一旦他對某人的這種「看不慣」達到無法容忍地步時,悲劇時刻也就降臨了。

(圖)莫洛托夫(左一)、馬林科夫(後排左一)、布爾加寧(左二)、赫魯雪夫(右二)和蘇斯洛夫(右一)

事實上,這些與史達林在一起工作過的「老朋友」,總是漸次遭遇這樣的悲劇命運。後來,他們幾乎清一色地全都被清洗掉,而事情最後竟發展成史達林將伏羅希洛夫視為間諜的地步。有大概五年左右的時間,史達林召開任何高層會議時都不會通知伏羅希洛夫來參加。有時,伏羅希洛夫也會不請自來、擅自闖入,但出現這種情況也是極其罕有的。除了伏羅希洛夫之外,還有一位史達林的「老朋友」也不得不談,這就是莫洛托夫。史達林去世前夕,莫洛托夫就已徹底失去信任。有一次,史達林在蘇呼米療養期間,提出了一個十分尖銳的問題:「莫洛托夫是個可恥的美國間諜,他和美國人同流合污。」身旁的赫魯雪夫和米高揚聞言也不好說些什麼,只能含糊地表示:「這簡直有些不可思議。」豈料,史達林卻接著說道:「可是你們都還記得吧?有次,莫洛托夫參加聯合國大會時報告說,他乘坐火車從紐約去的華盛頓。既然他乘坐的是火車,便會有自己的沙龍車廂,但他在美國又怎麼會擁有這樣的車廂呢?由此看來,他就是美國的間諜啊!」赫魯雪夫聞言趕緊說道:「在美國,國務活動家是根本沒有專用的火車包廂的。」

(圖)史達林

對於突然談起的這件事,史達林的反應出奇地強烈,立即就給維辛斯基發去了一封電報。很快,維辛斯基回覆說:「暫時還未發現莫洛托夫在美國擁有個人包廂。」而這樣的回答自然不會讓史達林感到滿意。其實,維辛斯基怎樣回復都已不再重要,因為這種不信任已在史達林的腦子裡深深地扎了根。因此,他一直對赫魯雪夫等人反覆說著:「你們都是些盲人,像一群瞎貓,如果沒有我,你們一個個都得被帝國主義掐死。」這件事僅僅過去不久,米高揚也同樣遭遇到了史達林的冰寒冷遇。關於米高揚,甚至都沒人能說清他被安排的是什麼罪名。莫洛托夫是因為在美國擁有個人專用車廂,所以他似乎是美國人的間諜。可米高揚呢?無緣無故的,又會是哪一國的間諜?直到史達林去世後,赫魯雪夫還經常會拿這事來和米高揚開玩笑:「嘿!你自己來說說,你到底是哪一國的間諜?」米高揚也是愛開玩笑的性子,便會和赫魯雪夫以玩笑對玩笑,兩人經常說說笑笑,互相逗著玩。可是,這樣的事情也只能發生在史達林去世後,因為史達林只要再多活一年,恐怕早就會一起收拾掉莫洛托夫和米高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