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過癮的二戰史:當日本關東軍遇到戰鬥民族

2018年04月13日     1,646     檢舉

1945年的日本困獸猶鬥,雖然在太平洋戰場上屢次敗北但依然在中國戰場巋然不動,大有賴著不走的架勢。隨後美國扔下兩顆原子彈、蘇聯對日作戰加速了日本無條件投降的進程。你一定會好奇號稱精銳的數十萬關東軍為何在15天內就被蘇軍擊敗呢?

要了解蘇聯對日作戰,我們先需要知道關東軍的變化發展情況。

關東軍是日本陸軍中的一個組成部分,它因侵駐中國東北的金縣、大連地區的「關東州」而得名(日本最早的殖民地之一),成立於公元1919年。人數最多時號稱擁有百萬兵力,但實際滿員情況下據軍事專家分析最多不過80萬。

關東軍就剩一個空殼

事實上蘇軍對日作戰時,也就是1945年8月份的關東軍總兵力不過70萬左右,且精銳大多已經從1942年開始陸續派往太平洋戰場了,所以如此數字不過是紙面上的強大。相反蘇軍經歷了二戰的多次大規模戰役的錘鍊,多兵種作戰的能力比日軍高明得多,這自然是關東軍所無法對抗的。

具體到1945年,關東軍雖然進行了人員擴充,但戰鬥力反而是銳減,因為就在1945年1月,日軍大本營再次抽調關東軍13個師團赴太平洋戰場。4月美軍占領沖繩並開始空襲日本本土,日軍為集中兵力進行本土決戰,又從關東軍抽調7個師團和所儲備的近1/3戰略物資回日本本土備戰。這些兵力都是關東軍剩餘部隊里的精銳王牌,可以說從戰備、人員上日軍已經居於下風,因為很多新兵是老人和孩子,且武器裝備較差。

恐怖的蘇軍坦克

當時日本二戰裝備的是97式坦克,不是蘇聯幾千輛T34坦克的對手。因為東北平原地形適合大規模坦克作戰,蘇軍的機械化部隊前進速度很快,因此很快就把關東軍包圍了。兩軍機械化作戰的實力差距早在1939年的諾門坎戰役就表現得淋漓盡致,如今學習了德軍閃電戰的蘇軍更是如虎添翼,運兵神速。

反觀蘇聯,蘇軍統帥部將遠東的力量編為後貝加爾方面軍、遠東方面軍、濱海集群、太平洋艦隊、紅旗阿穆爾區艦隊、國土防空軍、遠東防區和後貝加爾防區等序列, 總兵力為59 .5 個師。蘇軍總計調用了270 輛最先進的T34式坦克, 可以說是平均給遠東部隊的每個旅裝備了一個營的坦克。

T34坦克

這種坦克在對德戰爭後期才投入使用, 其正面裝甲厚度達40-90 毫米, 裝備有一門85毫米加農炮和兩挺機槍, 最大行程可達300公里。而日軍有限的「34」中型坦克裝備的是57毫米火炮, 最大行程不超過160公里。從以上配備就可以看出蘇聯軍隊的準備是多麼充分,足以碾壓日本。

從蘇聯軍隊和日軍交手的記錄來看,1939年5月至9月,日本關東軍、偽滿洲國軍與蘇、蒙軍幾十萬人,在諾門罕這塊不毛之地進行了一場激烈的戰爭。雙方調用了除海軍以外的所有兵種和現役裝備,盡出主力大動干戈,以關東軍慘敗而告終,日本陸軍省被迫承認「諾門罕之戰是日本陸軍自成軍以來首次慘敗」。諾門罕戰役對關東軍北進策略的打擊和日本大本營南下策略的實施有直接影響。

就拿這場邊境戰爭的結果來說吧。當時的日本關東軍的三個精銳師團部隊全線潰敗,被蘇軍圍殲。戰鬥到最後,前線日軍只剩下4000人,整建制跑出來的只有騎兵聯隊百十人。這場戰爭也讓日本關東軍的優秀指揮官損失殆盡,關東軍司令官植田謙吉辭職,前線總指揮小松原切腹自殺,參謀長岡本雙腿被斬,最終導致時任日本內閣總辭職。

