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華日軍在中國製造的最後一起慘案——海南三一慘案

2018年04月14日     511     檢舉

1939年4月16日,日本侵略軍佐八特一部出動大量兵力,向樂會縣城互助鄉進發,(今海南省瓊海市中原鎮長仙行政村)日軍不斷向各個交通要地和廣大農村進逼,逐步向中原、橋園、陽江等地推進。所到之處,日軍建立日偽維持會,大建堡壘據點,建立保甲制度,強化治安管理。互助鄉的北面有日軍中原據點,西面有日軍橋園據點和陽江據點。互助鄉「三·一」(農曆三月初一)慘案,就是駐中原、橋園、陽江三個據點的日軍一手製造的。

海南"三·一"慘案倖存者:小孩被日軍挑在刀尖

1945年4月,日軍駐橋園據點的翻譯官松崗,通過橋園偽維持會人員陳紹群搭線,向國民政府投誠。4月8日夜裡,松崗攜帶一挺輕機槍和幾顆手榴彈離開日軍據點,來到雅昌村投誠。為了感謝陳紹群搭線,松崗特將平時使用的一支金筆送給他。送走松崗後,陳紹群又回到橋園偽維持會賭博。

松崗攜械出逃,使日軍大為震驚。日軍從正在賭博的陳紹群身上搜出了松崗的金筆,就抓住他嚴刑拷打。陳紹群對松崗的去向供認不諱。日軍從而獲悉接應松崗的互助鄉一帶是抗日政府駐地,便決定對互助鄉進行大屠殺,實行瘋狂報復。

1945年4月12日(農曆三月初一),日軍在中原鎮的燕嶺坡、坡村村落、長仙村村落等三個地方實施了大屠殺。

(一)燕嶺坡大屠殺

早晨,日軍通知互助鄉坡村、長仙兩個村落的村民集中到中原鎮偽軍營檢驗「良民證」。約8時許,村民們陸續來到偽軍營。日軍認為村民來的差不多了,便關上營門,大聲喝令老人孩子站到左邊,成年男女站到右邊。村民站好後,日軍打開營門,持槍押送成年男女到燕嶺坡日軍營房。剛出門,排在隊伍前面的歐司氏(歐繼蕃妻)由於事先得到當偽軍的親戚的暗示,藉口要小便,闖進一家商店,從後門溜走。日軍發覺後即開槍射擊,受驚動的村民四處奔逃。日軍立即將人押回原處,並打電話到嘉積總部求援。片刻功夫,一整車的日軍急駛而來。日軍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在大路兩旁監守著,將村民押到燕嶺坡日軍營房。日軍在營房西面的山坡上挖了兩個8米見方的大坑。

村民被押到燕嶺坡日軍營房後,日軍就把保甲長列為一隊,男人列為一隊,婦女列為一隊,然後將保甲長及男人趕進屋裡,在門口架起機槍,由兩名日軍把守。日軍喝令村民交出隨身所帶貴重物品,並脫光衣服,然後用繩子把村民三五個一串倒剪雙臂牢牢捆綁起來。四個劊子手在營院一角喝著烈酒。從營房到兩個大坑沿途制高點上,日軍都架著機槍把守。

屠殺開始了。被殺的第一批是保甲長。第二批是男人,第三批才是婦女。四個劊子手輪流殺戮。他們揮舞鋼刀朝村民的脖頸使勁亂砍。人群鮮血四濺,人頭滾落,屍體被日軍順勢踢進坑裡。村民們一串接一串地被推向坑邊。悽厲的叫喊聲與悲慟欲絕的哭聲響成一片。劊子手們砍累了,就改為刺殺。他們用刺刀殘忍地對準村民的胸膛或後背猛刺。殺戮持續到黃昏。黑糊糊的土坑內,躺著630多具屍體。

