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文《榮枯鑒》-看透人心險惡,道破小人伎倆,說盡人生榮辱百態

2018年04月16日     1,132     檢舉

長樂老馮道

五代十國,是中國歷史上最混沌黑暗的一段時期。國家四分五列,遼國虎視眈眈。短短六十多年,中原王朝走馬觀花更迭五個王朝。就是在這樣一種歷史背景之下,有一位奇人,歷仕五朝,輔佐過八姓十一位帝王,一生位列宰輔三公,生前享盡榮華富貴出將入相,封萬戶侯;死後帝王惙朝三日追封瀛文懿王,極盡哀榮。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官場不倒翁自號長樂老的馮道。

雖生逢亂世,馮道總能左右逢源,這或許與他寵辱不驚,事親濟民,提攜賢良有關,雖然歷史上對馮道的評價不高,認為他朝唐暮晉,變節無恥。但是不可否認,馮道是一個上對得起天,中對得起人,下對得起地的人。無論身處何位,他都能兢兢業業,以天下蒼生為念。或許我們只有從他的一首小詩中才能真正體會馮道的為人:

莫為危時便愴神,前程往往有期音。

經聞海岳歸明主,未省乾坤陷吉人,

道德幾時曾去世,丹車何處不通津。

但教方寸無諸惡,狼虎叢中也立身。

今存世馮道《榮枯鑒》,可以說是馮道為官一生,閱人無數後所得一部非常經典的謀略著作。曾國藩有云:「一部《榮枯鑒》道盡小人之秘技,人生之榮枯,他使小人之汗顏,君子之驚悚……」。時至今日,此書對我們為人處事,工作生活依然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洞悉其奸,破解小人,永葆不敗是我們需要學習借鑑的。此文值得永久珍藏,您將獲益一生:

圓通卷一

善惡有名,智者不拘也。天理有常,明者不棄也。道之摩通,易者無虞也。

惜名者傷其名,惜身者全其身。名利無咎,逐之非罪,過乃人也。君子非貴,小人非賤,貴賤莫以名世。

君子無得,小人無失,得失無由心也。名者皆虛,利者惑人,人所難拒哉。

榮或為君子,枯必為小人。君子無及,小人乃眾,眾不可敵矣。名可易事難易也,心可易命難易也,人不患君子,何患小人焉?

聞達卷二

仕不計善惡,遷無論奸小。悅上者榮,

悅下者蹇。君子悅下,上不惑名。小人悅上,下不懲惡。下以直為美,上以媚為忠

直而無媚,上疑也;媚而無直,下棄也。上疑禍本,下棄毀譽,榮者皆有小人之謂,蓋固本而舍也。

富貴有常,其道乃實。福禍非命,其道乃察。實不為虛名所羈,察不以奸行為恥。無羈無恥,榮之義也。

求名者莫仕,位非名也。求官者莫名,德非榮也。君子言心,小人攻心,其道不同,其效自異哉。

解厄卷三

無憂則患烈也。憂國者失身,憂己者安命。禍之人拒,然亦人納,;禍之人怨,然亦人遇。君子非惡,患事無體;小人不賢,畬慶弗絕。

上下離心,非小人難為;下不結怨,非君子勿論。禍於上,無辯自罪者全。禍於下,爭而罪人者免。

君子不黨,其禍無援也。小人利交,其利人助也。道義失之無懲,禍無解處必困君子莫能改之,小人或可諒矣。

結交卷四

智不拒賢,明不遠惡,善惡咸用也。順則為友,逆則為敵,敵友常易也。

貴以識人者貴,賤以養奸者賤。貴不自貴,賤不自賤,貴賤易焉。貴不賤人,賤不貴人,貴賤久焉。

人冀人愚而自明,示人以愚,其謀乃大。人忌人明而自愚,智無潛藏,其害無止。明不接愚,愚者勿長其明。智不結怨,仇者無懼其智.

君子仁交,惟憂仁不盡善。小人陰結,惟患陽不制的。君子弗勝小人,殆於此也。

節儀卷五

外君子而內小人者,真小人也。外小人而內君子者,真君子也。德高者不矜,義重者輕害。

人慕君子,行則小人,君子難為也。人怨小人,實則忘義,小人無羈也。難為獲寡,無羈利豐,是以人皆小人也。

位高節低,人賤義薄。君子不堪辱其志,小人不堪壞其身。君子避於亂也,小人達於朝堂

節不抵金,人困難為君子。義不抵命,勢危難拒小人。不畏人言,惟計利害,此非節義之道,然生之道焉。

明鑑卷六

福不察非福,禍不預必禍。福禍先知事盡濟耳。

施小信而大詐逞,窺小處而大謀定。事不可絕,言不能盡,至親亦戒也。

佯懼實忍,外恭內忌,奸人亦惑也。知戒近福,惑人遠禍,俟變則存矣。私人惟用,其利致遠。

天恩難測,惟財可恃。以奸治奸,奸滅自安。伏惡勿善,其患不生。

計非金者莫施,人非智者弗謀,愚者當戒哉。

謗言卷七

人微不諍,才庸不薦。攻其人忌,人難容也。

陷其窘地人自污,謗之之易也。善其仇者人莫識,謗之奇也。究其未事人未察,謗之實也。設其惡言人弗辮,謗之成也。

謗而不辯,其事自明,人惡稍減也。謗而強辯,其事反濁,人怨益增也。

失之上者,下必毀之;失之下者,上必疑之。假天責人掩私,假民言事見信,人者盡惑焉。

降心卷九

以智治人,智窮人背也。伏人懾心,其志無改矣。

上寵者弗明貴,上怨者體暗結。術不顯則功成,謀暗用則致勝。君子制於親,親為質自從也。小人畏於烈,奸恆施自敗也。

理不直言,諫非善辯,無嫌乃及焉。情非彰示,事不昭顯,順變乃就焉

仁堪誅君子,義不滅小人,仁義戒濫也。恩莫棄賢者,威亦施奸惡,恩威戒偏也。

揣知卷十

善察者知人,善思者知心。知人不懼,知心堪御。

知不示人,示人者禍也。密而測之,人忌處解矣。君子惑於微,不惑於大。小人慮於近,不慮於遠。

設疑而惑,真偽可鑑焉。附貴而緣,殃禍可避焉。結左右以觀情,無不知也。置險難以絕念,無不破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