從二戰軍事史的角度來說諾門罕戰役成為軍事史上裝甲戰的典範和首創,朱可夫指揮裝甲部隊以機動戰首獲大捷,因此獲得「蘇聯英雄」稱號並受嘉獎。而蘇軍日後也在對德、對日作戰中繼續發揮了裝甲戰的機動性,並成功地分割日軍,大獲全勝。

中蘇友誼的合力

從另一個方面來說,東北地區的共產黨、原東北抗日聯軍的情報人員為蘇聯提供了大量的軍事情報,便於蘇聯對日作戰時機、路線的選擇。

抗聯將領周保中等人就是跟隨蘇軍打回東北的,他們對關東軍的布防、作戰特點十分熟悉,有助於輔助蘇聯軍隊各個分割包抄,殲滅困守堡壘的關東軍部隊。高效可靠的情報工作使得蘇軍手裡有大量日軍布防、換防等機密信息,大大加速了戰爭的進程。

具體來說東北抗聯進入蘇聯整訓、「避難」保存有生力量為日後和蘇聯合作收復東北打下了基礎。1942年7月16日,時任抗聯領導人周保中、李兆麟同蘇聯遠東方面軍司令員阿巴那申克大將經過協商,決定將留在蘇聯遠東境內的東北抗聯部隊加以擴充整理,編為「東北抗日聯軍教導旅」,以「培養東北抗日救國游擊運動的軍事政治幹部,鍛鍊優秀游擊戰士,使之能在東北解放戰爭之際,積極有力地配合友軍作戰」。

教導旅成立後的兩三年中,開展了汽車駕駛、無線電通信、空降跳傘、滑雪等特種訓練,提高了廣大指戰員的戰術技術水平和作戰能力。隨著蘇聯出兵中國東北的臨近,蘇聯遠東邊防軍還對教導旅進行了特殊訓練,如空降跳傘、開摩托、識圖繪圖、收發電報、爆破、戰地拍照等。

據教導旅二營三連連長彭施魯回憶,中蘇兩國官兵關係十分融洽。在蘇軍的協助下,除了搏鬥、刺殺等基本技能外,第八十八旅的將士還接受了跳傘和滑雪訓練,這對他們來說既新鮮又刺激。針對東北氣候嚴寒、冬季雪大的特點,教導旅高度重視滑雪訓練。抗聯戰士在這項技能上頗為努力,雖然戰士們摔得全身青一塊紫一塊的,但仍然堅持訓練。抗聯教導旅在蘇聯三年的異國訓練中不斷成長、不斷壯大,由一支只會打游擊的隊伍,發展成為一支掌握先進武器裝備的專業部隊。

最值得一提的還是戰士們破襲日軍要塞,為蘇軍清掃前進障礙。

虎頭要塞位於黑龍江完達山脈的丘陵之中,是日軍為進攻蘇聯而秘密修築的邊境軍事要塞,擁有龐大的進攻和防禦體系,是中蘇邊境東段的核心陣地之一。在要塞的山頂有一門榴彈炮,炮身直徑為1米,炮口直徑為41厘米,炮長約20餘米,號稱「亞洲第一炮」。它的殺傷力極為驚人,裝藥量為1噸,一顆炮彈竟有4米長,最大射程達20公里,可以隨時打到蘇聯的土地上,對即將出兵東北的遠東軍威脅極大。在蘇軍發動總攻的前夜,抗聯教導旅小分隊混入虎頭要塞,炸掉了這門「亞洲第一炮」。

虎頭要塞內部

如果從當時世界局勢來說,在德國投降、美國扔下原子彈、日軍困獸猶鬥的背景下,蘇聯進軍東北實際上是狗熊掰包穀,最後一擊了,本身並未遭受太大的頑抗,這與日軍戰鬥意志的衰減本身也有極大的關係。

除了以上說的幾點,我覺得從軍事作戰的大戰略、宏觀思維上來說,日軍參謀本部和關東軍高層犯了大錯誤。他們仍然頑固地相信憑藉堅固的混凝土地堡、暗堡、壕溝組成的邊界立體防禦工事就能抵禦蘇聯的滾滾鐵流,但事實是在坦克、火焰噴射器、傘兵、轟炸機的立體打擊下,這些鐵烏龜真正起到的反而是阻礙日軍及時抽身撤離的負面作用。日軍的類似的東寧要塞都是同樣思維的產物,最終多行不義必自斃,毀於缺乏機動性上。

畢竟世界軍事的大潮流已經改變為制空權和裝甲集團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