(二)血洗坡村村落

天剛蒙蒙亮,駐橋園據點的日軍就往互助鄉坡村村落開來,對村民進行一批又一批的血腥屠殺。

第一批屠殺在雅昌、鳳嶺村。天剛亮,17位村民正集中準備前往中原鎮「驗證」。忽然,從南面路口竄出一幫日軍,把村民團團圍住,架起機槍,控制住村民,並進村入戶去搜人。片刻,有8位老少村民被押出來。日軍立即實施殺戮。兩個手持刺刀的日軍竄到人群中抓人。先被抓出的是歐繼勇的妻子和歐宗梅,她們被推到竹林邊。日軍先一腳從歐繼勇妻肋窩踢去,一刀扎進後背,再用力擰絞,歐繼勇妻慘叫兩聲就斷氣了。接著,日軍用同樣手段刺死了歐宗梅、歐宗林的母親、歐宗炎的母親及歐陳氏。年近八旬的歐繼年腳跛走不動,被日軍抓住腿拖到竹林邊,扎了幾刀。歐宗雅則被日軍剖腹,腸子流了出來,慘叫三天才斷氣。

之後,日軍把餘下的14個人押到歐宗積家屋子裡,封鎖門窗,用柴草蘆席等易燃物點火焚燒。上山大嬸為了逃生,掄起一把砍刀,拚命往窗戶上砍。外面的日軍對著窗戶開了槍,子彈穿過上山大嬸的胸膛,又穿過歐宗鑫的肩膀,鮮血直流。火勢呼呼沖天,右廂房突然倒塌,13歲的歐宗貴見門已打開,就往外沖,竟撞在日軍的槍尖上,隨即倒下。黃明開的兒子和歐宗統的兒子僅一歲,都被燒死了。歐宗仁的母親躲進一口小缸,還把缸蓋蓋上。過後人們打開缸蓋,她已被燒成木炭人。

這一天,日軍在雅昌、鳳嶺兩個村莊殺死和燒死了16人,有9人僥倖從火魔中逃脫。

第二批屠殺在弄昌嶺進行。雅昌、鳳嶺村有10個人起了個清早,趕到中原鎮去「驗證」。剛走到三古村路口,被從橋園開來的一隊日軍截住,押往弄昌嶺。到了弄昌嶺,日軍喝令村民們脫下衣服,然後實施殺戮。日軍先用槍托向黃明宇砸去。黃明宇向前一傾,後背挨了一刀,掙扎幾下就死去。田力婆想求情,卻被當胸一刀刺死。孫華民是個孩子,當日軍刺向他媽媽的時候,他驚恐地大叫一聲「娘」就撲了過去,日軍順勢一刀扎向他並高高挑起,把他拋得老遠。日本鬼子舉著刺刀一個接一個向村民亂捅亂刺。10位村民9死1傷。

第三批屠殺在雅昌村馮屋進行。上午9時許,馮克新等7個小孩在上園坡放牛,渴了就回到村邊摘椰果喝水。日軍突然來到,小孩們慌忙奪路而逃,馮克新、歐育權向上坡跑,其餘的往下坡跑。日軍見下坡人多,就窮追不捨。孩子們快要逃脫的時候,前邊卻出現了一道木籬笆,擋住了去路。日軍追上來,把他們一人一刀捅了個窟窿。歐育鸞、歐女不和、陳女不二立即倒在血泊中。馮女不鸞的腸子流了出來,慘叫幾天後死去。之後,日軍闖進馮家,遇上馮女不鸞的母親馮王氏,四個日本兵將她輪姦後又在她陰部、小肚扎了幾刀把她殺死。接著又闖進馮世盛家,看見其半歲的女兒睡在搖籃里,就一刀挑起向空中拋去刺死。

第四批屠殺在雅昌村聶屋進行。聶家與馮家僅百步之隔。在馮家被殺戮之時,一幫日本兵闖進聶家展開獸殺。聶同江已經60歲了,日軍用石頭砸爛了他的頭顱,腦漿四濺;吳克松的女兒吳女不花未滿一歲,睡在搖籃里,被日軍剁成肉塊;七八歲的聶女不慶、聶文昭被日軍攔腰斬斷,肝腸橫流。聶家門口的大樹底下,還躺著聶同則、聶女不姑、聶宏煥、聶謝氏、聶覃氏、聶女不蓉等9具屍體,血肉模糊。

