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毛澤東一針見血的說:「海軍強大太平洋才能太平」

2018年04月16日     870     檢舉

歷史上,中國是一個典型的陸權型國家,對海洋的關注長期不足,清朝的閉關鎖國政策,更是把中國排除在世界體系之外,這不僅使中國逐步落後於時代,也讓中國飽受來自海洋的困擾。

毛澤東1953年2月19日至24日視察海軍部隊時專門談到這點,他說「近代中國百年來,從鴉片戰爭直到今天,中國受盡侵略、掠奪,災難深重!鴉片戰爭、甲午海戰、八國聯軍入侵、後來日本侵略,都是從海上來的。我國有遼闊的海洋和漫長的海岸線,但我國一窮二白,鋼鐵很少,造船工業不發達,帝國主義就是欺負我們沒有鋼鐵和海軍。現在太平洋不太平,帝國主義還欺負我們,我們海軍強大了,太平洋就可能太平。人民海軍要大發展,必須發展造船工業,主要靠自己造船,海軍建設一定要放在自力更生的基礎上。經過幾個五年計劃建設,我國能自己建造艦船了,那時我們海軍就會逐漸強大起來了。過去你們在陸地上,那時要求同志們要愛山愛土,現在你們是海軍,應該愛艦愛海洋。」

在抗日戰爭時,駐紮在威海劉公島的汪偽海軍練兵營的衛隊長鄭道濟率部600餘人起義,他們殺死日軍17人,偽軍20人,駕駛1艘軍艦、3艘汽船加入八路軍,被改編為膠東軍區海軍支隊,成為中共領導的第一支海上武裝力量。消息傳到延安後,毛澤東說:「你們想到沒有,日本人被趕走以後,要看好我們國家的東、南大門,就要建立一支我們自己的海軍。從現在起,我們就要開始研究海防、岸防的問題啊!」隨後,毛澤東指示葉劍英成立了「海軍研究小組」。

隨著在國共內戰中的勝利,毛澤東反覆提到建設海軍的重要性。

1949年1月8日,毛澤東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作出《目前形勢和1949年的任務》的決議,指出:「1949年及1950年我們應當爭取組成一支能夠使用的空軍及一支能夠保衛沿海、沿江的海軍。」

1949年8月,解放軍成立華東軍區海軍,毛澤東視察時首次為海軍題詞「我們一定要建設一支海軍,這支海軍要能保衛我們的海防,有效地防禦帝國主義的可能的侵略。」這也成為1950年1月1日《人民海軍報》創刊號題詞。

「為了反對帝國主義的侵略,我們一定要建立強大的海軍。」1953年2月21日,毛澤東視察「長江」艦時給官兵的題詞,同一內容題詞他先後給「長江」艦、「洛陽」艦、「南昌」艦、「黃河」艦、「廣州」艦寫了5次。

雖然毛澤東一直決心建立一支強大的海軍「我們的國防將獲得鞏固,不允許任何帝國主義者再來侵略我們的國土。在英勇的經過了考驗的人民解放軍的基礎上,我們的人民武裝力量必須保存和發展起來。我們將不但有一個強大的陸軍,而且有一個強大的空軍和一個強大的海軍。」見《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了》,《毛澤東文集》第五卷第345頁。

但建國後無法自行製造海軍艦艇,只能由毛澤東親筆致信史達林,以求得蘇聯的援助。

1953年6月4日,中蘇簽訂了《關於海軍交貨和關於在建造軍艦方面給予中國以技術援助的協定》,史稱六四協定。按照協議,中國從蘇聯購得艦艇共137艘,其中成品艦42艘、半成品艦需要回國組裝的95艘。 黨刊《湘潮》稱,這使中國通過組裝護衛艦、掃雷艦、魚雷快艇、潛艇等艦艇,以及購買全部技術圖紙資料和材料設備,迅速具備了自行裝配製造海軍艦艇的工業能力。

這之後,毛澤東連續對海軍建設發出指示。

1953年12月4日,毛澤東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講話「為了肅清海匪的騷擾,保證海道運輸的安全;為了準備力量於適當時機收復台灣,最後統一全部國土;為了準備力量,反對帝國主義從海上來的侵略,我們必須在一個較長時期內,根據工業的發展和財政的情況,有計劃地逐步地建設一支強大的海軍。」

1958年夏,美國第七艦隊晝夜巡弋於台灣海峽,毛澤東下令炮擊金門。在代國防部長彭德懷起草的《告台灣同胞書》中,毛澤東宣告:「現在這個時代,是一個充滿希望的時代,一切愛國者都有出路,不要怕什麼帝國主義者。……希望你們不要屈服於美國人的壓力,隨人俯仰,喪失主權,最後走到存身無地,被人丟到大海里去。」《黨的文獻》刊文指出,金門炮戰,取得了政治上和外交上的巨大成效。但由於實力懸殊,這時的人民海軍還不可能在台海與美蔣海軍的對峙中占據優勢。為此毛澤東曾說:「帝國主義者如此欺負我們,這是需要認真對付的。」

面對軍事威脅以及中蘇關係開始惡化,1959年10月,毛澤東在《關於開展研製核動力潛艇的報告》上批示「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

雖然文革席捲中國,中國的海軍建設受到影響。不過,1970年12月26日,中國研製的第一代核潛艇建成下水。三年後,經過各個階段的試驗,該核潛艇被命名為「長征一號」正式編入海軍序列。

1975年5月3日,毛澤東在接見海軍第一政委蘇振華時的指示「海軍要搞好,使敵人怕(註:此時他伸出大姆指比劃),我們海軍只有這樣大(註:此時他伸出小姆指比劃)。」兩周後,毛澤東在關於海軍建設規劃的報告上批示:「努力奮鬥,十年達到目標。」成為他對海軍最後的指示。