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比張之洞和袁世凱還厲害,卻被砍下腦袋扔進煤油桶

2018年04月12日     1,578     檢舉

太子黨執政是晚清的鮮明特徵。面對洶湧澎湃的革命浪潮,滿清貴族只相信自家人,設立皇族內閣,企圖絕對掌控政局。俗話說,「十步之內,必有芳草」。在一片昏聵老邁的滿族親貴中,還是有一些幹才,如良弼、溥偉、端方,特別是端方,能力素質首屈一指。世人認為,大清要想延續,不能不搞新政;搞新政,不能沒有端方。然而,在無法阻擋的歷史大勢面前,端方卻最早被送上革命祭台。

與提籠玩鳥不學無術的八旗子弟相比,端方簡直就是一個異類。他才幹突出,被稱為「旗下三才子(榮慶、那桐、端方)」,屬於朝廷重點培養的太子黨。更難得的是,端方思想開明,積極參與戊戌變法。變法失敗,他憑藉貴族身份,被榮祿和李蓮英保護,不僅未受牽連,反而高歌猛進。6年時間裡,他從道台開始,一路青雲直上,做到直隸總督。

端方等五大臣出洋考察憲政(圖注)

端方積極實幹,建學堂、辦報紙、造兵艦、管陸軍,派遣留學生,只要是革新之事,沒有不參與的。他是中國第一所幼兒園和省立圖書館的創辦人,還是中國新式教育的創始人之一。在擔任江蘇巡撫時,他大力革除送紅包的陋習。1905年,端方被清廷選拔為五大臣之一,出使西方考察憲政,成為立憲派的代表人物。端方遍訪歐美和日本十國,編寫《歐美政治要義》,為立憲提供教科書式的參考,受到輿論普遍推崇。

而且,端方藝術修養極好,在篆刻、收藏、文化等領域很有造詣,是中國收藏外國文物第一人。鄭孝胥評論說:「岑春煊不學無術,張之洞有學無術,袁世凱不學有術,端方有學有術。」

能夠與袁世凱、張之洞齊名,端方不可謂不能幹。然而,端方運氣又有些背。一方面遇到滿清處於末世的大環境,再大的才幹也要打折扣。剛當上直隸總督不久,端方就因為給慈禧遺體拍照被人誣陷禮節不恭而革職。另一方面,滿清宣布鐵路國有,引發川人強烈義憤。四川爆發保路運動,群眾圍攻成都。四川總督趙爾豐大開殺戒,雙方打得難解難分。清廷看中端方在湖北政績頗佳,啟用本已賦閒在家的端方擔任鐵路督辦,令其率領湖北新軍兩個標(團)從武昌出發,經過宜昌、萬縣、重慶、內江,準備進入成都,鎮壓叛亂。

騎馬照(圖注)

端方何等聰明,眼見保路同志軍雖是烏合之眾,但聲勢浩大,而趙爾豐還能堅持,便決定等待兩敗俱傷時,自己再出來收拾殘局。他這一路磨磨蹭蹭,走了兩個月。11月13日,隊伍才到資州(今天的資中縣),一停就是14天,既不進剿,也不勤王。據資料顯示,其實端方本人也反對鐵路國有政策,但因命令在身,不得不從。聽說武昌起義的消息後,端方曾謀劃在四川響應各省獨立,或退守西藏靜觀其變。然而,端方的滿人身份,決定了他不可能獲得新軍支持。

儘管端方嚴格控制電報往來,但武昌已經變天的消息還是通過革命黨在重慶的渠道傳到了軍中,引起所屬兩團人馬譁變。這兩個團新軍的家屬都在湖北,不願再去四川賣命。

就在進退維谷之時,22日,重慶宣布獨立,而成都即將獨立,前後路均絕,新軍人心更加浮動。眼見形勢危急,端方苦苦支撐,謀士紛紛逃離。1911年11月27日,新軍中的革命黨借發餉為由,衝進端方的帳篷,把端方和弟弟端錦的頭割了下來。為了防腐,把頭放在浸滿煤油的桶里,送到武昌,作為給新政府的「投名狀」。英國《泰晤士報》記者莫理循說:「他是滿人,但屬於滿人中的佼佼者……野蠻殺害端方,引起人們普遍的譴責。」

端方墓(圖注)

大清最能幹的端方被殺,固然是個人的悲劇,也是中國政局由立憲過渡到革命的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