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潛入日軍獲情報,令180餘軍官被全殲

2018年04月14日     1,035     檢舉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記者 張恩傑) 在電視劇《亮劍》里,有個消滅日軍軍官「觀戰團」的情節,講的是一場無情報支持、無上級指示的遭遇戰。這個情節令無數觀眾熱血沸騰,也令電視機前一位真實參與過這場戰鬥的老人感慨不已。作為在日軍作戰部隊擔任過情報職務的中共情報人員,長期工作在特殊戰線、沉寂在歷史角落,直到2008年5月12日去世前,他的事跡都鮮為人知。

老人去世5個月後,《中國秘密戰爭》的作者郝在今在CCTV—7的軍事講壇節目裡,以「亮劍於無聲處」為題較為詳細地介紹了那次日軍軍官「觀戰團」遭伏擊——原來,那次行動並非如《亮劍》中所稱為遭遇戰,而是臨汾情報站的陳濤(原名王桐,即上述電視機前的老人)設法取得此情報並及時送到陳賡處,才有如此周密的部署。

「那次戰鬥,全殲日軍軍官觀戰團一百八十多人。其中包括一名少將、六名大佐。為此,我哥哥陳濤還受到中共中央社會部的嘉獎。」日前,陳濤的妹妹劉鄉(原名王宛欣)接受《法制晚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只可惜郝在今在電視節目上為他正名時,他已去世五個月。

陳濤兒子陳文鹿則表示,父親比較沉默寡言,從來不談他革命生涯里的那些事跡。直到他80多歲時,常常伏在寫字檯上撰寫回憶錄,向山西省安全廳投稿時,子女們才知道他在臨汾情報站的那些諜報史。

(1940年,陳濤攝於臨汾)

穿日軍軍裝回家遭父訓斥

知其真實身份誤會消除

日前,在北京東直門內南小街中國中醫科學院宿舍,90歲的退休教授劉鄉向《法制晚報》記者追憶了她的三哥陳濤作為中共隱蔽戰線情報工作者,在1940年潛入臨汾敵占區,以「大漢義軍」少將司令身份獲取各種日軍軍事戰略情報的往事。

陳濤比劉鄉大9歲,1919年8月31日出生在北京郊區西三旗一個大家庭。祖父務農,父親王觀卿為秦皇島柳江煤礦的高級職員。1931年從秦皇島小學畢業後,陳濤考入天津南開中學。「九一八」事變後,陳濤積極進行抗日宣傳,1936年讀高二時加入中國共產黨。「七七」事變後,陳濤到南方抗日,與家庭失去聯繫。

「三哥留給我印象最深的,莫過於1942年9月底,他穿著一身日軍軍服,回到北平家中。我父親見他最先是一愣,接著臉上喜色全無,生氣地質問他,『日軍侵華,國土淪陷,生靈塗炭,為何在這時卻穿著日本軍服,在給日本人做事麼?』母親忙來勸解,『兒子好不容易回來了,應該高興才是。』」劉鄉追憶道。

(90歲劉鄉接受專訪,追憶三哥情報生涯)

她告訴記者,當時三哥陳濤似乎有苦難言,「他滿含淚水地一再向父親辯白,他沒有做對不起中國人的事情,如果家人不信,可以去臨汾調查。他還說再過一段日子,接父親到臨汾去住,看看他的工作生活環境。」

「1942年底,三哥真的將父親和我接到了臨汾,他住在偽軍司令部附近一處院落。」劉鄉說,當時常常有個人在晚上單獨找三哥談話。後來她才知道這人叫張文成(原名朱向離),是太岳軍區那邊派來負責和陳濤接頭的。這時她才知道,原來陳濤是以「大漢義軍司令」身份在幫中共獲取日軍軍事戰略情報。

另外,陳濤還將自家一個親戚送往延安參加抗日。由此,才消除父親對他的誤解,家人都對他挺敬佩。「三哥並非像影視劇中的諜報人員那樣聰明伶俐,神通廣大。而是個面帶忠厚,不善言辭,略顯木訥的老實人。也許正因他的這些特點,再加上他不賄賂不吹捧日寇,反而使日本人感到他更可靠。」劉鄉說。

謀到日軍情報班班長職務

隨口編地址差點惹禍患

為了更好地開展情報工作,1941年元月下旬,經陳濤向黨組織請求,太岳軍區先後派來張秀田、劉漢民、楊作君、聶士禮四位同志。

陳濤將這四人都安插在「大漢義軍」司令部里:張秀田任上尉參謀,掌握全盤活動;劉漢民任司令部少尉書記官,掌握往來信件文電;聶士禮任少尉警衛排長,掌握司令部各項勤務;楊作君任警衛,直接協助陳濤工作。後來,上級又派來年長且鬥爭經驗豐富的張文成任黨的領導,以商人身份往來於根據地和敵占區,負責與軍區的聯絡,組成一個堅強的戰鬥集體。

1942年4月,日軍114師團調往山東德州,師團情報班因班長調回日本而解散。日軍69軍團接替114師團駐紮臨汾,山下少佐留任。一天山下與陳濤在校俱樂部喝酒,說到要重建情報班,陳濤立即將此情況彙報給了張文成。時任太岳軍區司令員陳賡得知後當即指示,抓住時機爭取當此情報班長。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