第五批屠殺在竹林坡進行。竹林坡地處村邊,是放牧之地,也是孩子們玩耍的地方。這天天剛亮,孩子們就放牛來了。突然冒出一隊日軍,強拉著孩子們一字兒站好隊。日軍手持刺刀,一個日軍面對一個孩子。日軍官一聲令下,日軍像刺草靶一樣向孩子們的心窩齊刷刷刺去,孩子們尖聲慘叫著倒了下去。被日軍刺殺的10個小孩分別是歐宗清、歐宗勇、歐繼尊、歐宗賢、歐繼炳、歐繼煥、歐華子、歐繼清、歐繼岳、歐繼豐等。歐繼清被刺得腸子流了出來;5歲的歐繼岳被扎6刀,與死去的胞兄抱成一團,被厚厚的血漿緊緊地粘在一起,其母親費了好大力氣把他們分開,倖免於難;11歲的歐繼豐被刺9刀受重傷,也僥倖活了下來。

日軍殘殺牧童後,又向坡村闖來。歐繼波兄弟和母親正在園地里播種。看見日軍來了,母親催促兩個兒子趕快逃走,自己卻迎向日軍,想拖住日軍讓兒子逃得遠些。兇殘的日軍舉刀一紮,可憐的母親倒了下去。日本兵進了坡村,迎面碰上了歐何氏,隨手一刀就向她捅去。歐何氏在地上打滾,鬼子就跟著刺。歐何氏的胸部、腹部、陰部都有刀傷,血流滿地。謝式容聽見有槍聲,忙拉著兒子歐宗柳、女兒歐宗蘭逃命,不料一出門就遇上日本兵。日軍見人便舉刀亂刺,3歲的歐宗蘭被當場殺死,謝式容被刺14刀,5歲的歐宗柳被刺11刀卻奇蹟般活了下來。

第六批屠殺在吉嶺村進行。一大早,日軍從照禮坡直插吉嶺村,把整個村莊團團圍住,然後分頭撲向各戶搜索。日軍將村民押到村口集中,人抓齊了便開始殺戮。日本兵對準村民又劈又捅,又砸又摔。村民慘叫聲撕心裂肺。很快,村口那片空地上一片狼藉:斷頭斷臂的、腹開腸子流的、腦袋漿迸裂的,慘不忍睹。日軍在這裡奪去了18條生命。吉嶺村殺戮結束後,日軍穿過大村山,準備進剿長仙村,經過大村廟時遇上何家三位婦女,將她們殺死在旱田裡。日軍在馮家路口遇上馮克仁、馮王氏在大田裡播種,又舉刀將他們刺死。

日軍在坡村村落共殺害村民73人。

(三)劫殺長仙村村落

負責圍剿長仙村村落的是駐陽江據點的日軍。因路程較遠,日軍到達的時間晚些。當天早上,大部分村民已去中原鎮「驗證」,被殺害在燕嶺坡,留在村裡的大部分是老弱病殘者、婦女和小孩。但日軍實行殘酷的「殺光、搶光、燒光」焦土政策,不肯放過一草一木。一幫日軍進入八嶺上村,遇上陳家暢的母親周氏,當場將她刺死在家門口。接著進入南橋村,縱火焚燒王輝榮家,其不滿一歲的女兒被燒死在搖籃里,老母親王馮氏被劈死在門口。盧家良的妾正在收拾衣服,也被日軍殺死。在官園村,日軍照樣大開殺戒。歐育俊妻、歐育正妻、歐育泮妻都被殺死在自家門口。在下排界村,殺死了黃文廣母、黃文彬祖母、黃仁松母親。再闖進庵堂園村,殺害了歐育宏母、歐育開母、歐純標妻。又越過村界進入曹屋,殺害了曹家桐母。當天長仙諸村處處火光沖天、濃煙滾滾,槍殺聲、嚎叫聲和被搶奪的禽畜鳴叫聲混雜一片。日軍燒殺搶掠過後的村莊,只見屍橫村道,殘牆斷壁,瓦礫成堆,慘不忍睹。據統計,長仙村落的南橋村、曹家村大部分民房被燒,官園村、下排界村、何家村全部房屋被燒。而何家村竟慘遭滅頂之災,從此不復存在。

互助鄉「三·一」慘案慘絕人寰。僅1945年4月12日一天,日軍在中原鎮燕嶺坡、坡村村落、長仙村村落三個地方就殺害了900多人,燒毀房屋276間,搶劫財物無法計算。

1947年,為了悼念互助鄉「三·一」慘案中的死難同胞,當地民眾在燕嶺坡上建起「千人墓」,以寄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