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蘭古國中的「樓蘭」是什麼意思,為啥後來更名為鄯善國?

2018年04月14日     2,054     檢舉

樓蘭古國的名氣很大,以至於很多探險者去那裡探險,時至今日還有很多人知道樓蘭古國。但是,後來樓蘭古國的國名改了,叫做鄯善國。那麼,樓蘭為啥改名為鄯善呢?

(樓蘭舊址)

樓蘭古國,是古絲綢之路上的一個小國,位於羅布泊西部,處於西域的樞紐,王國的範圍東起古陽關附近,西至尼雅古城,南至阿爾金山,北至哈密。樓蘭古國在古代絲綢之路上占有極為重要的地位,不過現今只留下了一片廢墟遺蹟。

因為這篇文章探討名字的變化,首先我們就討論下,樓蘭古國名字的來源。。

《史記•大宛列傳》上根據張騫的所見所聞而記載說:於闐之西,則水皆西流,注西海;其東水東流,注鹽澤。鹽澤潛行地下,南河則河源出焉。多玉石,河注中國。而樓蘭、姑師邑有城郭,臨鹽澤。

這是樓蘭一名最早被漢人所知的時代。那麼,樓蘭之名是由何而來呢。這麼多年來,人們一直試圖揭開其中緣由。

(樓蘭古國)

為什麼叫做樓蘭?其中原因是近代才解開的。1901年,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在羅布淖爾附近找到了僅有10萬多平方米的樓蘭古城,西方學者根據在古城內出土的佉盧文中稱這城市是kroraina"(庫羅來納),所以認為樓蘭是kroraina的譯音。

後來,中國學者對這些出土的文物進行闡釋。中國學者孟凡人指出,佉盧文傳入新疆的年代約在公元2世紀末, 只能是當地人利用佉盧文記錄早已存在的樓蘭一稱的標音。 由此可見,樓蘭一稱是當地土著民族起的名稱。

那麼,當地人為啥稱自己是樓蘭呢?中國學者馮承鈞認為,《水經注》卷二引釋氏《西域記》名羅布泊為牢蘭海,這個牢蘭與樓蘭,是同名異譯。看來,樓蘭古國的名稱,與羅布泊有關,也就是羅布泊。

羅布泊在晚更新世以前即已出現,是塔里木盆地的集水中心,樓蘭、車師則臨其旁,於是這裡孕育了羅布泊地區的古代文明。這一地區的古代居民以其名稱呼自己的國家、城市,正表明了羅布泊在人們心中的地位有多麼的重要。

(樓蘭古國地圖)

後來,樓蘭國改成了鄯善國。為什麼改名呢?其實是被迫的。

根據資料記載,漢武帝初年,西漢政府為了解除北方勁敵匈奴的威脅,派張騫出使西域,藉以聯絡月氏、大宛、烏孫等西域諸國,共擊匈奴。

張騫的出使,雖然沒有達到預期目的,但卻加深了西漢和西域諸國的相互了解。此後,漢武帝又不斷派使聯絡西域,漢使的頻繁往返,都要路經「當道」的樓蘭國。

樓蘭國人口非常少,對於匈奴和大漢王朝兩股勢力都惹不起,所以誰強盛,就依附誰。

漢武帝元封三年(前108年),武帝命從驃候趙破奴領兵攻打車師,並令王恢輔佐。王恢因先前出使西域,多次受到樓蘭王劫掠,於是就率領輕騎700先攻樓蘭,俘虜了樓蘭王,樓蘭開始歸漢。 

匈奴聽說樓蘭歸順西漢,便發兵擊之,樓蘭無奈,只好兩面應付,分別向匈奴、西漢各遣一質子。後來,當西漢貳師將軍李廣利領兵征討大宛的時候,匈奴指示樓蘭王伺機攔劫。漢軍從俘虜口中得知這一消息後,即呈報朝廷,武帝詔命漢軍逮捕了樓蘭王,解送長安。

西漢政府責問樓蘭王為什麼通匈奴?答曰:「小國在大國間,不兩屬無以自安,願徙國入居漢地。」漢武帝對他實話直說表示讚許,體諒到小國的苦衷,便下令護送其回國,並要求樓蘭偵察匈奴的動靜。

漢征和元年(前92年),樓蘭王死,其國人來漢,請求西漢政府放還質子,欲立為王。但因樓蘭質子在漢經常犯法,被處以宮刑,所以西漢政府藉口皇帝喜歡質子,不予放還,樓蘭只好更立其王。嗣王幾年後又死了,匈奴首先得知這一消息,立刻將樓蘭王在匈奴的質子遣送回國,立為國王。

此王由於多年生活在匈奴,故親匈奴而遠漢,並多次勾結匈奴攔阻殺害漢朝使節。漢元帝四年(前77年),西漢政府派平樂監傅介子刺殺了忠於匈奴的樓蘭王,立樓蘭在漢的質子、前王之弟尉屠耆為王,並更其國名為鄯善。

此後,樓蘭古國就沒了,變成了鄯善國。

(樓蘭古國舊址)

那麼,西漢政府將樓蘭國國都遷走到扜泥城,更改成鄯善國,目的很多。主要是將樓蘭國故都位置掌握在自己的控制下,這樣可以方便絲綢之路的暢通。更改國名為鄯善國,也是讓故有國民忘記樓蘭,以及當年依附匈奴的歷史記憶。

那麼,為啥改名為鄯善呢?主要是根據一條河流。

《西域記》中記載,釋氏河,經屈茨,烏夷,禪善入牢蘭海也。牢蘭海也就是羅布泊,當時扜泥城附近有兩條河流,按照當地的發音,叫做釋氏。根據河流取國名,是再好不過的方法,釋氏和禪善發音有些類似。當地的居民可以這麼叫,但是漢帝國是管理者,必須根據當地的發音,給這個國家取個名字。

何光岳《南蠻源流史·鄯善國的興衰》釋:「鄯與禪同音異譯,華教最重禪理,樓蘭人是最早接受佛教之國,其都城扜泥的急讀音為禪,即鄯善,意為佛教城。善者良也,亦為佛經宣傳慈善之義,應起於佛教。」

(樓蘭古國)

樓蘭古國為啥消失了呢?很多學者認為,除了地殼活動的因素外,最大的原因是河床中堆積了大量的泥沙而造成的。塔里木河和孔雀河中的泥沙匯聚在羅布泊的河口,日久月長,泥沙越積越多,淤塞了河道,塔里木河和孔雀河便另覓新道,流向低洼處,形成新湖。舊湖在炎熱的氣候中,逐漸蒸發,成為沙漠,水是樓蘭城的萬物生命之源。羅布泊湖水的北移,使樓蘭城水源枯渴,樹木枯死,市民皆棄城出走,留下死城一座,在肆虐的沙漠風暴中,樓蘭終於被沙丘湮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