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算天才池步洲:破譯兩創奇蹟,讓山本五十六命喪黃泉

2018年04月16日     7,146     檢舉

75年前的今天,1943年4月16日,中國政府軍技室破譯日本海軍聯合艦隊司令長官山本五十六大將出巡的行動密電。蔣介石即令將密電轉告駐渝美方;美方人員於即日下午通報駐瓜烏韓德遜機場的美軍指揮官馬克·米爾其海軍少校。4月17日晨,美軍16架P-38式戰鬥機適時出擊。山本五十六的座機被湯瑪士·藍斐爾上尉準確擊中,同機11人全部身亡。

池步洲夫婦

回國抗日 加入破譯日軍情報工作

池步洲生於1908年,福建省閩清人。他從小就聰慧好學,高中畢業後赴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在機電專業就讀。畢業後他在中國駐日本大使館武官署任翻譯,並娶一位名叫白濱曉子的日本姑娘為妻,育有3個兒女,一家人其樂融融。

那是一個多災多難的時代,人如大江浮萍,根本無法把握自己的命運。日本侵華戰爭爆發,池步洲的人生從此改變了。

1937年7月25日,一心想回國參加抗戰的池步洲,歷經周折,終於帶著家人回國。為此,他的妻子白濱曉子與自己的日本家人斷絕了關係。

池步洲回國後,初在中國國民黨中央組織部調查統計科機密二股做破譯日軍密電碼的工作。其時,一腔熱血的池步洲對電碼一無所知。但他聽有關宣傳說,如能破譯出日軍的密電碼,等於在前方增加了10萬大軍,愛國情深的他就欣然接受了這份工作。

一個月破譯數百封密電

1938年6月,池步洲奉命調到漢口日帝陸軍密電研究組。這個機構既不屬軍統,也不屬中統,而是直屬國民黨中央軍事委員會,是蔣介石的秘密諮詢機關,由蔣介石的內弟毛慶祥任組長,原交通部電政司對密電素有研究的霍實子任主任,後來又把李直峰(其真實身份是中共地下黨員)調來當副主任。

在兩個破譯密電碼的機關工作了一年多後,池步洲報國心切,不久便辭去密電研究組的工作,到國民黨中央電台國際台擔任日語廣播的撰稿和播音,同妻子白濱英(白濱曉子)一起進行抗日反戰宣傳。

後來,軍政部部長何應欽又調他到軍政部無線電台總台去做破譯日軍密電碼的工作。他再三推辭,仍無法推掉,最後只好以「每晚去指導2小時,不妨礙對日廣播工作」為條件接下了這份差事。於是,他從1939年3月1日起開始業餘從事對日軍密電碼的破譯研究。

因系統不同,日軍的陸海空軍的密電碼差別很大,而陸軍的密電碼最難破譯。整個抗戰期間,日軍陸軍與海軍的密電碼始終未被破譯過。而空軍密電碼則比較容易破譯。

當時,池步洲收到的密電碼,有英文字母的,有數字組成的,也有日文的,其中以英文的為最多。但不論哪種形式,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字符之間不留任何空,一律緊密連接,有些英文密電,只從報頭的TOKYO判知它是發自東京,內容則連一個字也看不懂。開始還以為它是軍事密電,後來根據其收報地址遍布全世界,初步判斷是日方的外交電報。池步洲決定從這些數量最多的英文密電碼開始著手。

由於精通日語,很快,他逐漸破譯了一些字詞,再根據日語的漢字讀音,順藤摸瓜,直至整篇電文的全部破譯。

就這樣,從1939年3月起,池步洲在不到一個月時間裡,就把日本外務省發到世界各地的幾百封密電一一破譯出來了。被破譯的密電,其特點是以兩個英文字母代表一個漢字或一個假名字母,通常都以LA開頭,習慣上即稱之為「LA碼」。這等於池步洲為自己弄到了一本日本外務省的密電碼!像這種破譯密電碼的工作,今天就是使用計算機,也要花費相當時間,而池步洲在不到一個月就大功告成,這不能不說是破譯密電史上的一樁奇蹟。為此,軍政部還給他頒發了一枚獎章。

成功截譯偷襲珍珠港密文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中期,一直醉心於發戰爭財的美國也捲入了戰爭。1940年8月1日,美國宣布對日禁運,並凍結日本在美的銀行存款。這對已經陷於戰爭泥淖的日軍是個重大打擊。因為汽油儲量只夠一年使用,如果不能從美國、荷蘭購進汽油,日軍的坦克、飛機、軍艦都將成為一堆廢鐵。

日本於是做出了「不惜與英、美開戰也要進攻南越」的戰略,決心南下以搶奪石油資源。在日本軍國主義者的眼中,美國太平洋艦隊自然是妨礙與威脅日軍南下的最大敵人,必須搶先下手予以徹底消滅,才能打開南下擴張的通道。

所以,當時日本外務省緊鑼密鼓地給西南太平洋各地所有的使領館發出密電,命令除留下LA密電碼之外,其餘各級密碼本全部予以銷毀;同時頒布了許多隱語,如「西風緊」表示與美國關係緊張,「北方晴」表示與蘇聯關係緩和,「東南有雨」表示中國戰場吃緊,「女兒回娘家」表示撤回僑民,「東風,雨」表示已與美國開戰,共有十幾條之多,並明確規定這些隱語在必要的時候會在無線電廣播中播出,要求各使館注意隨時收聽。一時間,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一直關注日本情報的池步洲發現,從1941年5月份起,日本外務省與其駐檀香山總領事館之間的密電突然增多,除了僑民、商務方面,竟有軍事情報摻雜其中。

他加緊了密碼破譯工作,並對美軍的一些情況做了研究,他驚訝地發現日軍電碼的內容主要是珍珠港在泊艦隻的艦名、數量、裝備、停泊位置、進出港時間、官兵休假時間等情況。外務省還多次詢問每周哪一天停泊的艦隻數量最多,檀香山總領事回電:「經多次調查觀察,是星期日。」這便是後來日軍選擇12月8日(星期日)偷襲珍珠港的重要依據。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電文中還頻繁提到夏威夷的天氣,說當地30年來從來沒有暴風雨,天氣以晴好為主。

1941年12月3日,池步洲截獲了一份由日本外務省致日本駐美大使野村的特級密電,要求他:一、立即燒毀各種密電碼本,只留一種普通密碼本,同時燒毀一切機密文件。二、儘可能通知有關存款人將存款轉移到中立國家銀行。三、帝國政府決定按照御前會議決議採取截然行動。

池步洲認為,這是「東風,雨」(日美開戰)的先兆。隨後他作出兩點推測:一、日軍對美開戰的時間可能是星期日;二、襲擊的地點可能是珍珠港。他把譯出的電文送給頂頭上司霍實子主任,並談了自己的判斷。

這份密電譯文被迅速呈遞給蔣介石,蔣介石差人立即通知美國駐重慶人員,讓其急報美國政界與軍方。至於羅斯福總統接到警報後為什麼沒有採取任何防禦措施,至今是一個謎。有人說是美國人根本不相信中國人能破譯日本的密電,從而掉以了輕心。有人說是羅斯福總統忍痛犧牲的苦肉計,以此來激怒國內,從而儘快形成向日本開戰的局面。

山本五十六

  破譯山本五十六出巡密電

太平洋戰爭後期,池步洲又破譯了山本五十六座機出巡密電。山本五十六是日本海軍大將(死後被追贈元帥稱號),日本聯合艦隊司令長官,偷襲珍珠港的策劃者和指揮者,被譽為日軍「海軍之花」。日本偷襲成功後,他又揚言要乘勝向南洋進軍,攻占英、法的南亞屬地,鉗制馬六甲海峽,打開歐、亞通路,與德、意兩國會師,氣焰十分囂張。

當時美國海軍雖然在珍珠港遭受巨大損失,但是很快就恢復了元氣,在西南太平洋上主動向日本海軍進攻。1942年,在密德威、珊瑚海及瓜達爾堪爾島等海域的海戰中,給日本海軍以重創。

作為日本海軍靈魂人物的山本五十六則認為,進攻是最好的防禦,於是擬訂了一套新的作戰方案,把前進的根據地轉移到拉包爾,再由他本人親自指揮,在索羅門群島與美軍展開海空決戰,企圖反敗為勝,拯救瀕臨危境的日本帝國。

1943年4月18日,山本五十六乘專機出巡,既為鼓舞官兵士氣,也進行實地考察。殊不知,他這一次踏上的是一條不歸路。

山本五十六的行蹤,自然是日軍的最高級絕密,只有極其少數的高級指揮官方知。為保證山本五十六大將的安全,日本海軍諜報機關事先對飛行路線沿途的「敵情」做了周密的調查,確定其絕對安全之後飛機才起飛。

清晨6點鐘,山本五十六及其幕僚分乘2架專機,由6架戰鬥機護航,從拉包爾機場起飛,當快到第一個目的地巴拉勒機場的時候,突然受到從瓜達爾堪爾機場起飛的16架美國空軍P-38戰鬥機的襲擊。

護航機立即開火,但無法衝出重圍,兩架專機失去保護,只好從1500米高空緊急下降,企圖在巴拉勒機場降落,但卻被美國戰機緊緊咬住,窮追不捨。最後,兩架專機一架被擊落在巴拉勒機場附近的原始森林中,一架被擊沉於附近洋面的深海底。第二天,搜索隊終於在原始森林中找到了墜機的殘骸,山本五十六手握「月山」刀,橫倒在飛機殘骸的旁邊。

長期以來,日本方面對山本出巡的日程、路線何以泄露一事無法破解,因為日本海軍的密電碼是在4月1日剛剛更換的,不可能那麼快就被破譯,只能根據種種跡象妄加推測,說法不一。而真實的歷史是,這份密電也是池步洲破譯出來的。

池步洲破譯的並不是海軍密電碼,而是外務省專用的LA碼。關於山本五十六出巡的日程,原來有兩份電報,一份用海軍密電拍發的,通知到達地點的下屬;一份用LA碼拍發,通知日本本土。池步洲截獲並破譯的,是後一份密電。這份密電交毛慶祥上報蔣介石,蔣介石立即派人通知駐渝美方。這一回,美國人完全折服於中國破譯專家的水平了,迅速行動,當即部署空軍攔擊,終於將山本五十六在南太平洋上空擊襲,使其機毀人亡。

池步洲因在破密方面屢立不世之功,被晉升為國軍少將參謀,以文職而晉身將軍行列。

建國後,池步洲的複雜經歷讓他吃了苦頭。1951年,池步洲在上海蒙冤入獄。1983年4月12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宣判池步洲無罪。晚年的池步洲被選為上海市長寧區政協委員,並撰寫《日本遣唐使簡史》等多部重要著作。2003年2月4日,池步洲在日本神戶逝世,享年96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